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圓苑吃點心、故事和那個時代

0
350

撰文、照片/M.T. Shih

圓苑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餐廳,在圓山飯店還沒有因為施工不慎引發大火而改建時,圓苑座落於地下一樓,當時的地下一樓有圓山飯店的西餐廳,還有很多的店面,就是那種專門賣觀光客的商店,裡面有賣珊瑚玉飾的,訂做西服的或是賣照相機跟外國報章雜誌的店,小時候其實我對於這種中式的食物並沒有特別的喜好,但來這邊等上菜的時候,可以到處亂跑亂逛倒是滿吸引當時還在讀小學的我。

現在的圓苑是個面積廣大,菜色多元的巨大餐廳,但第一代的圓苑大概就是個八張桌子的小館,我記得餐廳中間還放了一個老的座鐘,服務生穿著白色的制服,沒有太多笑容,跟古裝劇裡面會出現的茶樓很像。木頭板凳小方木桌是這邊的特色,其實現在圓苑還留有當時餐廳的桌椅,我每次訂位時都特別指定要坐那種座位;但接電話的服務生,總是把那區老板凳座位當成洪水猛獸,費盡唇舌跟你解釋,那樣的椅子沒有靠背,而且還是木頭板凳,你確定要坐那區嗎?當你到餐廳後,他們還會很「好心」的跟你說,剛好有客人先走,所以我幫你換到正常有靠背跟軟墊的餐椅座位,我總得垮下臉然後表明我的堅持,他們才會一臉疑惑的,幫我換到那區,不管是對我或是這間餐廳都充滿回憶跟傳承意味的木頭方桌跟板凳。其實圓山飯店會走下坡從這個地方就可以想像,非常有話題的四十年老桌椅,飯店似乎它當成一種負擔,不懂它的價值,不會行銷,不懂說故事的飯店,卻是台灣擁有最多故事的飯店,應該也是種悲哀。我猜過幾年,那些桌椅可能也將走進焚化爐,結束它們在圓苑的一生。

去圓苑應該吃點什麼呢?小籠湯包、冰花煎餃、紅豆鬆糕跟炸春捲是我最喜歡點的東西,其實早期的圓苑就是賣這些北方小點的餐廳;1995年飯店發生火災之後,圓苑被搬到大廳右側的閣樓,這幾年擴大營業後才搬到目前的一樓,開始有一些大菜可以點。但對我而言,圓苑就是個吃點心的地方,圓苑的小籠湯包個頭比鼎泰豐的略大些,麵皮也略厚;鼎泰豐的小籠包比較像個吹毛求疵的公子哥那般地宴客菜精雕細琢,而圓苑則有種茶樓點心該有的親切感。我印象中早期圓苑的小籠湯包,是給你一籠包子跟一碗湯,跟現在的湯包不太一樣,但因為時間已經太久,我連昨天晚上吃什麼都快想不起來,更別說要記得三十五年前的包子了。

而紅豆鬆糕傳說是蔣夫人的最愛,這道菜在圓山飯店幾乎成為鎮店之寶,來圓山飯店除了參觀一下雄偉的宮殿式建築之外,肯定要跟蔣家有點連結,不然就失去來這間飯店的意義。不過如果你要點這道菜,記得前面不要點太多東西,畢竟這是道麵食類的甜點,飽足感超越任何甜品。

冰花煎餃是道屬於視覺系的菜餚,可以算是現在Fine Dining的先驅,把菜做些裝飾增加價值跟美感,廚師將幾個餃子放在鍋中煎的同時潑灑些許粉漿,讓餃子跟餃子間形成美如冰花般的酥脆麵皮,漂亮到常常讓人不想去夾它破壞這幅美畫。

但在圓苑我最喜歡的是春捲,這道菜在這裡沒有之前那幾道菜名聲響亮稱為必點,但我倒是覺得春捲是圓苑獨有的特色,這邊春捲的內餡似乎包著是炒過的筍子跟香菇略帶勾芡,跟外面餐廳有很大的不同,我會愛上這道菜是早期圓山飯店在當時的中正國際機場,也就是現在桃園機場一航廈入境大廳有個偌大的吧台,醜陋的橘色吧台主體搭配上黑色字體,完全展現中華民國美學的驚人之處。那邊賣著咖啡三明治跟點心,讓來接機的人有個可以歇息的地方,小時候最喜歡跟爸爸去機場接人,為的不是可以給久違的親人擁抱或是戴上花圈迎賓,說真的我就只是想去吃圓山的春捲而已;但那個地方也老早被拆除,如果看到這段,你對那個橘色吧台也有點印象,那大叔應該就是你現在的稱號了。

至於吃這個春捲我有個充滿個人特色的吃法,你可以把桌上的薑絲泡上些烏醋,然後塞到春捲裡邊一起吃,除了完美,我真的想不到更完美的形容詞,來形容這道菜的完美;圓苑對我來說,除了美食,還有說不完的故事。

我從四十年前就是圓苑的客人,說實在我比較懷念之前的圓苑,在地下室的那個年代,不大的空間,符合餐點氛圍的裝潢,永遠記得廳中間的案桌上的那個老時鐘,不亮的空間跟不多的客人,再搭上態度說實在不是很好的服務人員,感覺吃個飯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可能挨罵。現在的圓苑,我唯一比較喜歡的就是你可以很自在的跟服務生點上瓶零卡可樂,記得在舊圓苑的年代,如果你點可樂,穿著白色制服,臉上帶著資深兩字的服務生可是會跟你說:「可樂是西方的東西,我們這邊是中餐廳,吃這個應該配茶,如果我等等有空,我再去西餐廳幫你拿!」然後那個可憐的孩子,也只能乖乖地期盼兇巴巴的服務生叔叔,可以趕快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