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協建/從油漆裝潢到漆藝創作,一個國手蛻變成藝術家的旅程

0
174

陳協建,台漆線漆作執行長。沉穩寡言的外表下,卻蘊藏著強大的爆發量——2001年,他代表台灣參加國際技能競賽獲得優勝獎,卻毅然站到實作現場,研發「漆藝」的創作形式,將油漆從裝潢領域提升到藝術創作層次,翻轉整個產業的未來性。

站在台漆線漆作工作室裡,陳協建聚精會神,在一個大型木板上揮灑出奔放中帶著些許寫意的線條與暈染色塊,這是西方繪畫體系中最典型的創作場景,但仔細一看,陳協建拿的不是尋常畫筆,而是油漆刀,而色彩則來自身後的一個個桶子,裡面裝的是油漆。一模一樣的工具和材料,對決大多數的人而言,唯一的用途就是油漆粉刷牆壁或天花板,理所當然的被視為裝潢施工的一個環節,但來到陳協建手裡卻是創作的素材。他創辦的台漆線工作室,當牆面當畫布,以繪畫的概念和技法運用油漆,完成一幅幅大型的平面畫作,將「漆牆」化作「漆藝」。從油漆工到今日獨具創見的漆藝創作家,陳協建奮戰了十幾個年頭。

從牡丹花牆開始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台漆線漆作~創意藝術塗裝

陳協建關於西方繪畫的紮實基礎,來自於高中三年的密集學習,因為用色跳躍、概念大膽,被學校推薦參與職訓局培訓。他為此向當時就讀的大學申請休學一年,在五位教授指導下學藝四年,最終從全台選拔中勝出代表國家參賽。儘管拿下優勝獎,但陳協建覺得這一行實在太辛苦了,完賽後復學,一度心想轉行相對細緻的金工創作,「後來發現買寶石、器具這些基本素材,要付出很高的前期成本,我沒什麼資金啊!」迫於現實,他動念回到最熟悉的世界,「只要一把刷子,一桶油漆,我就能接生意過活了!」

陳協建一直都是認真鑽研技藝的天才型學生,並不太世故,以為騎車在路上繞看哪一戶人家正在裝潢,走進去發名片就能接到粉刷生意,「我就只會畫啊,呆呆的,以為發名片、看報紙徵人就有案子,後來才知道業主都是找齊了工班才開始裝潢,早就不缺工人了。」為了生存,他跟著哥哥打零工、跑工地,「有時候運氣不好都接不到工,還得跟媽媽借錢,我爸念我都念到大學是國手了還這樣,我自己也覺得丟臉……」好不容易經人介紹,終於接到案子,卻因為實作經驗不夠純熟導致進度大延宕,「業主還常拎著便當來工地,我都覺得對他很不好意思,後來乾脆在其中一面牆上畫了一朵牡丹花當作致歉的心意。」他至今仍然記得,當業主照常又拎著便當走進自家工地,看到那面畫著牡丹花的牆面時的反應,「他拉著我的手說,你以後不要粉刷油漆了,你應該往這個方向走,做這個就對了!」「那一刻,我忽然發現原來這是我真正的機會。」

從油漆工到藝術家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台漆線漆作~創意藝術塗裝

在受訓期間的恩師陳殿禮教授引薦下,陳協建接到一個足以維生大半年的工作,因此有意識地不再打零工,「不工作時就窩在家以油漆為素材,嘗試各種油漆技法創作,肚子餓就吃餅乾。」例如為了以油漆擬真出大理石紋路,他每天重複試畫,半年後終於成功。他將自己的創作過程以圖文形式上傳當時流行的部落格,「那個年代大家根本沒有油漆創作的概念,我只能土法煉鋼透過網路宣傳自己,提供樣板讓網友參考,逐漸有零星的案子上門委託。」彷彿看到曙光般的陳協建不挑案子大小都接,每天從桃園八德住處騎機車帶著油漆桶、工具和樓梯到台北,一天得花四小時來回,「有天半夜碰上警察臨檢,還對我說年輕人加油啊!」

相較其他領域的藝術家,陳協建從第一線的實作工地入行,他深知自己的利基點何在,於是他先完成一般油漆工本分的打底、批土、補土、粉刷油漆等步驟後,再發揮他的美術專業訓練,以及用油漆工具取代畫筆刷具的獨創技法,於漆面牆上創作各種具象題材或抽象紋路,以此建立他所謂的「漆作藝術」。只是創作風格確立了,但實作上又是另一回事,「我在小尺寸木板上作設計草圖是一回事,但當放大到牆面時,得考量空間中的光線變化、環境裡的其他器物、觀者遠近距離的視覺對應……完全又是另一回事。」陳協建坦言剛開始因為沒經驗總是拿捏失敗,幾乎每天都被業主或設計師罵,「聽到電話一響就怕,深怕又是業主打來罵人了。」

讓漆作遍地開花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台漆線漆作~創意藝術塗裝

為了解決困境,他又一次將住處變成實驗場,下班就是反覆模擬測試,直到2015年,他終於確立了自己在創意和概念上的平衡功力,創立個人品牌台漆線,使用油漆行業的素材和工具,卻創造出一幅幅平面藝術品,將台灣的油漆行業從裝潢工班的模式推升到藝術領域,「我希望讓油漆不再只是空間裝潢中的某一個環節而已,而是能不能成為空間的主角?甚至展現出傳統繪畫形式做不到的視覺效果。」陳協建從單打獨鬥到如今的台漆線團隊,從小規模的個人居家牆面,到如今在桃園機場、台北科技大學、金門水岸碼頭以及豪宅空間,都能看到他和團隊的獨特作品,他在漆作藝術上的成就,更因此受邀成為第44屆國際技能競賽的國際裁判。

儘管陳殿禮教授總是喜歡說得意門生的案子已經接不完了,但陳協建無論如何都不曾忘記那段辛苦拚搏的日子,為了推廣漆作藝術理念,陳協建不管再忙都跟著恩師步伐,持續參與台灣相關人才的培育和訓練,從學校階段起培養實作和創意兼顧的人才。他希望翻轉的不只是最實際的油漆行業工作者的待遇和工作環境,更希望漆作能在全台遍地開花,「那時候台灣的生活空間和戶外地景,應該是處處美麗的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