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蛋/人生就是很爛嘛!但明天總是得過啊,不改變只會越來越爛!

0
822

你不見得會說台語,但你一定聽過〈浪子回頭〉這首歌,「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 請你要體諒我 我酒量不好賣給我衝康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 咱都老 帶某子逗陣 浪子回頭」,而由吳朋奉和潘綱大主演的同名MV,更以其滄桑浪子、看盡人生起伏的故事和畫面創下破億的Youtube點擊,緊扣拉扯無數人心。

從〈浪子回頭〉、〈浪流連〉到〈這款自作多情〉,由主唱兼鍵盤手阿斌、吉他手阿德及阿任組成的茄子蛋,以其語意直白卻蘊藏複雜情緒的台語歌詞,搭配導演殷振豪獨特的MV美學,聯手打造出從音樂橫跨影像視覺的「浪子宇宙三部曲」,描繪日常生活中小人物面對人生百態後的無奈、糾結、豁達和滄桑,詮釋的語彙精彩而手法新潮,將所謂的台式美學堆疊出嶄新的高度和位置,成為當代大眾流行文化的指標。

從獨立樂團到主流位置,從音樂創作者到文化指標,阿斌、阿德和阿任這三個剛滿31歲的男子,在他們的浪子宇宙裡,關於浪子、男人、人生和愛的諸多命題,究竟還有那些話想說?

阿任:GG印花皮革西裝與襯衫、阿斌:天鵝絨緄邊西裝與襯衫、阿德:天鵝絨緄邊西裝與襯衫,all by Gucci

style master(以下簡稱sm):你們以浪子宇宙三部曲的創作,奠定在樂壇的地位,甚至成為大眾流行文化的一個指標,聊聊這個音樂宇宙觀的創作源起。

阿斌:浪子宇宙三部曲最原始的宇宙觀,是我們共同想像並塑造出來對於男人的形象,再藉由殷振豪導演將這個角色影像化。〈浪子回頭〉是2012年寫的,六年後才寫〈浪流連〉,中間相隔蠻久,這不是我們設定好的劇情。但現在回頭看,一切串聯的很剛好。

阿德:這沒有刻意去設計,但我們的音樂和殷導的畫面合起來,就變成這個世界。

阿任:一開始合作時,我們曾丟過reference說可以朝這個方向走,但後來發現應該讓導演發揮。畢竟〈浪子回頭〉之前我們發過三、四首MV,沒一個點閱破百萬次,有些事還是得交由專業的人做。導演了解我們,了解我們的音樂,了解我們在想什麼,彼此了解,才會有火花產生。

阿斌:導演是跟我們一起完成這三部曲的夥伴,如果沒有殷振豪,不會有現在大家認定的茄子蛋台式美學。

sm:2017年發表的首部曲〈浪子回頭〉是你們成名作,歌詞和MV都有一種豁出去做自己、拚最後一次的情緒,這是你們當時狀態的寫照嗎?

阿斌:學生時代玩音樂,也不知道要幹嘛,但三個人一起組團後,就決定要拚了。我們不是那麼有才華的人,既然決定將音樂當成事業,就必須抱持豁出去的心態,沒有後路了,我們就是得拚看看。

阿德:學生時期別人看你玩團會羨慕你,覺得很酷;但一出社會,大家工作和收入都提升了,看到你會覺得你到底在幹嘛?連家人朋友都不了解,會想要幫助你。那時就是破釜沉舟啊!不能再用以前玩團的心態了,而是準備一筆錢,用作事業的心態把這件事幹完。如果這筆錢花完了,也沒成功,那就代表我們沒才華,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阿任:那時我心想,這就是畢業作了,有種沒成功就要再見了的心情。

阿斌:很多人都不覺得做音樂是一種正當職業,當時我爸常問我還要玩多久?發〈浪子回頭〉的時候,我抱著nothing to lose的心情,我們三個人逗陣來賭。

繫帶襯衫與太陽眼鏡,both by Louis Vuitton

sm:怎麼逗陣來賭?

阿斌:大家決定去花蓮一趟,當作是去修行,住在那邊一個月。

阿德:我們在當地找了一家酒吧,一周駐唱表演三、四天。

阿斌:當時〈浪子回頭〉剛發三個月了,但是都沒有人來聽,現場都空的啊!很悲慘啊!但我們已經習慣下面沒人了,幸好後來有中!

阿任:當時音樂祭跑了好幾十場,但大家都會覺得我們沒有代表作,才想說要做出一張專輯。

sm:還記得〈浪子回頭〉成功後的心情嗎?

阿德:當時心想原來真的有人在聽啊!剛發專輯時,有段時間是越來越往下走,那時錢都丟出去了,完全都沒有回收,心想就到這邊了吧!

