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oDo Men/不管這社會給我們什麼樣的聲音,就是想要跳出來,做自己覺得有熱忱的事情。

0
127

你願意放棄年薪數百萬的工作機會與一路看漲的職業生涯,去挑戰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的領域,只為了「跳脫舒適圈」嗎?Youtube訂閱已經突破50萬人的The DoDo Men由前蘋果包裝工程師Ian與精算師Eric組成;2020年辭掉工作準備當全職youtuber的時候,訂閱數不過600人。讓我再問一次,你有勇氣,跳脫舒適圈嗎?

和回到美國的嘟嘟人透過視訊方式線上採訪,對於受到疫情影響的這兩年來說是生活日常;但回到2020年疫情爆發時,有沒有想過辭掉工作勇闖未知的代價,或是停損點?Eric說其實沒有講好這件事,當時打算走一步算一步,不希望給自己失敗的空間,只能全力以赴。「我是想等Eric一辭職就馬上找新工作的!」Ian笑說,其實就是不給自己Plan B,全心投入這個機會;不是自信爆棚,而是不用玩票性質看待。「內容就是要不斷的超越自我, 可能這三個月沒有什麼成績,那就隨時調整內容,想辦法讓內容加分,一定可以讓自己越來越好;就算沒有成績。這條路走了一兩年,我們自己也會成長很多,不論自己的觀點也好,或是從中學到的新東西,都可以再應用到人生其它地方。」Eric也說,當初大概就只有想到如果做得不開心,在討論看看該怎麼辦,「只要覺得創造出的內容值得驕傲,自己會覺得上傳的時候很期待,做的很開心,我們就繼續做。」

怪物是一種執著感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DoDo Men – 嘟嘟人

做出這樣大膽的決定,覺得自己符合「怪物」稱號嗎?在Eric心中覺得怪物就要有高度執著,「不管發生什麼事,為了達到目標能排除萬難,找尋方法去完成;把眼光放到一個目標上面,有那樣的執著,這樣的怪物很可怕。」Ian則說以前學生時代班上可能有些被排擠的同學,長大後反而相當優秀,因為他的想法跟一般人不一樣,但絕不代表是不好的。「如果用這樣的定義,我們有一點不想跟大家走同樣的路,不管這社會給我們什麼樣的聲音,就是想要跳出來,做自己覺得有熱忱、覺得對的事情;從這樣的角度看,我們是怪物沒錯。」

頻道主打「跳脫舒適圈」這件事,Ian覺得,特別是亞洲社會,人生都有某種程度的框架,「就是因為我們自己也在這樣背景成長,好像長大就只能當工程師、會計師、律師、醫師,才叫成功。」因為這些社會框架跟大環境沒有辦法去追逐你的夢想,或是完成最想做的事,Ian説,這樣的人生很可惜。「所以我們一直在鼓勵大家,不是說你今天要辭職,而是說你有個夢想,就要有規劃的慢慢前進,不要放棄;因為我們都已經放棄這麼多,如果這樣的影片跟內容。能夠給其他人一點點勇氣,那就非常感動和有成就感。」後來也發現,很多人其實都有這樣的想法,只是沒有動力跨出第一步;兩人都想建構一個社群,不只是靠「嘟嘟人」,而是每個人都能站出來分享自己的故事來影響別人,最後能夠成為一個有更大影響力的團體,Eric說現階段當然還是像他們領導著這個社群,但或許慢慢能夠退到更後面,讓這個不斷成長的社群更有組織的運作。

爭執是產出點子的開始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DoDo Men – 嘟嘟人

但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是否有發生過爭執,或是意見分歧?兩個人都認為更像是用討論的方式找出平衡點。「可能每天都會有意見不同的時候,像是影片的內容要用什麼拍攝手法,或者是主軸該怎麼呈現,甚至小到應該幾點開拍這種細節都有,但遇到意見不同就拿出來討論,有不同的想法反而是創造出一個好題材的重要元素。」Eric說如果想法都一樣,反而該感到害怕,因為那只是在同溫層裡面取暖,沒法碰撞出火花,找到最好的題材。兩人個性也相當互補,原本是精算師的Eric會很理性地分析接下來的每一種情形,並分析各自風險做好準備;曾經經歷嚴重車禍而逃過一劫的Ian則是勇往直前的願意嘗試每一種可能性,「我知道eric會擔心如果失敗了,搞不好花了兩三天時間,但完全沒辦法拍出影片;但有時候我們去嘗試,最後成功的話,自己也會覺得很驕傲。」

但令人更好奇的是,當初跟家人溝通要辭掉完美工作改當Youtuber時,有沒有受到什麼阻礙?「我在講之前就已經想清楚,自己那關已經過了,但印象最深就是跟我媽講的時候;他以為我在開玩笑,說我是神經病,然後繼續煮菜。」但發現Eric認真要這麼做,媽媽也苦口婆心的勸說,「她說精算執照考這麼久現在要放棄?而且疫情期間,你在家裡工作那麼爽,為什麼要辭職,然後出去奔波」他笑說直到最近媽媽才算是真的釋懷,認同自己現在在做的事。Ian則是相當感謝家人的支持,「從小到大他們都蠻尊重我對自己人生做的決定,知道我會做某個決定,一定已經想過所有可能,然後會對自己負責。」他跟爸媽大概只花三十分鐘的對話就結束,家人也相信他。

從美國到到歐洲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DoDo Men – 嘟嘟人

談到成為Youtuber後的里程碑,Eric先想到的是跟阿滴的合作,「因為在創頻道之前討論的時候,我們就聊過如果哪一天可以見到阿滴,甚至跟他合作,那一定超厲害,想不到來得這麼快;所以那天對我們來說,算是一個里程碑。」Ian則認為受邀到TED X演講也是在開始當Youtuber前彼此聊過的一個夢想,雖然當下都覺得不可能,但現在看著這些曾經覺得不可能的事慢慢實現,除了自己的努力,也很感謝這麼多的粉絲願意支持。「我們從美國回台灣後做了一次環島快閃,每次就提前一兩個小時在IG宣布等等會在哪個點跟大家碰面,一開始都覺得沒什麼人會來,但從東部一路繞回台北,參加的人數也越來越多,除了感動,也覺得好像對這個社會真的開始有點影響力。」

坦言目前頻道經營的情形的確超乎當初的期待,但也並非不可置信,「當初也有想像到這一刻,才會放棄這麼多去做這件事,因為我們不可能就只是拍影片,然後到處玩,沒有目標的看可以撐多久;當初的想像比較像是,把這當成一個新創公司,要怎麼樣可以長期營運,進而有辦法維持這樣的生活,做出更好內容,影響更多的人。」接下來也會有不同的經營角度與型態,畢竟幾年後或許成家有孩子,在這個數位世代,不能永遠只做一樣的事。三十萬人訂閱的企劃對兩人是相當大的挑戰,卻也留下深刻印象,那麼五十萬訂閱要做什麼呢?「我們前幾天才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現在有個雛形,但還不能告訴你,」不過在我們的情緒勒索下,嘟嘟人還是給了一個明年大型企劃的獨家爆料,「我們明年可能會橫跨歐洲,至於橫跨方式還在討論;歐洲本來就是我們一直都想去的地方,這次想要在這裡進行一個頻道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可以開始期待,跟著嘟嘟人去冒險逐夢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