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ssandro Michele告別作 Gucci2023春夏大秀「Twinsburg 雙生之境」磅礡登場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大秀發表之前,Gucci透過社群平台發出三篇由雙胞胎模特兒演出的前導短片暖身,片尾打上「#GucciTwinsburg」字樣,還未開秀便引發話題。

Twinsburg是美國俄亥俄州的一個小鎮,從1976年起,每年8月的第一個周末循例舉辦Twins Days Festival,為期兩天的活動包括雙胞胎才藝表演、「原來是雙胞胎」與最像/最不像雙胞胎遊行,來自不同種族、國家、性別、年齡層的雙胞胎聚集在此,被視為是最能展現「雙胞胎」意象的場合。Alessandro Michele以Gucci Twinsburg為題,揭示了「雙胞胎/雙生」將是2023春夏男女裝系列的主題,然而一向出奇的Michele,如何演繹這個抽象的設計?

走進秀場,巨大的L型牆面是一個個出自Mark Peckmezian鏡頭下的雙胞胎portrait,這位與Michele多次合作的加拿大攝影師,擅長捕捉被拍攝者自然而不造作的瞬間,黑白色調的照片牆不僅呈現出強烈的視覺張力,也構成對秀場空間的凝視。時裝秀在傳奇英國歌手Marianne Faithfull低語中開場,她以沙啞滄桑的嗓音朗讀雙胞胎姊妹Mary-Kate和Ashley Olsen(Olsen姊妹9個月大時以《天才老爸俏皮娃》出道,自此戲約不斷,成為全球家喻戶曉的雙胞胎影星,2006年轉型踏入時尚圈,創辦女裝品牌The Row )於1992年發行的〈Identical Twins〉:

I am me, she is she(我是我,她是她)

Except when I pretend I’m her(除非我假裝是她)

And when we switch(當我們互換時)

You can’t tell which is which(你無法分辨誰是誰)

You dont know who you’re talking to(你不知道你正在跟誰說話)

‘Cause we’re identical ‘dentical ‘dentical(因為我們是同卵 同卵 同卵)

Identical twins(一模一樣的同卵雙胞胎)

不要只用一種方式看世界

呢喃甫落,燈光漸亮,大秀開始。男女同場展演的68套設計,以雙排扣正裝搭配吊襪帶式長褲的男模特兒開場,以瓜領西裝搭配吊襪帶式長褲的男模特兒結束,穿插身著威爾斯方格西裝和燕尾服西裝的女模特兒,抑或讓男女模特兒穿上相同的服裝出場,延續Michele跨越性別界限的概念。迪斯可風情的喇叭褲和亮片裝、斜紋暖呢無領外套和套裝、track suit和運動服變身的工作褲裝和丹寧短褲、70年代波西米亞風格寬褲與長裙、動物圖紋印花、好萊塢風格的華麗禮服、義式衍縫紳士外套……,Michele集結並重新混用了他執掌品牌以來歷次作品的重點設計,部分更上追Tom Ford時期,例如旗袍立領、盤扣、刺繡、交襟等中國風元素。Michele在後台對此解釋,他向來著迷中國文化,「中國聽起來是個距離很遙遠的地方,但卻跟歐洲有著長遠的關聯,甚至影響了歐洲文化的發展。我希望藉此提醒人們,不要只用單一方式看待世界。」

相較於過往每一季必有全新包款現身,Michele這次改從品牌檔案庫尋找靈感,發掘一款1981年推出、貌似郵差包的側背包,Michele以當代皮革工藝重新複製,加入細緻的縫線和馬銜鍊釦,象徵他對Gucci賴以起家的馬術DNA和品牌歷史傳承的致敬。

從服裝到包款,春夏系列表面上看似Michele的設計回返,但他真正的意圖並不在回顧過往,也並非總結,而是延續2023 Cosmogonie早春系列向哲學大師班雅明致敬的思考。前一季中,Michele借鏡班雅明的星叢(constellation)談論了不同時間和空間裡的創意,如何連結起來展現出全新的、充滿張力的發明;這一次,他顯然更進一步挪用班雅明「虎躍(Tigersprung)」理論中關於時裝的論述——借用過去的服裝風格,打破歷史的連續性,讓時尚變得更加瞬息萬變,引起情感共鳴,時尚得以從現代跳躍入過去,然後再回到當代,無須定著在特定某個時期或美學型態,這將促成了新觀點的形成――這種來自經典DNA但又不屬於特定季別,似曾相識卻未曾真正出現過的設計,總合起來造就了獨一無二的Michele美學。

