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帶美食奇遇記

0
374

文/明吃GoOD飯

還記得三級警戒發布的當時,我正在剪頭髮,設計師飛快地把我頭髮剪落,我心裡回想著過去幾個月在電視上看到其他國家封城的景象,也一片片的從我腦中飛落,還記得剪完頭髮,我到髮廊下面的便利商店,亂抓了幾碗泡麵,開始想著不能自由去餐廳吃飯甚至去超市採買的日子,有點擔心這樣的日子要怎麼過。雖然我心中早已經了解這樣的日子,是遲早會來的,只是真的發生的那天還是有點沒有辦法接受,就像是我自己不運動肯定就是變肥,但還是不甘心的那種心境吧!

現在,我想分享從五月到七月底,我吃到一些比較印象深刻的外帶餐點,因為我衷心期望,這篇就是這段疫情唯一最後的回想。

畢竟不自由的日子誰也不會太過期待,你還記得五月十五日三級警戒之後你的第一餐是什麼嗎?可能很多人都忘了,但我的第一餐卻讓我印象依然深刻,如果有走在台北餐飲流行上的人,應該聽過喜相逢麵館,那是家去年開始極度熱門的餐廳,很多人抱怨他的電話根本是空號,想要在那邊吃上一餐可能要排上一年,不得其門而入的人甚多,五月十五日晚上,本來跟一群朋友約在那邊聚餐,但因為當天下午三點凱使禁止內用,所以大家索性把喜相逢的桌菜分解,各自打包回家享用,也算是這場疫情災難的華麗登場。

這段期間,台北的餐飲業起了巨大的變化,如何從外帶找生存,似乎變成所有餐廳的首要且唯一的任務,三級的第一時期,大部分的餐廳還持觀望的態度,但在第二次開始延長警戒之後,大家似乎知道這恐怕不是條可以快速溜過的一段路。所有的餐廳快速進入外帶戰鬥模式,我雖然不喜歡這段日子,但外帶食物的體驗卻是特別的。從三級警戒之後,我每個周末唯一的娛樂就是找一家餐廳買外帶回來開箱增加樂趣,平衡無聊的生活。

我的第一家外帶餐廳是米其林二星的態芮(雖然我個人不太追捧米其林,但能喊一下總是有點派頭的),態芮的用心讓我非常驚艷,不管是餐點的設計、取餐的過程、容器的選擇或是餐點的擺盤,看起來都是練習過一百多次的模範生。餐點有說不出的明亮與輕快,讓人心情愉悅,廚師像是個專業的舵手,風浪再大都可以把船開的平穩,不想讓人看到餐廳任何一點弱項。

再來讓我驚艷的也是號稱台北最難訂的餐廳Adachi,如果你知道這家餐廳那很好,如果你不知道也就算了,反正我賭你也幾乎不得其門而入。這是家高貴的日式料理,它嚴格來說不算是個餐廳,因為他不給沒去過的人訂位,我常常在想沒去過不能訂所以進不去,所以肯定沒去過,那就又不能訂,那到底要怎麼訂呢? 疫情期間,朋友怕我餓死在家裡,所以幫我訂了一盒Adachi的散壽司,我朋友應該有一陣子沒有看到我了,不知道我肚皮的脂肪,可以陪北極的北極熊度過幾個寒冬,北極熊可能都餓死了,我還有幾斤脂肪可消耗,我依照指令到餐廳拿到我的晚餐,那是個份量極大的餐盒,大到可以找北極熊陪我一起吃上一餐,Adachi 不愧是壽司界的天王,他的餐盒一打開,就像巨星的珠寶盒般閃耀,散放的食材就像是最厲害的模特兒,知道自己怎麼站怎麼擺會是最美的一幕,毫無懸念,讓人吃驚,不管是視覺還是味覺都讓人難以忘記。

吃完以上兩家之後,生為台灣中年大叔的我,總是會懷念點所謂的台灣味,劍潭的勇伯米粉湯是之前我出國回來一定都要去吃的美味,就是要吃到一碗熱的米粉湯,還有油豆腐大腸頭跟肝連,才會覺得踏實跟回到家了。殊不知這一年多都被迫很踏實地宅在家,完全沒有出遊,但勇伯米粉湯在我心中的地位,依然沒有因此而有任何貶損。這家米粉湯重要的美味關鍵,就是他的內臟類小菜,在還沒切上桌之前都是跟著米粉湯一起熬煮的,所以湯的鮮甜無與倫比,但導致痛風的可能性也是所向披靡。但這一點都不重要,我把所有的小菜裝在大盤上面,搭配上米粉湯,脫離橘綠塑膠盤的小菜,突然也高檔了起來。好吃歸好吃,但我還是更懷念那段出遠門之後回來吃到的感覺。

疫情期間讓我比較擔心的餐廳應該就是鮨 をう(翁),因為大部分台北的高級壽司餐廳,後面通常有金主當強大後盾,但鮨 をう卻是自己一個人支撐自己夢想的廚師。三級警戒之後的六月初,翁師傅訊息我說要開始做外帶了,我很開心地想要當第一個客人。拿到之後還真的讓人滿驚喜的,盒子打開只看到拌了鮭魚卵、干瓢、黃瓜、香菇的醋飯用葉子承裝,葉子下面才是各式豐富的魚生,樸實看似簡單卻很有特色,不就是這家料亭一貫有的特色。翁師傅的功力永遠不是顯現在堆的山高般的海膽,或是爆滿油脂的大腹中呈現,永遠都是你吃下的那一口,才會體會到的用心跟功力。

除此之外,Smith&Wollensky牛排館,也堪稱外帶的好選擇。說實在我之前從來沒有想過去這邊吃飯,你想一下它會出名是因為他是巴菲特最喜歡的餐廳,但如果你看過巴菲特的報導,你就知道他是個幾乎每天只吃垃圾食物的怪人,所以他喜歡的餐廳為何要去?就好像我跟你說最好的減肥運動是什麼,然後你看著我懷胎十月般的肚皮,你會相信嗎?但 Smith&Wollensky 的牛排真的算是人中之龍,尤其是戰斧牛排,配上的大盤的沙拉,還有比你家現金還高的蛋糕,配上專業的服務,在厭世的疫情中,確實讓人開心。

除此之外,民權東路三段巷子內的星Hoshi Table雙人套餐,菜色豐富,老少閒宜,菜色多樣,沒有一到可以讓人嫌棄,這也是我從外帶認識而解封想去的餐廳之一;真真庵感覺也把外帶操作的有聲有色,它真心知道台灣人的喜好,瘋狂地買上一整盒海膽回家,自己用附上的醋飯跟海苔包上一輪,真是個高 CP 值得的娛樂。MUME除了在菜餚上的用心,還有簡單的菜色說明,甚至配上吃飯應該搭配的音樂,讓在家吃外帶的儀式感十足。最後不得不提到Longtail的炸盤克夏豬排便當,那塊豬排真的讓我感到黯然與銷魂兼具的體驗,平常我討厭吃便當,但Longtail的便當肯定不在此限。

說了這麼多好吃的,還可以在家享用,對於一個巨蟹座中年胖叔來說實在近乎完美。問我懷不懷念過去那段日子,也讓人真的很難回答,如果可以許願的話,我當然希望這些怪異的生活方式再也不要發生,但好吃的食物跟用心的餐廳可以永遠延續下去。最後我還想說,不得其門而入的Adachi 就算是我去現場拿外帶還是不得其門而入,因為你按門鈴之後,他們會把餐點拿出來給你,生活真的很難耶!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