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薇娟/我總是在孤獨中得到力量。

0
121

在台灣籃壇戰功彪炳,堪稱女籃傳奇的錢薇娟,近期接下全新職籃聯盟T1 League會長。笑說今年已經50歲了,還是想嘗試能為台灣籃球做些什麼?唯有自己不斷進步,一直保持在最佳狀態,讓別人無法超越自己,迎接更多挑戰。

剛帶中華女籃打完亞洲盃從隔離出關,錢薇娟說自己很享受隔離期間的清幽,「大家都說隔離很難熬,我完全不會耶,好不容易能睡到自然醒!」接下T1 League會長這個重責大任後,她的時間管理變得更加重要,同時多工進行許多待辦事項,得要好好安排,在那個時間點專注認真的做好一件事,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承受很多的孤獨與磨練

在她的心中,職人得有過人的耐受力,「你要去承受很多的孤獨、很多的磨練、很多的試煉,最重要是需要時間醞釀;所謂職人就是對高度專業人士的稱呼,所以職人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在這領域中,過人的耐受力相當重要。」對錢薇娟而言,保持高度熱情是持續走下去的關鍵,得找出這件事物對自己的價值所在,如果找不到,維持不了熱情,「那你可能兩三下就宣告放棄了。」

人生轉換過許多不同的領域與角色,印象最深的當然還是參選立委的那回經歷,「我本來選完那次之後非常排斥,但現在反而會想如果再來一次,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選舉,你要讓大家都支持你,或是至少不要對你惡言相向,這其實很困難。」也曾經遇過掃街拜票發面紙,有人當場把面紙丟在地上,這讓她被強迫成長。「我好歹也曾經是代表國家的國手,一開始遇到這樣狀況真的會想哭,無所適從;但後來我會撿起來,好好的跟對方說,大哥不支持我沒有關係,這面紙還是可以擦手啊。」說得坦然,但箇中的心境轉換絕非如此輕鬆。而面對一次次的身分轉換,錢薇娟說當然也是有壓力,「但我覺得壓力會讓人更有競爭力」,當然也會感到焦慮、緊張,可是相對得變得更冷靜去看待很多事情,快速去思考當下的解決方案。「壓力某種程度其實是好的,加上長期在運動場上的巨大壓力下,我早就把壓力看作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沒有什麼特別。」

等死和戰死不一樣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錢薇娟

聊到人生最光榮的時刻,錢薇娟認為身為運動員,特別是穿上中華隊球衣的時候絕對是最棒的感覺,「因為等死跟戰死是不一樣的,就算輸球,你只要把精神態度做出來,拼過了,我覺得大家是可以包容跟接受的。」那麼遇到低潮時,她又如何自處?「關於低潮,我自己的認知是那是必然的,人的生理本來就有週期,譬如說,一整天二十四小時裡面可能一早起來八九點,狀態其實很差,覺得沒有睡飽,但到了十點鐘到下午四點,我覺得狀態就在頂峰,所以放大到一周、一個月也相同。」低潮有時就是來自於身心狀態,她說不要放大那個所謂的低潮,而是靜下來思考,自己有什麼環節被外在影響了?有時候想了很多原因,但那個周期一過,問題也就自然消失。

身為許多人心中的偶想與榜樣,她自己有沒有偶像呢?「我國一開始接觸正統訓練,1984年瓊斯盃成為奧運前哨戰,很多國家都來備戰,我看到巴西名將豪登西亞,打起球就像足球,像在跳森巴舞一樣奔放;他才174公分,上籃會在空中做好多的動作。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這是錢薇娟人生第一個想要追尋的目標。出於好奇問了錢姊,是嚴格的隊友或學姊嗎?「我不會耶,但因為我很自律,40歲才退休,很早在球隊裡面就是已經是很大的學姊,有些隊友還是我的學生;加上團隊運動的學長制很重,自己就很討厭以前學姊們那種方式,所以我不太會高壓,但我的方式是我對自己要求很高,所以旁邊的隊友或學妹,她們自然就會跟著做。」

身為女性,在人生中不斷地扮演許多位置上的重要角色,錢薇娟對於不同世代女性觀察到一個強大特質,「女性的耐受度都很高,以往比較可惜大多被定位在對內或持家的部分;我其實有女性主義思維,只是反而不是要求什麼都相同的這種平等,畢竟生理構造上就截然不同,你看球場上男生這麼容易就可以灌籃,女生大多數都灌不到啊!」她看重的是把事做好,不需特別凸顯性別差異,「像我從沒有想過我會變成會長、會去選舉、甚至到體委會擔任職位,你無從想像的這些機會,不是憑空掉下來,而是我從十歲到四十歲,一直很努力在運動場上奮戰,所累積的成果讓人看到,進而覺得在這時間點跟這個位子上是適合的,自己也願意去接受這樣子一個挑戰,說到底就是你自己是不是有這樣的實力,以及勇於挑戰的心。」

推動職業女籃聯盟成立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錢薇娟

她謙虛地說,不敢有什麼太長遠的目標,但對於台灣籃球環境,大家都認為現在即將同時有三個聯盟17支球隊一起開打,要怎麼去瓜分市場?「其實我自己觀察,這17個球隊並不是全都是大企業,現在也蠻流行小股東制的球隊。除了有興趣以外,也要有這個能力,我認為他們一定有某些想法,或者是他們想要在這裡面獲得什麼?那表示他們一定是看到了那個希望跟可能。」只是在這個過程中,每個聯盟都朝著自己設定的目標邁進,現在就像進入戰國時代,接下來一定會有一波整合或淘汰,但最終還是會對整體環境產生正面效益。

至於台灣女籃,她認為從過去十年在世大運這個階段台灣一直是世界前八強,但為何上到成年隊後成績出現斷層?「從我自己當學生到我現在自己當教練,然後大家只是希望要求第一線的教練球員努力,可是實際上我們的才就是這樣,也很努力了,那接下來有什麼辦法可以去協助中華隊?」她希望在T1 League會長任內能夠推動女子職業聯盟成立,「唯有這樣才能產生變化。」因為職業聯盟就開始要引進外援,如果這市場開放,我們勢必有很多國外選手進到台灣來,除了提升強度外,甚至我們也可以找到更好的歸化選手,拉近與世界強隊的差距。

人生一路走來推動錢薇娟一直不斷拼下去的動力,她說其實就是做自己。「我還蠻堅持做我自己,扮演好我自己的角色,所以人家會來找你;我本來規劃是拿下UBA冠軍後階段性任務結束,就要去中國再挑戰下一個階段。我不會覺得當老師就是個鐵飯碗,辭掉很可惜。以我現在的年紀,對訓練還有熱情,還想在這個領域裡繼續往前衝。」作為球員的最大遺憾,就是沒打過奧運,後來發現,當你想為生涯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結果卻一直逗點逗點!」但她也由於這些逗點,在做教練時更有動力,一直持續熱情。「所以後來才發現,我們追求的那個完美目標,其實就是過程中的這些不完美,建構出來的。」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