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振豪/我就是把小人物的故事說到好。

0
256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金曲天團茄子蛋這首〈浪子回頭〉已是不同世代都能唱上幾句的當代經典,而那道盡人生諸般起落的同名MV中,兄弟情誼從青春放蕩不羈走到滄桑豁達,無論故事軸線或運鏡風格,更撼動無數人心,在Youtube創下超過一億次觀看,將台式影像美學推向嶄新巔峰。執導MV的新銳導演殷振豪,正是造浪者。

殷振豪為茄子蛋打造的「浪子宇宙三部曲」:〈浪子回頭〉、〈浪流連〉、〈這款自作多情〉,讓他逐漸鵲起;今年四月,他獻上首部執導長片《當男人戀愛時》,在疫情之下殺出重圍,票房累計臺幣4億元,更挺進臺灣影史電影票房前10名,一手型塑的台式影像敘事美學自此完整而確立,殷振豪自此站穩屬於自己的影壇位置。一躍而起的突破,絕非只是他口中的「幸運」而已。

從小人物出發

非本系出身的殷振豪,談起拍MV的契機,「大學時大家各自發展喜歡的興趣,而我在嘗試了很多東西之後,發現對影像特別有熱情,就很想試試看。」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開始,拿起數位相機找了同學練習拍,「意外發現搭上音樂是最有感覺的!」好的畫面配上動人音樂,他深受呈現出來的效果吸引,於是從MV開始他的影像之路。

談起MV的製作邏輯,殷振豪說作品在演唱者手中是第一次創作,到導演手中則是二次創作,「我會先了解歌曲的故事核心,然後放下他們原本的設定,將核心留下來;接著就是我了解核心後,自己發展的二次創作的故事。」

無論是茄子蛋「浪子宇宙三部曲」裡大喜大悲的浪子情懷,抑或告五人〈紅〉裡失去兒子的母親的傷痛,情緒飽滿的感染力直抵人心,他追根於重點是「好好把故事講清楚。」無論是通俗的、灑狗血的,每一個角色個性都有其長成的原因,他認為這些「小人物」是很迷人的,「他們有討厭的地方,同時也有可悲的地方,但也別忘了有可愛的地方及可憐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做小人物的故事,每一個人的可憐、可愛與可恨通通都不一樣,是挖不完的。」

如何細膩地呈現小人物的性格,並透過作品去超過既定的世俗印象,是他正持續努力做的事。他透露平時就喜歡看社會新聞去觀察外面世界,大部分的人都過著普通而日常的生活,而那些與你活得很不一樣的人,經歷了什麼都沒有人知道,光是這一點就是他想挖掘的原因。

圖片提供/金盞花大影業

從MV到電影  世界觀的擴展

首度執導長片《當男人戀愛時》,他認為電影與MV最大的不同在於「世界觀」的擴展。電影的敘事邏輯不能光靠音樂就能過關,演員的對戲也相較MV以分鐘計的短暫拉長許多,情緒和肢體都需要更加細膩而複雜,甚至得要時時保持在角色狀態,「一支MV有好幾場戲跟場景,這些很片段,但到電影裡頭是實打實,光是5分鐘的情感堆疊與兩個小時的堆疊,那是完全不同,也騙不了人的。」

再來,還有要想辦法先說服自己,「你要先相信這一切的內容,包含角色、劇情跟場景,且過程中是感到舒服的。」相信主創團隊更是殷振豪常放在心中的自我提醒,「有時當你鑽進戲裡太深時,他們相對比較理性,可以適時地拉你一把,畢竟自己看一定有盲點;這些專業的夥伴包含監製、剪接師,攝影師甚至演員,都會幫助你讓這個敘事更完整。」

圖片提供/金盞花大影業

自茄子蛋的MV開始,殷振豪就著迷於台式浪漫的氛圍,那麼他是如何解讀「台式浪漫」呢?最大的關鍵仍在於小人物的情感,「這些人通常心裡都有個小小的願望,抑或是嚮往的目標,但現實是他們身處在默默無聞的小地方,身上也沒什麼錢,但還是依舊執著地為生活去打拼著,也努力的去談一段刻苦銘心的感情。」這段奮鬥的過程對他來說,極其浪漫而動人。

他跨入影壇處女作《當男人戀愛時》就充滿著這樣的元素,雖說題材改編自韓國電影,卻成功地將這部電影翻轉成滿滿的台味風格,他坦言最大的困難就是將電影「在地化」,如何讓沒看過原版的人認為「這就是屬於我們自己的電影」「剛好《當男人戀愛時》跟我們本來拍的MV風格很接近,關注的人物和情感面邏輯相同,故事完全可以轉換成我們的東西。」

當男人戀愛時

鐵皮磚牆,街頭上繁雜而大小不一卻色彩飽滿的招牌,是你我印象中的台味元素,在殷振豪的作品裡處處都能看到這些樣貌,但所謂的「台式美學」對殷振豪而言,不只是「復古感」這三個字那麼簡單。電影場景是由朱玉頎領軍的美術組企劃與搭建而成,兩人自茄子蛋系列MV就開始合作,默契自然沒話說。「其實我們從來沒有刻意要設定所謂的復古年代,一些文青式的復古感我們其實也不會挑。」雜亂卻有著「生活感」的物件,反而才是導演的首選。

「一個場景我不光是看這個店的樣子,也會看它的周邊是什麼?」例如電影裡阿成與浩婷吃麵的麵店就位於新莊中義街,導演聊到此處,眼神發亮的說:「別看店這麼普通,它可是服務那整個新莊大區塊人吃飯的地方。旁邊一間店都沒有,老闆煮麵煮到誰住哪裡都知道,這就是我們追求的生活感的台。」一個不起眼的小麵攤卻承載了一個社區的記憶,光是想到這點就覺得不可思議,原來這就是導演所謂的台式浪漫。

除了場景講究,殷振豪對於台詞也有一定堅持,「這句台詞我能不能接受,念起來會不會很假、日常中根本不會說出口的話,這些都是我在意的點。」於是便有「啥款」、「我愛你啦」這些充滿記憶點的熱門台詞產生。至於是否擔心因此被定型?他倒是不以為意,他認為這個「型」是要幫大家打破「既定印象」,這也是為什麼電影中的阿成跟大哥個性不同。為什麼茄子蛋的浪子MV能持續長出新的樣子,「因為根本就不一樣啊!」他認為風格和類型都不是問題,而是能不能帶出新的故事給大家。

圖片提供/金盞花大影業

充滿情懷的年代場景、深刻又賺人熱淚的愛情與親情支線,加上在地感的台式語言,《當男人戀愛時》上映41天賣破新臺幣4億元,驚人票房讓他更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也更暸解所擅之處,「當然未來也不是只能用這個方式來做,而是相對也會知道哪塊我不熟,我會更有信心朝向這個挑戰去努力。」

比起訪談,更像是在聽導演說故事,一如他最擅長的一件事。他笑稱自己是少女心大叔魂,細膩的心思,敏銳的觀察力加上易感的同理心,執導出一部部情感滿溢的影像,讓人們後勁久久不能自己。站在浪子的基礎上,殷振豪分享正籌拍中的電影《瘋子蝦夫》,講的是小人物的傳奇冒險,讓人迫不及待又一部精彩作品即將誕生。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