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經理林俞均/除了要有探險家的精神、偵探般的想像力,還要牛一般的M屬性和吃苦耐勞。」

0
206

文/楊景婷

我們漫遊在時間靜止的信義區街頭,亦或驚醒於猶如鬼域的廢墟學校,好的場景空間,能讓觀眾一秒融入電影世界,甚至成為推動觀光的利器。

從《德布西森林》、《返校》、《消失的情人節》到正在籌備的《臺灣三部曲》,林俞均參與不少台灣電影,然而聊起他的職位――「場景經理」,相信不少人一頭霧水。雖沒有特定電影獎項肯定,卻是將劇本立體化不可或缺的幕後關鍵,他們就像打頭陣的「探金隊」,尋覓最合適的舞台,好讓精采故事順利上演。

林俞均的工作,就是針對劇本故事年代和導演構思的背景,發想所有場景,「我們就像探金隊!你不確定那個地方有沒有黃金,先派一組人去看看。」場景組歸屬製片組,通常約四名成員,在電影開拍前三個月進組,是最早開工的劇組人員之一。

找景學問大,除了冗長繁瑣的聯繫考驗耐力, 找到美景也不代表合適,周遭便利度、拍攝操作空間、人事成本都要一併規劃,「今天發現一個很漂亮的深山部落,但走進去要花三小時,要走嗎?一個人走三小時,等於大隊移動要六小時。」林俞均說得直率:「談錢世俗,但拍片必須花在刀口上。」

成功敲定場景後,才是重頭戲,當天若大隊六點開工、製片組五點就位,場景組四點半就得抵達。所有突發狀況,大至居民抗議、封街警察關切,小至垃圾車出現時間會不會干擾拍攝,甚至應付媒體偷拍,都由場景組包辦,大隊收工後還得壓陣整理場地交還,才算順利完成任務。

「所以說,想加入場景組除了要有探險家的精神和體力、侯鳥般的方向感、偵探般的想像力、主持人般的口條,還要像牛一般的M屬性和吃苦耐勞。」林俞均邊笑邊下結論。加入場景組是誤打誤撞,他從大眾傳播學系畢業後,先進電視台當節目企劃、助理導播,在廣告製片友人介紹下成了短片、戲劇製片組員,直到2014年參與電影《KANO》才正式開啟找景人生,沒想到初體驗就嚇出一身冷汗。

聊起這段「震撼教育」,林俞均心有餘悸,當時劇組借了私人單位管轄的日式建築古蹟,只能做合乎歷史性的修改。開拍前一天美術組前往陳設,有點想換鎢絲燈泡,正在研究電線配置時沒想到管理員行經,誤以為劇組隨意剪電線,氣到把所有人趕出去,表明要還錢不借了。「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對方說完這句就狠狠關上門,林俞均形容雙方就像分手情侶一樣,為挽回局勢,他獨自苦等一小時,腦中不斷閃過「死定,我要失業了」、「我害這部片無法拍」的念頭,或許見他誠意十足,對方終於肯聽解釋,確認電線完好如初,危機才解除。林俞均坦言當下差點想跪下來求原諒,「真的要很M才能撐得下去!」

熬過菜鳥時期的磨練,2015年《德布西森林》是他找景轉捩點,這部由桂綸鎂、陸弈靜主演的電影,描述一對母女逃往荒蕪深山,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全片九十分鐘畫面幾乎都是原始山林。「之前大部分找建築物、街道,這次劇本上場景只有『森林』兩個字,導演(郭承衢)又旅居法國多年,對台灣不太熟,我開始學習怎麼符合導演想像找景。」《德布西》深入荒山野嶺,在全台十多處高山森林實景拍攝,他研究不同海拔樹種,從低海拔的平溪到高海拔的合歡山一路踏遍,也對劇本有很大的場景發想。

為提高找景效率,林俞均慣以案子分類建立場景資料庫,看影片、滑臉書,也會「職業病」上身,特別注意拍照地,方便日後連結,不過他透露場景組一開始仍會先拜Google大神。

例如《返校》要還原遊戲中的「翠華中學」,他們從教育部網站下手,打電話詢問一百多間國、高中,再以「廢墟」搭配「學校」、「活動中心」、「操場」關鍵字上網搜尋新地點,走訪十五間廢棄學校,最終在屏東找到荒廢近二十年的志成商工,電影熱賣也讓該場景爆紅,吸引不少網友朝聖。「找廢棄學校跟找野外景差不多,只是廢墟有個困擾,因為太久沒人去,踏進去都會看到褲子上覆了很多白點,一撥下去全是跳蚤,那個量大到讓人害怕。」林俞均還大笑說:「當然非必要的門也不會去開,畢竟電影中女主角都是死在好奇心上,哈哈哈。」

林俞均目前正在魏德聖導演《臺灣三部曲》劇組擔任場景經理,該片橫跨四百年時空,呈現大航海時期的臺灣,《火焚之軀》、《鯨骨之海》、《應許之地》三部片要一口氣拍完,龐大場景量可想而知。劇組早在2017年下旬就開始勘景,前後找了三百多個地點,刪去後剩下近一百個,林俞均打開電腦,地圖上密密麻麻不同顏色的圖釘,記錄下場景組辛苦的足跡。

他透露比起杳無人煙的原始地形,搭景地更難尋覓,其中「熱蘭遮舊城商館」場景卡關最久,此為荷蘭人最重要的據點及要塞,林俞均分析:「它位置在海邊,又必須要有將近二十公尺高的台地,配合上非常困難,臺灣海邊也都開發差不多了。」魏導本打算找一座山來蓋,但苦無合適地點,最後敲定在大鵬灣風景區蓋一個山丘搭建城堡,再佐以美術、特效協助,達成場景滿足。

對林俞均來說,拍片並非孤軍奮戰,任何場景都有機會集眾人之力完成,「導演的共同特質就是對作品都有執著,他們想像在雲端,但現實在地面,如何讓兩者越來越近,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我不可能找總統府來拍,但可以有類似總統府的裝飾房子,再請美術組加強,是不是就有機會達成?」

所以通常同場戲他會給導演五到十個選項,選不到再給五個,為了配合不同導演的風格,林俞均特別喜歡研究星座,他眼中的魏德聖導演是標準獅子座,「魏導行動力強,很有冒險精神,他勘景都會說『我去看一下,你們不用跟』,自己往很難的路走下去。」有次大隊來到演員必須下水的場景,魏導越走越遠,竟無預警游了一圈試水深,再若無其事繼續回來勘景,劇組人員全傻眼。雙子座的陳玉勳導演個性像小男孩,特別注重美食,「如果拍攝地有好吃的東西,他就會覺得『嗯不錯』,所以我們很熱衷找吃的,他吃得開心推景就順利。」愛玩的勳導,甚至讓林俞均在《消失的情人節》客串了開場警察一角;天蠍座的徐漢強相當認真,會跟攝影師討論細節,任何可能性都不放過。

若以移動累積里程數來算,林俞均至少繞了臺灣五十圈以上,很好奇如此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樂趣何在?他充滿熱情回答:「場景是劇組對外橋樑,我喜歡讓別人了解劇組在做什麼,樂趣在於會越借越順手,如果被抗議,下次就知道怎麼修正,我個人追求劇組外拍能像棚拍一樣舒服,可以不受干擾完成拍攝。」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7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