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指導洪昰顥/我要打造更完善的武行環境,讓大家一聽到動作設計也可以想到台灣!

0
1136

文/楊景婷

動作指導除了以動作設計豐富戲劇效果,更要符合劇本,推進角色和劇情的能量,同時以專業保護演員的安全。

2019年洪昰顥以電影《狂徒》勇奪第56屆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是此獎項創立27年來首位獲獎的台灣人。年僅31歲的他從替身演員一路打磨,堪稱台灣影視圈最被看重的動作指導,但金馬成就解鎖並未讓他就此滿足,洪昰顥心中有著更遠大的夢想:「打造更完善的武行環境,讓民眾一聽到動作設計也可以想到台灣!」

「從小就愛運動嗎?沒有耶,高中以前都沒在運動的,體育課就直接放爛。」洪昰顥說起話有著比同齡人沉穩的語速,卻又保有90後世代的直率,「我只要上游泳課都說有心臟病不能游,但我真的有心臟病,只是六歲開完刀就好了,後來一直成為我的藉口。」

誰也沒想到,總愛找理由逃離體育課的男孩,高中偶然看見李小龍的影片,竟一秒被擊中,《猛龍過江》、《死亡遊戲》既酷又厲害的武打招式,激起他滿腔熱血想學武術,剛好學校有跆拳道社團,就這麼一頭栽進動作武打世界。大學從運動與健康促進系畢業後,適逢樂齡產業興起,但他對指導老年人復健或跨足營養師興致缺缺,去健身房實習也覺無聊,無意間想起那些令他著迷不已的動作電影,「我開始好奇被打的人是誰?以前都以為是演員親自演,上網搜尋才知道有武行職業。」

在極限運動前輩牽線下,他進入《痞子英雄2:黎明再起》劇組,一切從零學起,特技演員、明星替身、動作助理全試過,期間接觸到好萊塢動作指導Ron Yuan、香港動作導演藍海瀚令他大開眼界,奠定朝此發展的決心。

「在台灣,年輕的動作指導或動作組,其實沒有太多人可以模仿跟學習,比較辛苦都是自己去摸索。」雖有《痞2》打開第一扇窗,洪昰顥卻沒太多電影案子繼續磨練,只能先拍八點檔連續劇,「一去發現落差好大,你永遠不知道劇本是什麼,現場都直接來,反正就那邊打一拳、這邊打一拳。」戲劇圈品質參差不齊,常讓洪昰顥看不過去,對沒效率的工作狀態忿忿不平,有一年多時間他轉往資深爆破指導陳銘澤身邊擔任助理,「澤哥給我蠻多人生方向建議,要我多學習攝影、分鏡,學會控制現場,後來再回頭看動作組,有不少啟發。」2016年因陳銘澤介紹,洪昰顥在程偉豪執導的《目擊者》首度擔任電影動作指導,程偉豪願意使用動作設計來豐富戲劇效果,讓他有所發揮,「像後半段李淳、莊凱勛打戲打很足,拿著菜刀要砍不砍的,在驚悚片動作設計上就有戲劇張力,如果太寫實直接砍下去,反而一下就結束。」

2019年《狂徒》是洪昰顥打響名氣代表作,導演洪子烜同樣熱愛動作片,兩人一拍即合,玩許多有趣的動作設計,電影拍攝35天就打了20天,吳慷仁、林哲熹從海產店、黑道辦公室一路打到廢棄冷凍工廠,電話筒、臭餿水都成攻擊武器。他笑說一度拍到心累,「導演希望動作配合環境和配樂,我們花很多時間重新摸索,每場打戲都改了十個以上的版本!」節奏強烈的生猛打戲,為台灣動作片開創全新領域,那一年,才29歲的他一口氣抱回了台北電影獎最佳藝術貢獻獎及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獎。

短短六年站上金馬殿堂,不只幸運也因為夠努力,採訪當天,我們約在他前年成立的「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一踏進門立刻感受到主人公略帶強迫症的性格。兩層挑高空間,整齊擺放防撞軟墊、護具,順著《狂徒》、《複身犯》、《緝魂》海報上樓,劇組工作證有條不紊掛在鐵網上,三個獎座被透明罩保護著;另一頭牆面有近三十把不同種類的道具刀槍,全是洪昰顥收藏,猶如小型動作博物館,我一路驚呼,經紀人不忘在旁爆料:「有時我們幫忙整理,他還會嫌我們放歪!」

