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晧瑜/一趟趟高山之路,讓我找回自信和自在,成為現在的自己。

0
681

撰文/Wayne Wu

王晧瑜,台灣登山界都稱呼他普魯圖,專業高山嚮導與領隊,也是《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第四集〈成為更好的自己!!〉主角,一個月將近2/3時間都在高山上,他說高山帶給他的不只是生活,而是讓他成為現在的自己。

「如果不是天氣影響,這時候我是在山上的。」王晧瑜不只是高山愛好者,更以「秘密基地戶外工作室負責人/指導員的身分,專職台灣高山活動的嚮導/領隊,幾年下來帶領幾千人次登上台灣百岳。

但凡每一個專職登山者都有自己的故事,但王晧瑜故事的一開始,卻沒有那麼美好。「我第一座百岳是玉山,國三那年我媽帶我去的。當時我胖到90公斤,整整三天高山症大爆發,吃了兩盒止痛藥,隨行醫生還打了一針,還是沒有顯著改善,但我竟然還是撐完全程。」王晧瑜笑說幸好當時年紀小,一方面不知道怕,一方面也沒想太多,不過倒從此暫時和高山沒了緣分。

從球場到高山

大學時加入排球校隊,王晧瑜是戰力強大的隊長,但車禍受傷的意外卻讓他好一段時間無法回球場,也不想看到無法像過去全力扣球的自己。大三時他索性加入山社,第一次活動就是跟著學長姐爬西巒大山,大概是排球員底子體力仍在,這次的百岳行不再像國中時慘烈,他走來沒太費力。「既然沒什麼負擔,那就繼續爬下去吧。」爬了快一年,王晧瑜逐漸發現自己時常不自覺回想山上的種種,聊天話題幾乎圍繞爬山的一切,總是期待下一趟高山行,「後來整年行程我全部報名」,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從排球咖轉換成登山咖了。

爬出了興趣和成為職業終究有段距離,特別是台灣直到近幾年高山活動才比較成熟化產業化。王晧瑜坦承成為專業嚮導的過程帶著一點隨興,「大學畢業前我完全不知道未來自己想幹嘛,父母一直希望我考公務員,能有穩定的生活,我因此動念考消防員,但因為不愛讀書就放棄了。」「當時在登山用品店打工一陣子,也喜歡上山時那個很自在的狀態,應該很適合從事和山有關的工作。」王晧瑜畢業後辦了一個社團,帶大家爬山,很快轉做全職至今8年了。

「我一直是比較孤僻的人,喜歡專注自己的事情而不太熱衷和人社交,也比較沒自信。」王晧瑜倒是蠻早就知道自己個性,大學時在球場拚命拿分找自信,因傷無法再上場讓他一度很挫敗,開始跟著社團爬百岳後,他逐漸感受自己似乎有些不同了,後來成為專職領隊,他一肩挑起投入行程規劃,小至三餐菜單,大至天氣與後撤路線規劃,安全帶著每趟組隊員上下山,並常獲得正面回饋,「我發現在高山這個我熟悉的環境裡,比起在山下,我做任何事情都比較得心應手,不太有什麼讓我感到困難的情況,只要專注做好幾件事,就能得到肯定,這讓我越來越找回自信,得到更多內心的力量,甚至變得更強大了。」

高山領隊模式

我好奇山下的王晧瑜又是什麼模樣,「回到都市的我,是個注意力不容易集中的人,時常分心,忘東忘西;害怕過於吵雜和音頻高的聲音,不習慣壓迫感的車陣和呼嘯而過的引擎聲。有時候走在路上,太密集晃動的人影會讓我頭暈。」這樣的自白,很難讓人和高山上的王晧瑜聯想在一起,難道有個高山模式的人設嗎?「帶隊啟程的那一刻,我自動切換成全神貫注、細心觀察、掌控全程的狀態,多數人注意不到的細微處,我也總能一眼辨識。」他笑說在山下超怕蟑螂,但到了山上,一看到蟑螂便二話不說徒手擊斃抓去丟掉,他稱這是「領隊模式」,幾年下來他甚至得「適應都市生活」,「上山時程一旦超過三天,下山後我就會有時差,在山上8點睡覺4點起床,都市裡不太可能這樣過生活吧。」

在高山上找回了自信,或者應該說,察覺自己的優勢和能力,但是否也相對重新塑造了自己?「一個活動密集且長期做久了,不知不覺會將那個活動狀態裡的『我』的樣貌帶入現實生活中,成為真正的習慣和性格,確實讓我變得跟爬山前的自己有些不同。」王晧瑜說現在和早年的朋友們不太有高度重疊的話題,有時乾脆因此不太出門,「物慾也降低了,不太注重打扮穿著維持乾淨就好,反正多數時間都在山上,不必追求大富大貴,能穩定生活就夠了。」他說最近幾年很多事情都不太計較了,不執著,有時候吃點小虧也不介意,「但好朋友曾提醒我這樣有點濫好人,特別在工作領域裡不是好事情啦,這種改變不見得是加分。」總的來說,王晧瑜直說很滿意,也很喜歡被高山型塑後,重新長大的自己和現在的生活狀態。

一年當中超過2/3時間都在高山上,說王晧瑜是山人一點也不為過,好奇走在山上時他都在想些什麼?「山上和山下的時間感受不同,加上環境相對純粹,手機也沒什麼訊號,除了照顧隊員,多數時間我習慣跟自己說話。回想最近待人處事上有哪些好的習慣該持續,哪些不好的要避掉;問現在的自己和上個月的自己有什麼不同?問自己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南湖大山是我的老師

爬了十幾年的百岳,王晧瑜獨鍾南湖大山,然而這個獨鍾並非基於喜歡,而是南湖大山是啟動他與高山之間關連的開關,「大三那年夏天,我爬上南湖大山山頂,回望圈谷,看人啊、看山屋啊,都好小好小,還看到101大樓,我忽然意識到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台灣的樣子。比起這些拔地而起的群山,我們都只是灰塵。瞬間我頓悟了,雖然我無法以言語完整表達頓悟的內容,但我知道那一刻起,我整個人的價值觀開始有了不同,站到轉變的起點。」王晧瑜說至今他仍記得那刻的震撼,「講回家太矯情了,南湖山頂應該是我的人生導師,有空我就會回去看看他。」成為領隊,並協助許多團體登山後,王晧瑜看待山有了更積極的意義,高山環境裡的那些純粹,讓王晧瑜不斷思考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於是現在每趟行程,他都會帶領夥伴進行小小的入山和謝山儀式,一方面是整理大家的心情,但更深刻的目的是希望夥伴真實感受這塊土地帶給大家什麼,感謝大家能平安上下山,感謝高山讓大家看到各種景色。

問王晧瑜打算爬山爬到幾歲,「不必想這問題,當然是一直爬下去啊!」但回到嚮導身分,他倒是有個非常熱血的夢,「我的中長程目標是希望未來有一天我會失業,當台灣人爬山都不再需要找職業嚮導或領隊的時候,代表大家都可以自己去爬山,藉此認識腳下的這塊土地,這是我的夢想。」

圖片提供:王晧瑜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6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