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淨/沒有什麼磨合期,只有對或不對,第一眼不對時,就不用磨合了。

0
240

就某些面向來說,演員是天生的,表演技巧、肢體神情、腔調都還能透過學習補強,但角色性格能詮釋得恰如其分,卻關乎天資。在還沒成為學姊方芮欣之前,王淨早已證明自己注定是一個好演員,而走過伴隨成名而來的低潮之後,她的早慧,更是怎麼也藏不住。

2017年,王淨以《痴情男子漢》出道,兩年後憑藉著《返校》裡的「學姊」方芮欣入圍金馬56最佳女主角,一同競爭的呂雪鳳、楊雁雁、柯淑勤早已是戲精等級;隔年拿下第22屆台北電影節影后,這時,她才22歲。但在這之前,《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茉莉,或是更早前《鬥魚》裡的小燕子,王淨早已展現她掌握人內心幽微情緒種種和覺察的功力了。

光環帶來的低潮

《返校》為王淨影后加冕,叫好又叫座的成績也讓她成爲最年輕的億萬票房影后,一旦竄紅,自然成了從媒體到大眾追逐的焦點。這一波國片新浪潮的新生代演員中,說王淨是其中佼佼者大概沒人有異議。

只是伴隨成名而來的還有難以承受的關注,外界對她的期許,私人生活的被公開等等……這些曾讓她的身心理受到影響。「我一直以來不喜歡將私人的事搬上檯面講,有時候看到非事實的報導,也從來沒有回應過。」「原本以為時間會證明很多事情,但後來發現不回應,反而被當成是默認,才驚覺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子,那時的確很低潮。」

為了走出那段低谷,王淨勇敢正視自己內心,嘗試忽略掉外在的聲音,「你越放在心上,這些其實根本都改變不了,雖然我那陣子很糾結,心中滿腔委屈想要解釋,後來就覺得算了,與其跟這些人爭個是非,還不如走自己的路。」

她曾在一篇雜誌專欄上寫道,為了要做個大家眼中女藝人該有的「好女生」模樣,滿足外界的期待,她總提醒自己要有氣質、要表現得大器……但卻在一次回看自己的採訪影片中,覺得鏡頭前的表現盡是破綻百出,矯情又討厭,「那不是我該要有的樣子。」

「有些東西在第一瞬間不對時,它永遠不會對。」有人提醒王淨這是剛進演藝圈的磨合期,但她不以為然,「我認為其實沒有什麼磨合期,只有對或不對,第一眼不對時,就不用磨合了,但或許也是我不擅長去改變吧。」現在的王淨已經懂得取得平衡,在迎合別人期待的同時,也能迎合自己。

外套式短洋裝 by Louis Vuitton

那些情緒的出口

其實早在成為演員之前,王淨已經在另一個領域以另一種身分為人矚目。14歲那年,她以「菌菌」的筆名出版第一本小說《芭樂愛情》,兩年後寫了《蟑螂哲學》,她說文字對她的意義是滿足想像,日後成為演員時也有幫助,「我第一次在看劇本時就覺得很像在看小說,腦海中自然就出現畫面。」書寫及演戲兩種狀態很相似,她分享之前上過邁斯納的表演課,課堂的宗旨是要在一個幻想的世界裡創造出真實感,「我要在這不存在的時空裡,把自己丟進去,去體驗最真實的自我,而文字對我也是一樣的情境。」

王淨是個想很多的大女孩,她認同自己易感這一點,這特質讓她很能同理角色,卻也積累了不少情緒在身上,一開始她曾有過拉扯,「有一個表演老師曾跟告訴我,『作為人,要很珍惜自己的情緒,日常生活中,那些開心、緊張、害怕、生氣或不知所措,你要有一個情緒的抽屜,把這些情緒好好收起來,等到你哪一天需要用的時候,它們都會是你的寶藏。』」她緊記著這一點,難過時更要記得當下的情緒,下次演戲時就能用得到了。

情緒藏了很多,但王淨透露自己不太為了角色做功課,而是習慣接收當下的感染力,「我的個性是只要先預設好要做一件事,就會變得很刻意,演戲對我來說,不是光做筆記就可能感受,不管我在這邊演練幾次,到現場之後又會是另外一個感覺。」相對地她也不會讓自己在角色情境中沉浸太久。

「以前寫小說時,最多就是逼自己只能坐在那邊兩個小時,再久就不要了,沈浸太久就太過自溺了。表演也是,有時哭得太忘我,眼淚一直撲簌落下,但最後影像放出來,你並不會覺得那東西好看。適當的抽離,才能客觀的去看這個鏡頭是不是ok的。」

印花洋裝 by MSGM、高跟涼鞋 by Jimmy Choo

愛情是相互渴望

2021下半年王淨將帶著新作品,用不同的角色與大家見面,包含有改編自電影的影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以及鍾孟宏及九把刀執導的《瀑布》和《月老》。

在《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裡,她將與男星范少勳搭擋演出深刻虐心的戀情,好奇她私下的感情觀會跟女主角一樣勇敢嗎?她毫不猶豫地說:「我會耶!以前的我是比較衝動,可能也稱不上多愛,應該是愛的比較轟轟烈烈,多了點叛逆的成分,你們都說我不行,我就偏偏要行給你們看的感覺。」後來發現還是得要留點時間去觀察對方,感情還是實際一點才行。

王淨坦承自己不是會主動告白的積極派,好奇欲擒故縱對她管用嗎?「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我喜不喜歡這個人,我喜歡他的話,就算只花三天,我也可以跟這個人在一起了;我不喜歡的話,他花三年追我,我也不會答應。」這番回答像極了水瓶座。至於什麼樣的特質會打動她?她表示:「我以前喜歡個性相像的,但現在喜歡相反的,互補的個性比較能夠拉得住我,我喜歡讓自己平靜的人。」

她也堅信在一段關係上,伴侶間要能成為彼此仰望的對象,「兩個人要互相欽佩彼此,一定要互相崇拜,我也是帶著這種心念告訴自己,一定要成為讓對方崇拜的人,這是個動力,也能讓對方永遠對我崇拜並感到驕傲。」

採訪撰文/Nora Liu

攝影/HUNGYI HSIEH

造型/Wayne Wu

化妝/Yi Li @yml.makeup

髮型/哲立(Driven.by)

場地提供/不只是圖書館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6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