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承宗/我以創意構築不斷破關的人生。

0
403

上個月起,花蓮多了一個全新地標——以竹材和燈光裝置打造、名為「大冠鷲」的表演舞台,這是裝置藝術家范承宗《築巢計畫》的第三號作品,也是他繼文博會《Bamboo Forest》、漁光島藝術節《筌屋》、南投燈會水上副燈《竹心.築心》後,再一個以現代視野詮釋傳統工藝,卻能以此感動人心的傑作。

站在范承宗位於南投草屯的考工記工作室,倚著山坡搭起的工作棚區裡堆滿各類竹子和木材,工作室裡漫著淡淡的木頭香味,這裡是范承宗從創意發想到實作的基地,也是他持續以工業設計、現代視野和傳統工藝相互激盪的實驗室。只是,出身工業設計背景的范承宗,最一開始對傳統工藝和材料毫無興趣,只想往歐洲和日本的美學觀與工藝,一直到了2012年,一切有了徹底地翻轉。

不是椅子的椅子

因為嚮往歐洲,當時還就讀研究所的范承宗一得知工藝中心Yii計畫入選者得以飛往義大利參展便報名了,這時才曉得其他入圍者都是已有一定經驗或名氣的設計師,就他年紀最小。看著「椅子」的創作主題以及被主辦單位分配搭檔創作的竹藝老師傅,他心想既然不是學校作品,乾脆大膽一點吧,「我研究過去的參賽作品,大家都強調水平和垂直的幾何線條、舒適的機能性,設計邏輯非常理性,於是我決定要和大家相反,做一張沒有邏輯、坐起來不舒服的椅子。」當他提出這自己都覺得荒謬的想法時,搭檔的60幾歲竹藝師傅竟然很開心,「他說你儘管想,我們想辦法做出來!」於是他以多數人都覺得廉價,習慣一次使用就丟棄的竹子為素材,打造名為《FLOW》的椅子,最後也真的讓他帶著作品飛往義大利參展。

《FLOW》這張不像椅子的椅子,找不到任何的直線和幾何線條,充滿有機感,有著非常跳躍的後工業輪廓,卻又因為竹子這個素材和工藝而飽含台灣風土內裡,不受既定椅子的規範而完全來自范承宗的主觀意念。「這椅子很難坐,我想一定蠻多人不喜歡吧!但在義大利展出現場,來自不同國家的人都給了創新或很喜歡的評價。」范承宗直指台灣的設計教育對於「主觀想法」常帶有壓抑或負面意味,但當他第一次憑著自己的任性主觀創作,卻獲得這麼多元的鼓勵,「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原來我的主觀創作是行得通的,甚至能和不同文化和國家的人們直接溝通。」

將傳統工藝邏輯化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這個恍然大悟像一把鑰匙,自此開啟范承宗走上裝置藝術設計的大門。退伍後再耍一次任性放棄原本已談定的設計公司高薪職位,搬到南投山區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他想起讓他一戰成名的竹子,「人們都認為竹子是很便宜的材料,但它在文化中又有高冷雅致的意象,這讓我對傳統工藝和材料有了完全翻轉,想以此當創作主軸。」決定獨立創作初期的作品並沒有市場,范承宗為此一面接名片、書籍設計等案子維持現實生活所需,一面四處參展提高曝光度。他笑說為了生活連兩千塊的名片設計都接。足以維生後,他開始探索全台灣竹編、蒸籠、草蓆、藺草等傳統手工藝的奧秘。「一樣是手工藝的創作,Hermes、寶格麗可以成為頂級皮件與珠寶世家,被賦予奢華的價值和形象,為什麼台灣的傳統手工藝不被重視、不太有商業價值,甚至快被遺忘了?」

「傳統手工藝師傅通常一輩子只做一兩個物件,例如草蓆師傅不會忽然做出一把竹椅,看似不斷複製,但不像電影或書籍能單獨以物件本身流傳,手工藝的紀錄載點是靠著師傅的腦、手和身體經驗,一個人直接透過另一個人傳下來的,這太有趣了。」為了系統性地找出其中關於材料和工藝的使用智慧,范承宗發揮他處女座性格和工業設計的邏輯訓練,以圖表形式將傳統工藝歸納為行動、材料和方法三大區塊加以分析,最終他成功地將無形流傳千百年的傳統工藝歸納成理性的資料庫,「我去學蒸籠工法但替換材料,或是保留魚筌的工法和材料但將尺寸巨大化,或是拿草編素材與技法去做其他的工藝品,這樣出來的成品會長成什麼模樣?」他獨創的設計觀就此確立——以傳統舊器物的素材和技法,加入工業設計的邏輯和理性運算,創作出任何的可能性。

商業價值帶給我創意自由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從此我有用不完的創意了,做成生活物件、做出雕塑、做成藝術裝置,我在摸索運用它的可能性。」於是幾百年前捕魚的小魚筌成了矗立沙灘上,人們可以走入其中拍照打卡的裝置;千年來只在廚房裡出現的蒸籠,成了雅致的竹鏡;原本只是方寸大小的竹編,長成一座都會裡的巨大竹林。范承宗為傳統工藝塑造嶄新形式和意象的功力,不僅成為各大藝術節的重點受邀作品,更陸續獲得百富、Hermes、Aesop等國際精品品牌的合作藝術家。而過程中的商業成分如何拿捏,他看得很實際,「商業合作帶來的收入,可以轉換成我的創作資源,我不必再像以前受限於預算,得放棄理想的材料和規格做出妥協,這讓我現在每次創作時都充滿自由,得以實現各種想像和點子。」

2019年開始的築巢計畫是范承宗另一個獨創,「人與人的工藝傳承,至少還有教學的過程,但我發現鳥築巢的時候都來自天生本能,沒有所謂的教學,不過同一種鳥做出來的鳥巢結構和素材,竟然都充滿高度一致。」范承宗開始從日月潭在地的綠繡眼和青背山雀等在地鳥類,以竹材為主體、鳥巢為結構參造,創作出大型藝術裝置,展現人、動物和的自然地景三者之間的觀照,將作品帶到另一個更宏觀的層次。

「我很慶幸當年的自己敢於冒險,如果沒有那張椅子的奇怪創意,就沒有現在創作自由開心的我。」范承宗說蠻喜歡給自己找麻煩的,總想嘗試新的規模,雖然因此帶來一堆未知,常常痛苦到睡不著,「但就像是玩俄羅斯方塊,我都會先狂弄,讓整個局面弄爛弄亂掉,才開始解。我不會讓自己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這樣玩遊戲就不過癮了。我只想不斷冒險,追求痛快人生。」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