鏡射一般的場景

不同於巴黎設計師的勇於表態,米蘭設計師們多半極力隱藏意識型態,讓作品回歸設計的服裝本質,Michele也不例外,上任至今不曾觸及任何的議題立場,不過這次系列中有一件亮片運動外套,上面繡著偌大的「FUORI!!!」字樣,謝幕時Michele也穿著相同字樣的上衣出場,這是他首度藉由時裝宣告政治立場——FUORI!是Fronte Unitario Omosessuale Rivoluzionario Italiano/義大利革命同性戀統一陣線的縮寫,這個由Angelo Pezzana於1971年在都靈創立的組織,是義大利第一個訴求LGBT解放運動的團體,也發行同名刊物,運作直到1982年。去年秋天,義大利參議院否決左派議員Alessandro Zan提出的一項關於同性戀反歧視法案時,Michele在個人社群平台發文大力抨擊,如今正值FUORI!創立50周年之際,Michele索性藉由服裝強烈地、公開地捍衛關於同性戀平權議題的政治態度,立場堅定,但姿態時髦。

秀場中Marianne Faithfull持續低語,但除了出自〈Identical Twins〉的歌詞,時裝秀上幾乎看不到什麼和「雙生」概念相關的線索。直至大秀將近尾聲,沿著伸展台的長形肖像牆忽然升起,此時全場赫然發現,原來這道牆背後竟然同步展演著一模一樣的時裝秀――布置一模一樣的秀場,68位長相相同的模特兒,穿著一模一樣的服裝,踩著相同步伐走出;謝幕時,68組雙胞胎模特兒各自沿著兩側同時出場,會合後再牽手走出謝幕,彷彿鏡像映射一般的複製場景,是整個2023春夏時裝周中最令人震撼的畫面,Michele的雙生概念至此全然揭曉。

靈光依舊存在

「我是兩位母親的兒子:Eralda媽媽和Giuliana媽媽。這兩位非凡的女性以雙胞胎身份作為她們存在的終極印記。住在同樣的身體,以同樣的方式穿著打扮。她們是神奇的鏡像,一個複刻了另一個。這就是我的世界,完美的雙重疊加。

印象中,她們微笑著,坐在咖啡館裡。只要在一起,她們就是家。她們有著同樣的基因……上學時,當我說我有兩位母親時,我的老師就顯得異常憂慮。但對我而言,這再正常也不過了,因為這就是我一直擁有的奇特家庭,我並未感覺有何不妥。事實上,去分辨她們之中的哪位生下了我並不重要。她們都是我內心那座奧林匹斯山上的生命女神。」

Michele在show note中解釋雙胞胎媽媽對他的人生影響,啟發他今季大秀的設計靈感,也許你會問:這是一場複製的時裝秀吧?Michele透過童趣的手法間接闡述觀點——秀上可見幾款小精靈玩偶包包,這是來自1984年電影《小精靈Gremlins》的靈感,小精靈天性善良純真,可愛親人,碰到水會繁衍出一模一樣的小精靈,但這些複製小精靈卻個性邪惡殘忍,甚至企圖傷害人類,Michele藉此譬喻即便是外表相同的雙生個體,內在卻截然不同,各有想法和自我。這場秀看似是模特兒和服裝都像魔術般被複製,母體和複製品的界線被模糊了,但只要模特兒的內在思考不同,個性不同,這種複製狀態便會出現一道裂縫,產生曖昧之上的疏離感,同樣的模特兒底下,其實是兩個不同的靈魂,因此同樣的衣服在看似相同的身體上,最終將展現出截然不同的氣質和狀態。

班雅明曾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提及,古典的創意只要一經機械複製、大量生產,那麼作品原來帶有的「靈光」(aura)便會消失,對大眾流行文化的批判便認為服裝一經複製生產,它們會因為沒有了靈光而失去獨特性。對此,Michele藉由這場大秀提出回應:一如他的雙胞胎母親雖然外表相同,實質上卻是各種反射和互補的延伸,有機體的雙生鏡像,其實是「相互關聯的不同主體的共同存在」,因此歸根究底,即便在一系列的乘法複製後,時尚的生命力也不會阻礙每個個體最真實的自我表達,創意的靈光,當然也因此依舊閃耀,即使穿上相同的服裝、配戴相同的配件,只要保有自我,你就是獨一無二的靈魂和存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EARCH
ABOUT

The Taiwan-based bi-monthly men’s lifestyle magazine featuring high-quality ta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