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春艷/自溺是一趟自我療癒的過程

0
230

三月才剛結束迷你巡迴的春艷,怪咖又帶著ㄎㄧㄤ的形象,讓他走出獨特的個人風格,距離上次發個人專輯相隔了六年之久,28歲的他笑說「雖然沒有年少得志,但也算是大器晚成。」

專輯文案寫道:「照著曲序一口一口吃下去,你的四肢百骸會鬆掉、會化開,你會更喜歡自己,不用把社群軟體刪除,也不再感到痛苦,因為你得到了一顆感恩的心。」第一首〈小石頭〉是春艷刻意的安排,「這是一首很明亮、很活潑的感覺,想將它放在第一個曲目,我想讓聽的人第一印象是感覺輕鬆的、快樂的,然後再漸漸把你帶入地獄..哈哈哈,特別是在聽到第四首〈It’s 2020〉之後,將進入更深層、黑暗的世界。」

專輯名叫《感恩的心》,但歌曲中的意涵並沒有名稱那樣正面,說起來,算是正面、負面綜合在一起的綜合體,他形容就像「太極」這個符號,黑色裡面有白色,白色裡面又有黑色,好的東西可能會參雜一些陰暗面,但壞的事情也會帶著光輝。而專輯封面也體現出這樣的感覺,充滿各種繽紛的元素,有新生嬰兒代表的希望,另一頭卻又是火災肆虐的猖狂,矛盾又衝突,而這往往就是你我在2020年面臨的真實人生。

「2020年發生了很多混亂,但也有些許好事發生,這是很複雜的意念,希望大家不要用肉眼去評斷事情的好壞。」反思一切事物帶給自己的感受,這是春艷錄製這張專輯最大的體悟。

去年遇到了疫情的攪局,也影響了他發片的步調,春艷坦言的確內心有受到影響,迎接一堆考驗的同時,也讓他更冷靜沉著地去做好每件事情,如何調適心境上的變化?他直言就是睡覺!「我壓力大的時候,我幾乎都會選擇睡覺,躺在我家沙發,然後把貓咪轉過來抱著睡,很紓壓。」

他前陣子和製作人及一票好友去爬山,沒想到這過程也爬出了新的體驗,「我那時候爬了七、八個小時,從大直那邊爬到擎天崗再爬回來,原本想說爬山應該很輕鬆,就帶著個背包隨便穿就去,結果沒有想到是一段很艱難的旅途…」他繼續說下去:「爬五個小時後我發現我完全ㄍㄧㄥ不住,快要受不了,走路越來越慢,身邊的人一直問我需不需要登山杖,我那時候想說『不要啦,謝謝你,我靠自己就好。』但後來真的快不行,一拿登山杖簡直不得了,它讓你在超陡的坡爬起來像在走平地一樣。」

從這次經驗得到頓悟,「那時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體力對於爬山這件事其實還好,更多的時候是在爬你的意志力;雖然一直在走路前進,但前面看似是一段沒有終點的路途,過程中會有很多自我懷疑湧現在腦海中,這點就跟創作滿像的。」於是他創作了這首〈麻煩你了喔〉。「你讓別人幫一下,可以增加整體的效率,大家都可以快速向前。」他說。

創作的靈感,通常是在他最難過,或是太想要得到一個東西,卻得不到的失落感等種種情緒湧現,專輯裡有很多首歌都帶著這樣的心情。〈深深地接觸〉是寫給媽媽的歌,與媽媽兩年多未見,深刻的親情能在這首歌裡被挖掘;而和金曲新人持修合作的〈魔法boy〉,提到合作後的心得,他偷笑說:「持修看起來很簡單,但其實滿複雜的。」也大讚持修的聲音很迷人,兩人還因此私下成為愛打電動的朋友,提到自己想擁有什麼魔法?私下愛開車的春艷笑說:「我想要全世界最頂尖的開車能力,那是我認為永遠得不到的!賽車對我而言就是個魔法。」

<感覺>是Leo王得到金曲獎之後,很開心所寫下的歌,「後來我仔細看這歌詞,有一點悲傷的成份在裡面,好感慨我們走了好長一段路,一路上很多人出現、很多人消失,但我會帶著那些消失的人的心繼續走下去,這是一種感動的情緒。」他自認很容易沉浸在情緒裡,很自溺,「明明可以不用去想這件事,但我就會讓自己去聽一些悲傷的音樂,唱歌一整天,然後那天過完後,我就覺得超棒的,是一趟自我治療的過程。」

無論是談話,或是專輯的曲風,都讓人發現到春艷變得不一樣了,變得更柔和了。

25歲以前的春艷個性很自我,「我表面上會聽別人說話,但內心只相信自己,從小被嘻哈音樂洗腦太深,很多唱嘻哈的人都在太惡劣的環境下長大,在那種環境下你真的要很相信自己才有辦法生存,我從小就在那樣的環境,太嘻哈中毒了。」

直到後來遇到了更多厲害的音樂人,也觀察到主流音樂的運作模式,突破了他自我設限的框架,與製作人A2dac錄製專輯的過程,也讓他漸漸卸下心房,更容易向別人展現他真正的想法。

當然在這走出來的過程中,也有自我矛盾、打架的過程,他的心裡也會納悶,「我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夠嘻哈?不酷了?」但現在的春艷,褪去強烈的自我意識,希望用更溫和的方式,讓更多人去喜歡嘻哈音樂。

春艷4月9日將在FINAL舉辦一場「春天裡の一場艷遇」,粉絲們可不能錯過!

春天裡の一場艷遇 @春艷
時間:2021.04.09(23:30~)
地點:FINAL Taiepi(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 249 號 B1)
票價:$500 新台幣
活動細節:春天裡の一場艷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