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軒洋/拍戲放空點比較好,太專注很容易陷在角色泥沼中。

0
229

朱軒洋,黝黑的肌膚,十足率性陽光的大男孩,2018年演出《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出道,2019年憑藉主演的電影《下半場》便入圍第22屆台北電影獎的最佳新演員及男配角,知名度因此展開。演技實力不容小覷的他,今年在2月上映的劇集《天橋上的魔術師》飾演愛耍帥的痞子阿派,真性情的耍壞演技讓人印象深刻,外界也紛紛關注起這位新銳演員。

採訪當日朱軒洋剛過完22歲的生日,兒童節出生的他保有一顆真誠的赤子之心,許下的願望就是希望身邊的人都健康。他說無論工作或生活,他總以當下的「感覺」去做衡量判斷的標準。他還說,每個演員都是獨特的存在,而他要成為最讓人過目不忘的那顆星。

Q:2018年出道至今進入這行有曾感到迷惘嗎?

我很常啊!常會不知道該怎麼去做好一個演員,也常思考我要怎麼演,才能對得起一個角色之類的壓力。雖然會有低潮,但我沒有感到後悔過,我認為時間可以渡過這一切,拍戲對我的好處是它能逼你去做出選擇,也能訓練調適心態的能力。

Q:接一部戲前,你會如何將自己進入角色狀態?

先從模仿別人開始是最快的,這是一個雛形,然後再慢慢去找到感覺,塑造出這個角色的模樣,當然我也會有主觀意識強烈的時候,也發生過內心的自己跟角色的性格矛盾打架,但這時候更要去理解角色為什麼會這樣,而不是去懷疑為什麼他要這樣?

Q:《天橋上的魔術師》被導演楊雅封為「天兵演員」,你怎麼看?

他封我是「天兵演員」,我封他是「天才導演」!

導演跟我導戲時,他講的東西我聽不懂,我就會照著自己的方式去做,反正呈現出來的畫面讓他滿意就好,不過私下導演對我很好,也給予我很多指教。

Q:前陣子剛拍完新劇《逆局》,可以透露為這部戲做的功課?

我在《逆局》飾演的角色是偵辦案件的菜鳥警察,這角色平常滿認真的,但會為了想要達到的事情,行事作風就會衝動莽撞,詮釋上我會盡量跟這角色做同樣的事情。

除了演員的基本功課,包含場次目標,這場戲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一點很重要,通常我都會用寫的記下來。另外武術訓練的佔比也滿大的,以及現場的心理調適。在拍攝過程中,飾演我隊長的銘順哥也幫了我很多。

Q:眾多新生代演員中,你認為自己最特別的地方是?

自然捲嗎?哈哈哈哈…

我是個很直接表達想法的人,雖然我講話和動作比較慢一些,拍戲時常常出神分心。但這多少也影響我在演戲時進入劇情的狀態,我覺得拍戲放空點比較好,太專注在做一件事情,很容易會陷在角色的泥沼裡。

Q:希望之後能挑戰什麼劇情或角色?

我滿想演風格很獨特的戲,例如都不用講台詞,用畫外音的方式,然後我來詮釋角色的一舉一動,像是《同學麥納絲》這樣,自己演自己講,我覺得滿有趣的,很想挑戰看看。

Q:私底下的生活都會做些什麼?

前陣子拍完《逆局》後,我就去了趟墾丁度假,還體驗了浮潛,滿好玩的。

平常我的生活很單調,除了工作之外,睡覺的時間最多,然後吃飯、看電影,有時間的話會去打球、游泳。說到這裡,拍戲對我來說最難過的就是沒有辦法一直運動,有時候一天下來拍十幾個小時,回家根本沒有力氣,只能說有得必有失。

Q:你平常的紓壓方式是什麼呢?

我是一個很愛吃的人,工作時也不例外,對我而言,好吃的東西是劇組非常重要的關鍵。

我很喜歡吃火鍋和燒烤,我賺錢就是為了買吃的!我也不太會去購物,我的物慾非常低,平常也不會買衣服打扮,穿得自在舒服就好。

Q:能分享一個你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我超討厭吃香菜和芹菜,這應該算是我的地雷吧,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式把它混進食物裡,我都能馬上分辨出來;另外生魚片我也不行,上次跟朋友聚餐去吃生魚片,結果朋友吃不完的,我就通通把生魚片拿去煮熟吞下肚。

Q:追求女生時,你會像《天橋上的魔術師》阿派那樣積極嗎?

我是一個滿怕麻煩的人,能講清楚就講清楚,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可能是牡羊座吧!我不覺得阿派追求的企圖心很強,我覺得他只是做他該做的事情,只想把這件事做好,這點我跟阿派就滿像的。

Q:在《下半場》跟《天橋上的魔術師》皆演出深刻的兄弟情感,那私下你與兄弟相處的真實面是?

跟《天橋上的魔術師》的互動滿像的,只是我平常不會很密集跟朋友訊息聊天,見面時話才比較多,然後大家一起講幹話。他們會給我一些作品上的意見,覺得演得不好也會很直接跟我說,這樣滿好的,代表我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採訪撰文/Nora Liu

攝影/HUNGYI HSIEH

妝髮/簡偉文@美少女工作室

服裝提供/Thom Browne

場地提供/Locker Room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6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