蔡傑曦/拍照是寄託美好生活的想像,文字則更接近我自己。

0
1563

台灣有非常多的攝影或文字創作者,但幾乎沒有一位像蔡傑曦這般,誕生於數位平台的原生型攝影作家,一手拿相機,一手寫文字,而他的創作邏輯都來自於數位平台予觀者的感受和互動。他的竄起,象徵社群時代裡創作者的嶄新可能。

在這個社群的年代,只要申請一個帳號,再加上一支手機,每個人都可能成為作家或攝影師,蔡傑曦剛拿起相機時,是因為北上工作,自覺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很少,想用相機捕捉這珍貴稀有的相聚時刻,作為日常紀錄與收藏。後來,他為了更新攝影器材,發起了簡單的募資:凡捐款者皆可獲得他免費拍照,就這樣,從家人、朋友到陌生人,他跨出了同溫層,開啟了攝影之路;也因為接觸了很多人,聽到了不一樣的故事,於是用文字記錄下來,從此他有了「社群原生攝影作家」這麼獨特的身分。

有些沉重的標籤

不過,他覺得「攝影作家」這標籤有點過於沉重。「一切有點誤打誤撞,我覺得攝影師這職業太夢幻,無法養活自己;至於寫作,我則是用自己現階段的眼光來記錄。」或許青澀、或許離傳統定義中的文學很遠,但又何妨?「文學的形式也一直在轉換中。」

蔡傑曦的創作最剛開始是發表在社群媒體平台上,累積了一定聲量後,出版社找上門,出版了《還想浪費一次的風景》和《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兩本書。「在社群上發表作品比較零碎,像裝置一樣,出書則是系統性整理出自己的作品,比較像策展的概念,例如每個章節之間的連貫,都需要仔細思索和規劃。」

因此,當他把30%~50%的社群創作移植到實體書籍上時,仍需要經過一番改寫,更有一半左右的篇幅是全新創作。除此之外,粉絲和讀者的反饋也很不同,在社群上,按讚或轉貼是立即的反應。「新一代創作者和粉絲是沒有距離的,你甚至可以開直播,感覺就像朋友一般,我必須承認,讀者或粉絲的影響是非常大的,身為創作者,我很了解粉絲的屬性,什麼樣的內容會『爆款』,但我也必須清楚自己真正想表達的,這是個行銷 VS 創作的平衡過程,最終我還是得回到自己身上,對自己誠實,清楚知道自己的慾望和嚮往。」但新一代創作者也知道創作不是為所欲為,不顧現實考量,「有時無法完全做自己,畢竟有穩定的收入才能持續創作。」

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商業化,也不是每件作品都能受到所有人喜愛,尤其是社群時代,批評經常來得直接。蔡傑曦說自己算是幸運的,收到的批評並不多。「若真的收到負評,我也會先去釐清批評背後的脈絡。我覺得大部分批評都來自於沒有符合他人的想像,但這都是別人的意見,就像我不會收下所有讚美一樣,我也不會收下所有批評,社群時代每個人都必須學會面對別人的意見,世界有世界的規則,但你有你的選擇。」

捕捉人的情緒流動

蔡傑曦喜歡拍人物,在他的作品中常見到小孩和情侶,「人的情感流動對我來說很重要,這樣的情緒更接近我想拍出的氛圍。」既然是創作,難免會遇到卡關的狀況。「我從美國回來後的六個月都沒什麼動力拍照,因為在國外有『異國濾鏡』,怎麼拍都美,回國後反而不知道要拍什麼,後來才發現自己對美的想像太侷限,有一天,某道光從窗台照進來,我才領悟到真實也是美,它以另一種形式呈現出來。」

雖說拍照是紀實,但就像蘇珊桑塔格從不認為攝影是全然客觀的,蔡傑曦也如此承認,「拍照是寄託美好生活的想像,因此比日常再美一點,文字則更接近我自己;照片並非真實,但文字騙不了人。」攝影與社群讓蔡傑曦擁有類似「每個人都有成名15分鐘」的機會,卻也讓他驚覺成名的速度比他的真正實力來得更快,因此他到國外進修、做更多美感練習,並盡力在拍攝時打開感官,感受當下的光線、空氣流動等氛圍,捕捉人物的情緒流動,並試著研究各種不同類型的攝影風格,不論是抽象、新聞或紀實。

「社群給每個人發光的機會,不過發光很容易,但留下來要有真本事。」這真本事除了累積實力和作品,廣泛吸收其他形式的美之外,更要隨著年紀與時俱進。「我不可能一直維持20歲時溫暖、青春、浪漫、無所畏懼的風格,每個階段都有不同東西,不可能一直複製,或許當我找到更適合與群眾溝通的模式,就會放棄攝影也不一定,重點在於忠於每個階段的狀態。我認為用生命的長度去裁剪作品是很重要的。」

不過現階段,持續創作、靠出書和辦展來系統化爬梳自己的創作歷程是蔡傑曦的短程目標,各類跨界合作他也展開雙臂歡迎,並不擔心自己脫離當初創作時的初衷而變得太商業化,「當我困頓的時候,就會想起當時為什麼要拿起相機,我希望自己能永遠記得那感覺,是出於對家人、對攝影的愛。」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4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