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霈/愛自己很簡單,從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開始,你會慢慢感受到變化。

0
346
印花蕾絲洋裝、復古手環與項鍊,all by Gucci

一踏入拍攝場地,李霈瑜(大霈)見到我們即刻露出爽朗的笑容,陽光底下她原本大大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時不時開話題和大家閒聊,讓一早還有點睡眼惺忪的我瞬間振奮了許多,我心想,這就是大霈的魔力吧,她的身上自帶一股療癒的能量,彷彿《消失的情人節》劇情裡時間靜止般,煩擾消散無形,與她愜意地聊一整個下午。

從模特兒出道,而後主持潛水行腳節目《水下30米》受到矚目,並在2019年拿下金鐘獎生活風格主持人獎;2020年更是她大躍進的一年,首度挑綱演出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女主角楊曉淇,自然不造作又少根筋的演技擄獲觀眾的心,更一舉入圍金馬獎女主角,頒獎典禮上,大霈帶著自己擔任主唱的樂團「瘦瘦英雄」首度站在螢光幕前,當晚立刻被網友封為「全能女星」,一舉站上她出道至今的全新局面。

持續不斷的功課

大霈很斜槓,模特兒、主持、創作歌手和演員,若說《消失的情人節》堅定了她演員的道路,主持節目《水下三十米》就是她打開感知的關鍵,這兩者看似截然不同的表演身份,但她說本質上卻是互通,「就是收跟放。」

「主持人是很辛苦的工作,必須得呈現出最真實的樣子,我是從《水下30米》才理解原來主持不能只靠臨場反應而已,不是只會講話就能當好主持人。」大霈說主持人不僅要有完整的內容跟想法,還得強調個人特質。剛接下節目時,她對大海一點概念也沒有,更遑論潛水的經驗,至於和素人來賓對談的橋段更一度讓她再三摸索。

成為一位好的主持人的折騰與磨練,隨著時間也轉化為她演戲的收穫,「我後來發現這些都是綁在一起的,我在主持時面對鏡頭的自在,能幫助我在拍戲時不容易怯場,例如我在演楊曉淇搞笑的時候,旁邊一堆工作人員在看我表演,其實壓力非常大,但因為有主持的經驗,讓我學會如何在鏡頭前演得自在。」

《消失的情人節》讓大霈吃盡了苦頭,她坦言接演後真的跟當初想像不同,「當時心想以我主持人的臨場反應驚艷,演電影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演出功課,後來才發現完全是兩回事。」

後來大霈才發現原來一個演員的功課,應該是一個持續性的過程,「每一場戲不是只是背好台詞而已,要知道這個人遇到這樣的狀態,還會保有什麼樣的特色。」於是在演《消失的情人節》楊曉琪時,她努力調整說話的節奏,展現出急性子的性格;另一部同樣刻畫小人物的劇集《大債時代》,她飾演的周詠晴則是極度壓抑的悶葫蘆,她將揣摩角色視為一種遊戲,看你要如何把角色的特質抓取出來,這過程對她而言相當有挑戰與成就感。

「當了演員之後,你必須要打開很多觀感上的東西。」她不經意地說著可能自己是個感性的巨蟹座吧,「我的共感力隨著年紀變得更強,所以很適合去做藝術領域的工作,雖然有時候負能量也很容易進來。」

荷葉邊背心襯衫、高腰皮革短褲 both by BRUNELLO CUCINELLI

解除問題的勇氣

《消失的情人節》是2020年金馬大贏家,首次入圍女主角的大霈知名度也隨即大開。在眾多人關注之下,接踵而來的壓力是否影響了生活,尤其她給人的形象總是那麼開朗、陽光正面,她對此頗有感觸地說:「《消失的情人節》從去年上映、一直跑宣傳再到入圍金馬,我從19歲入行到現在也13年了,心裡一直渴望著這一天到來,但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反而帶給我的是更多的責任。」

大霈說知名度變高後,認識她的人也變多了,「這當然是件很開心的事,但壓力卻加總在我身上,要求自己在專業上有更好的表現。我會給自己壓力,也是認知到並沒有其他人能幫我承擔,到頭來都需要自己面對。」這讓我想到曾在網路上看過一句話,「當問題來了,若你沒有勇敢地去解決,它一定會一直出現,直到你學會這項功課為止。」套用在大霈的回答更是如此,努力的人,才能在演出上看來毫不費力。

大霈紓解壓力的管道,除了與樂團團員一起創作音樂,最近也親手製作手工皂,為她關於環保的理念盡一些心力;而她養的狗狗「波波」,是她身邊最溫暖的小天使,「我從動物身上感受到用不完的愛,牠永遠都會用最正面的方式來對待你。」

慶幸遇到大「磨」王

出道13年以來,大霈形容自己是個逆來順受的人,對工作相當認命,無論是從主持到後來的演戲,一路走來面臨過很多關卡,回想這一切,她吃了口蛋糕,從容地說:「現在若有人說他遇到生命中的大「磨」王,我都想說恭喜,這很難得耶!」

她說大「磨」王是折磨,但也是個祝福。當接受了這項挑戰,也是認份去執行這個任務,好的特質會隨著碰撞自然地被磨了出來,「後來,你會發現自己做得到,這些能力是可以被激發的!雖然那過程很痛苦啦,誰不喜歡在舒適圈呢?」

至於大霈此刻遇到的「大磨王」是什麼呢?「好像不管怎麼樣,最後遇到的大磨王都會是自己吧,如果是外在的要求,可能就是認份面對或是轉個念。我覺得別人一定認為你可以做到,才會去要求你啊!我後來覺得沒有被要求的人,才真的很可憐,代表對方對你沒有任何期待。」她停頓半餉後說:「如果一直磨你,一直逼你,你會再出彩、再出彩,那你被逼是幸運的,同時也要相信正在做的事情。」

32歲開始嚐到走紅的滋味,對於大霈而言一點也不嫌晚,「我很相信命跟運,會發生就會發生,來了就去接受它。」大霈回頭看20歲還在摸索的那時候的自己,「30歲是女人最美好的開始,更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這是自信感的來源。」

人心的改變,有時是經歷某些關係的結束成長而來,但結束並不等於失去,或許迎來的是嶄新的自己,大霈也是從過往的失去中學習而來,「以前一直聽別人說,你要愛自己,才會有人愛你,我是這幾年才理解這句話的重量,照顧好自己之後,你會變得很喜歡自己,因此更有自信,整個人變得更亮,我想這就是我的轉變吧!」

如同《消失的情人節》的一句經典台詞,「你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有人愛著你!」但她更認定不管有沒有人愛著,都要好好愛自己,「愛自己很簡單,從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生活開始,慢慢地可以感受到到變化。」說到這她不忘再補一句:「人生太短了,一定要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這就跟健身練核心一樣,核心練不好,你做什麼動作永遠都會東倒西歪。」聽到這裡,我終於能理解大霈身上那股溫暖的療癒力從何而來了。無論如何,我們都記得愛自己吧!

採訪撰文/Nora Liu

攝影/HUNGYI HSIEH

造型/Wayne Wu

化妝/JimyWu (Backstage)

髮型/Spud Tan(ZOOM Hairstyling)

場地提供/2J CAFE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5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