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宇/設計當然對於美感有比較高的要求,但那也不代表我多有品味,畢竟這是件很主觀的事。

0
52

走進IF OFFICE,在設計界堪稱大腕的馮宇沒有架子的招呼我們;在做採訪的功課前,發現馮宇曾經參與了2004年PPAPER的創刊,那是一本讓我獲取了許多設計知識的雜誌,心中的敬佩之意又上昇了好幾分。

jkjflfdsgggds

「我們成長的年代經濟起飛,一眾廣告大師拍出了許多精彩的作品,就覺得做廣告是個滿不錯的行業。」馮宇說,從國中就有了想做廣告業的念頭,雖然不是很會唸書,但腦子裡就是喜歡想些有創意的點子;選填志願自然也以廣告科系為主。但廣告相關科系不多,為了避免高分落榜,就多填了一些其他跟廣告相近的系所,最後上了中原商設。在其中接觸、學習了很多不同領域,但還是以平面設計為主,並因此愛上了編排這項專業。

第一份工作進了當時頗具盛名的自由落體設計公司,但從校園實驗性的作品轉換到真槍實彈的職場,馮宇坦誠有些適應不良。「那時候發現自己的球路很窄,只會做一種東西,對其他的風格都不太理解,不會做,對自我開始會懷疑,到底適不適合作設計師?」後來到了滾石,磨練了一兩年之後,才知道每張唱片出版,中間要跟無數人溝通討論,除了品質,也要能被市場接受的作品。對於之後的工作甚至創業,都相當受用。

要他描述自己的設計風格,馮宇說,自己不是視覺導向的人,「我們公司接到每個案子,第一件事是先換位思考這個設計是為了誰而作、誰會看到、使用者是誰,風格應該是在最後面的一件事。」設計師不應該是因為自我風格去主導一切,而是透過思考了解受眾之後,針對品牌調性與樣貌而跨出下一步:當然每個人擅長的領域不同,因此也會看同事們擅長的部分來做調整。「我們公司可以做七八歲,也可以做到七、八十歲的案子。」他得意地說。

ddg

「設計當然對於美感比起一般行業有比較高的要求,但那也不代表我多有品味,畢竟這是件很主觀的事。」馮宇說,在日常生活中的觀察,找出一些沒有人看過的角度去思考,其實也是一種給自己累積,或是訓練;對他而言,與其說用設計影響生活,不如形容是生活中的雜學,給了他的設計另外一種生命力。近來關注腕錶的他,除了想購入錶款,也是對於製錶工藝感到好奇,又是一門雜學;問起喜歡的款式,他笑說,還是經典簡潔的三針一線,「除了耐看,我覺得也比較適合我的氣息,太過繁瑣功能的,或許別人戴很好看,但在我身上,就是不對味兒。」

hjhjkhk

今年四月發表的「總統府建築百年」主視覺,是馮宇公司少數接觸到的公部門案件,但包括像是之前接受好友邀約參與的「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最後也的確影響了教科書的規劃,甚至實際參與了品牌的編排設計;以及之前在社群網站上發文,給高鐵車票視覺設計上的建議,都證明了馮宇將設計延伸進日常生活,身體力行的實踐。

當初接下教科書再造的計劃,也是為了自己將要入學的小孩,希望他能接觸到更有美感的環境;但對於教育,馮宇倒是沒有特別強求美學。「年紀還小,不需要給什麼限制,他會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或許這樣的雜學教育,就是這個資訊爆炸世代中,最好的方式吧?

Profile

馮宇,1976年生,跨足品牌規劃與全方位設計服務,同時於各企業組織、大專院校開設教育訓練與設計實務講座。設計企畫公司「IF OFFICE」負責人,香港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德國紅點Red Dot Design Award、台灣金點設計獎Golden Pin Design Award。作品跨界且多元,散見各種不同領域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