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慶/我想賦予設計更多瘋狂想像。

0
529

走進楊士慶的「羊有四十七隻」工作室,才剛裝潢好的空間,和煦的陽光灑進擺滿他設計收藏的層架上, 四周灰白的簡約色調,沈穩中卻被佇立在中間的橘色醒目牆柱給吸引,就像他的設計帶給人的感覺――創意出奇,卻又總帶著一絲絲療癒系溫暖。

今年對楊士慶來說是設計能量大鳴大放的一年,不但以巴奈《愛,不到》專輯入圍第32屆金曲最佳裝幀設計獎,更擔綱今年金曲設計前導視覺形象,奇幻地詮釋他眼中的台灣音樂風景。相較於新進世代的設計師多大量借用電腦繪圖,楊士慶在數位創作的基礎上融入各種手感元素,並埋藏幽默視角,也跨足攝影和藝術,成為新一代視覺設計師的指標者。

作品底下的反差感

身為新興世代設計師,楊士慶發表作品的形式也非常新興化――他善用社群平台發表作品,直接面對觀者的各種意見。看著網上作品集,無論是各種拼貼奇想或是手繪線條的衝突感,總讓人會心一笑;但當你再深入窺探設計下的意涵,會發現他藏在表層底下的繁複思考。這點跟他悶騷的個性很滿像,設計階段總會想再玩得瘋狂點,「我在一些事情上會比較保守,所以希望別人在看我的作品時,能感受到一些反差。」

將從小就熱愛的畫畫和手作視為初衷,楊士慶習慣運用各素材去做拼貼,「我很常去資源回收場撿一些人家不要的垃圾帶回家重新創作,後來老師發現我的創作可以結合在設計上,就有了現在這些手繪跟拼貼元素的創作風格。」而當靈感碰上卡關期,他喜歡逛街紓壓,尤其特愛踩點各式各樣的選物店,「我可以在選物店裡聽到各種如何蒐羅選品的有趣故事,也能發現老闆挑物的品味,並從中汲取點子。」也因為常在網路和社群平台上出沒,他也常關注Instagram上各種素人創作者的發文,這些作品往往帶給他意想不到的驚艷,「他們是在完全沒有包袱的狀態下去創作,有時候看到某些作品,受到的感官衝擊甚至是會起雞皮疙瘩的。」

從感性到理性

楊士慶自成一格的視覺風格,吸引了許多音樂人爭相合作,從主流到非主流,林宥嘉、張惠妹、美秀集團及近期徐佳瑩的新單曲都出自他天馬行空的想像。

與不同音樂人的合作經驗中,他特別對原住民歌手巴奈的《愛不到》專輯印象深刻,「這一張是我從企劃前端到尾聲都全程參與的專輯,我們生活幾乎是緊密地綁在一起,平時的聊天吃飯、打麻將。巴奈還為此去學了探戈,甚至把工作人員都叫去一起上課,這張可以說是跟巴奈一起創作的結晶,成果是讓我是非常感動的。」

《愛不到》專輯裝幀展現了他的出奇巧思,他透過手工車縫將不同質地的紙張進行拼貼,每一張專輯封面縫線彰顯的凌亂線條就如歌曲所要傳遞的,關於愛情的不同面向,每一道都是最私密的感情心事。在撕開專輯包裝的那刻,總會發現更多驚喜,甚至還會留下些許伏筆,讓你的腦海充滿更多想像,這就是楊士慶的設計魔力。

創作從感性面出發,理性面去看待作品的後續發酵,他說每當專輯發行後,他會上網搜尋網友的評價,「我很想知道設計師以外的人對這個作品的看法,不管是好的或壞的,我都會一一記下。」他舉例以收藏專輯的人來說,他的設計有時會造成不好收納的困擾,這點他就會記起,在下次著手設計時就會先以製作面、好不好收納、通路好不好發售為考量。

保守心造就設計夢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02_通往新的開始-1-724x1024.jpg
金曲32前導視覺形象設計

身在求新求變的流行產業,楊士慶時時告訴自己也得與時俱進,在設計師輩出的時代,他觀察到新一代設計師在創作上更著重個人化的感受,「作品好不好玩、有不有趣、ㄎㄧㄤ不ㄎㄧㄤ,反而變成首要重點。」「很多設計師都是先完成作品,再去賦予意義。」他指著剛才訪談期間,工作桌前隨手畫出的一隻動物,「你可能會覺得牠是一隻貓,但我覺得牠是一隻虎,每個人看到的樣子不同,就會去盡情腦補,這就是設計有趣的地方,」

別看楊士慶的設計看似瘋狂、摸不著際,30歲的他笑說工作上可是個務實的保守派,時常會給自己下定目標,像是今年就解鎖了參與金曲獎的視覺設計。「我會給自己壓力,常告訴自己幾歲前一定要達到什麼目標,沒有目標的話太容易處於現狀無法突破,尤其現在的設計師真的都太厲害了!」

而這一路下來,他歸功於「吸引力法則」。「當你專注在一個領域並且持續的做,真的冥冥之中渴望的事物會慢慢地靠近你!」將熱愛的畫畫興趣結合工作,並延伸出獨有特色的設計風格,他並沒有一絲感到倦怠過,甚至樂於接受並享受這些挑戰,「可能有點被虐的成分吧哈哈!」。聊了一整天下來,他的「職人精神」就是他在臉書寫下的金曲入圍感謝文:「不管今天如何 明天 後天 未來 我都會一直在這條路上努力繼續打拼。」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