阿斌:心想還好可以繼續了,也有一點僥倖的心態,畢竟做了那麼多首歌,沒想過這首會中。

sm:三部曲中的故事主角,有一點宿命觀、充滿小人物的無奈、即使再苦還是要裝出瀟灑、面對問題不逃避很認命,這些角色特質都代表你們的人生觀嗎?

阿斌:人生中一定會有遺憾,但這帶給我們什麼?我們的作品都在探討這個命題,例如〈浪流連〉就是,我想挖出每一個人心裡難以忘懷的那個人或那件事。

阿任:我們就比較念舊情,所以記憶深刻的都是關於失去的。想到美好,就代表現在沒有那個美好,這就是缺憾造成的原因。

阿德:我們的每一首歌都是在反省,過去的即使再美好也回不來了。我們永遠只能活在當下,不會沉溺在不開心中,還是得走下一步,這過程是很複雜的心情。剛退伍時,我就知道自己是個什麼都不特別出色的人,但又想要很正能量,所以我們互相鼓勵喊出一個口號:積極、樂觀、感恩惜福。

Monogram印花拼接西裝外套與襯衫,both by Louis Vuitton

sm:聽起來你們都是性格比較悲觀的人?

阿斌:常有人對我說:「欸,你在做音樂喔?」這聽起來就悲觀的啊!我們27歲才出第一張專輯,所有的人都說你們太晚出專輯了,太老了。我們就是很悲觀的三個人。茄子蛋第一張專輯叫《卡通人物》,我們就像卡通人物一樣人前很樂觀,因為無論如何,日子還是得過,就只能苦中作樂啊!我們是這樣一路這樣走過來的。人生就是很爛嘛!但你明天總是得過啊,總是要加油啊!不改變只會越來越爛!

sm: 在你們心中,「浪子」代表什麼樣的形象?

阿斌:你一定有覺得自己還在飄泊,心情還不定的時候,當你心中還沒有得到歸屬感,人人都是浪子,只是每個人浪的方式不一樣。浪子可以是一個迷惘的人,或者是一個對世界充滿惆悵的人,也可以是一直努力為自己找一個家的人,當時是依照這心情寫下〈浪子回頭〉。

sm:不怕被「浪子」這兩個字定型嗎?

阿斌:浪這個字現在和茄子蛋密不可分了,我不希望就此被侷限,但也想從中找到更多東西。我們一直尋求突破,例如〈愛情你比我想的閣較偉大〉就比較dancing、比較時尚一點。

阿德:創作就是誠實做自己,刻意學別人也學不來,做出來大家喜歡就這樣下去,至於浪不浪,就讓大家自己定義。

sm:〈浪子回頭〉是你們的成名作,也是浪子宇宙三部曲的原點,每次表演這首歌時的心情都特別不同吧?

阿斌:這首歌寫完至今已經唱了快300次,每次唱這首歌的時候,還是都會告訴自己,台下的人也許是第一次聽,我一定要認真表演。

阿德:最早聽到這首歌時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覺得是一首歌詞和旋律都好的歌,表演起來蠻輕鬆的。但現在都會問自己,我可以透過這首歌的表演帶給別人什麼?我知道這首歌應該已經給大家很多故事了。

阿任:〈浪子回頭〉這首歌,一路上的重量越來越重,我可以從這首歌投射別人的碎片,可能看得到這些碎片和和別人的連結,會覺得意義越來越不同。每次表演,台下的人的眼神,我們會覺得好像是在唱出他們心中的故事。當然我也會想到朋奉哥。當時我們都帶著要掰了的心理狀態,三個人的狀態都不太好,朋奉哥把我們的落寞感詮釋得很好。

阿斌:這首歌現在很勸世了。

阿任:我們後來不會只著墨在音符上,反而會放更多心力在意象的詮釋上

阿德:很多人在MV下面的留言區反省和自首啊!例如:終於知道要回頭了;這是人生中很大的一個時刻。或是:我終於醒了,終於找到對的那一條路。我逐漸覺得這首歌帶給別人很多回憶,繫著很多人的心,不只是單純的音樂表演而已。

Monogram印花丹寧外套、高領針織衫,both by Louis Vuitton

sm:你們作品的角度都是站在男人觀點看待世界,聊聊你們心中有沒有什麼男人的典範?

阿任:負責任的男人最帥!孝順或照顧該照顧的人也是很帥!

阿德:難道一個女人很負責任就會是男人嗎?不是,所以我覺得不用非得想要變成怎麼樣的人,只要一個男人一直在進步,把那個當下做到最好,那就是好男人。我不想用任何定義框架了自己的可能性,男人就不能哭嗎?男人就只能這個樣子嗎?

阿斌:負責任很重要,照顧好自己,心情好、身體好,對自己負責任,不要帶給別人麻煩,這就夠了。

sm:〈浪流連〉MV裡,高捷說你知道為什麼浪子要回頭嗎?因為愛。三部曲幾乎圍繞著愛這個大命題,請問愛情在你們人生中占有很大的份量嗎?