洪昰顥工作時性格嚴謹,一如他工作室擺設要求完美,每次讀完劇本,他會先跟導演確定風格,再著手設計動作,接著找成員一起拍預演影片,此舉在台灣少見,他解釋:「影片是強而有力的溝通利器,可以確認雙方想像沒落差,同時讓美術組、道具組、製片組知道這場動作戲的需求和攝影調度。」

洪昰顥表示,開始動作設計之後,最大成就感就是「創作」,能把感受到的劇本影像化,讓他非常享受。他不吝把幕後影片放上網分享,點開工作室粉絲團和YouTube頻道,能看到《當男人戀愛時》、《角頭―浪流連》、《斯卡羅》等作品的動作排練,也有致敬香港電影仿拍、成員訓練日常,都讓外界更了解動作特技人員的專業。

近期引爆話題的台灣大河劇《斯卡羅》是洪昰顥第一部擔任動作導演的劇集,導演曹瑞原首次開完會就決定把動作戲交給他,給予極大信任,「讀本和動作會議上,曹導會闡述對戲的想法和氛圍,例如『想看到戰爭的感覺』,其它調度都給我和副導設計。」該劇描述154年前發生在臺灣的「羅妹號事件」,包含不同族群衝突和戰爭場面,他常和演員黃健瑋、吳慷仁交流,「健瑋哥學過武術、京劇、軍事格鬥,會跟我討論,想把武學和寫實結合一起;慷仁哥舉手投足都是戲,他表演很寫實,甚至有些動作不是設計得出來的,非常厲害!」

洪昰顥眼中的動作設計並非單純炫技,最重要是符合劇本,還得幫劇情、角色推進,「不少動作組或武行簡單瞄過劇本,照以往經驗執行完就結束,但每部片即便動作類似,情感也完全不一樣。」他除要求自己沉浸在劇本中,包括拍片時演員安全、執行效率都得專業,而不是制式化交差,力求跳脫傳統動作指導的套路。

老一輩武打人員身上似乎都有些「榮譽傷疤」,年輕一代更懂自我保護,洪昰顥入行至今最嚴重的「印記」,是初入行拍《痞2》骨裂,當時和擔任趙又廷替身的前輩對打,香港動作指導希望呈現「往死裡揍」的感覺,於是他賣力朝手臂狂打,但對方可以上護具他不行,打完只覺手痛,也沒多想,「殺青後一年我去看醫生,才發現其實曾骨裂過,又癒合了。」回憶起這段後知後覺的往事,洪昰顥自己都尷尬笑了。

我好奇這份時不時要翻、摔、跑、撞的高風險職業,家人支持嗎?洪昰顥坦言父親原先很反對,還曾嗆他一年內若沒做出名堂,就回家接玻璃裝潢事業,但如今老爸不僅會揪親朋好友關注新作品,金馬獎後甚至開心到想在台中老家辦流水席。入行時曾有前輩告訴洪昰顥:「這行沒有非要誰不可,不行就換人。」他本奉為圭臬,卻逐漸萌生「那我幹嘛做好?換別人也可以啊?」的想法,後來認為要翻轉解讀這句話,「我應該要做到『非我不可』,讓對方不想換掉我,非得要我為止!」

拿獎後他更自覺有責任改變動作圈陋習和教育,想打造健康的工作環境和薪資制度,接下來目標是尋覓更大的工作室,慢慢組織化,同時透過培訓計畫吸引年輕新血加入,建立起台灣動作特技系統。

我想起他曾分享工作室取名由來,「Four action」除了代表名字諧音「四號」,也蘊含「為了動作(For action)」之意,洪昰顥的每一步都承載著對動作的堅定熱愛。或許未來某天,真能如他所願,觀眾一聽到動作設計不只想到香港、韓國,還能驕傲說出台灣也有優秀專業的動作團隊!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 master第67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