阿斌:愛對我來說超重要的。大家都說隨緣,但相愛容易相處難,相處了超過一定時間,還繼續愛這個人,還能一起互相成長,這樣不是很好嗎。愛人和被愛都能學到很多東西,如果只當愛人的那個會很辛苦。

老實講,在有責任感之前,我對愛並沒那麼懂,有了責任感之後才知道我可以為她做什麼,這代表我長大了,我的愛不再只流於表面形式。願意為對方負責任和提出承諾,也是因為有愛。愛情是一個課程,不去面對,人生中會少學很多東西。

阿德:愛情很重要,人都需要愛情的滋養。以前會覺得自己很懂得愛,我愛你就是要怎樣怎樣,你不怎樣就是不愛我;長大才知道,愛情裡的雙方會有什麼行為,都是有原因的,解決這些問題才知道如何愛人,如何被愛,這是一個漸漸進步的過程。

sm:你們相信真愛嗎?

阿斌:純粹的真愛在這個年代,聽起來有點ㄎㄧㄤ ㄎㄧㄤ的。

阿德:但你去問國中生,他們一定覺得有真愛啊!

阿斌:因為他什麼都不懂啊!

阿德:我後來都覺得當下那一刻的感受就是真愛了。戀愛的過程爭雙方都需要學習,不會只用單一種方式或面貌持續下去。愛情相處難免浮動,但還是得去努力面對問題,不然只能分手。中間就是在浪、在浮動,但浮動到一個地方後一定會停下來的。

阿斌:我不相信光靠愛情可以改變對方,那太鄉愿了。

阿德:愛對方也要愛自己。

sm:入行至今十年,回望一路走來的起伏,有什麼心情?

阿斌:我們正式發專輯至今四年,但接觸音樂創作早在20歲之前。26歲那年,騎機車經過小巨蛋,我跟阿德說三、四年內我們一定會進去。

阿德:當時我們都覺得在嘴砲啊,但後來真的進去了。

阿斌:以前能把The Wall專場的票賣完就超爽了。

阿德:我們以前自卑到不想做售票演出,不想去live house表演,因為台下一定沒人,沒人想買票看我們表演,我們只想去音樂祭爽。

阿斌:我們到現在還有這個後遺症,所以都不太敢辦演出啊!

阿任:我們三年沒辦過專場了。

阿斌:大家都說你們辦專場一定票房大賣啊,但這說法在我們腦中就是灌不進去,我覺得一定賣不完啦!

阿德:我都會想說,你看誰誰誰都賣得好快,我們一定會賣得很辛苦。這種心態有點悲觀,但我們倒是一直都很努力。

阿斌:我對我們音樂很有自信,但MV點閱破億這件事情,比較是商業上的成功,現在是叫好又叫座,夫復何求?

阿任:從不紅到現在,差異就是我們會知道哪些作品是在嘗試突破,我們會覺得很屌,但出去就是沒人聽。我們自己覺得屌,但大家不覺得,那就做自己擅長的。〈浪子回頭〉紅起來,就一直把這個擅長做下去。有時候人家要的不是你改變多大,而是你原來的樣子。

阿任:GG印花皮革西裝與襯衫、阿斌:天鵝絨緄邊西裝與襯衫、阿德:天鵝絨緄邊西裝與襯衫,all by Gucci

sm:正式邁入30歲階段,有什麼焦慮嗎?

阿斌:超級焦慮啊!各個方面都很焦慮。像身體體能下滑,但認真訓練之後也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哈哈哈!更懂得面對現實。

阿德:對!逐漸體認有些事情,確實很難再進步了,但也只能繼續努力啊!

阿斌:30歲了,身邊朋友也都混得蠻好的,會有一點更認命吧。以前會覺得這個我也可以那個我也可以,但現在就是知道我可能就只會這個東西,其他的我就是不會。

阿德:有一點無所適從,隨生命帶我走去哪。小時候會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嘛,畢業之後知道我想做音樂。但現在做這麼久了,如果不做音樂,我不知道要幹嘛?或是現在如果有人跟我說你要成家立業了,我會不知道該怎麼做。小時候都會有人教,現在沒人教了,也沒人有義務教你。

阿斌:也不可能問父母,世代的關係,父母的經驗可能都比較老觀念了。

阿德:面對這些碰撞,我只能告訴自己要努力,忍受這些事情。

阿斌:我的焦慮很多,但想再多還是得努力才能過日子。所以我只想能好好睡覺。至少睡得著,才有好身體去焦慮吧,哈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9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

採訪撰文/Wayne Wu

攝影/AJerry

造型/S.P.

化妝/小美人(Wu ChaoHsien)

髮型/Uffie (Hip Hair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