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格麗BAROCKO頂級珠寶登台 彩寶藝術大師揮灑巴洛克魔法 色彩光影變身驚奇珠寶藝術能量

0
144

BVLGARI寶格麗BAROCKO頂級珠寶展來台盛大展出,共展出超過300件、總值近新台幣60億元的頂級珠寶暨腕錶作品,其中包括了價值逾新台幣3億、產自Muzo礦產的稀世30.46克拉無油且呈色濃郁完美的矩形切割哥倫比亞祖母綠,重量級92克拉無燒處理的甜麵包山形切割斯里蘭卡皇家藍藍寶石裸石,以及精采絕倫色澤濃郁的14.16克拉莫三比克紅寶石與7.02克拉、緬甸Mogok礦產的珍稀紅寶石,充分體現出寶格麗身為彩寶藝術大師的美名與品牌掌握珍稀彩寶的地位,同時也盡情展現巴洛克藝術的富麗堂皇與寶格麗珠寶的熱情奔放。

羅馬,是寶格麗無盡靈感的來源,亦是形成17世紀的巴洛克藝術的發源地。寶格麗承襲希臘羅馬2500年歷史文化,巴洛克藝術當然也深植於寶格麗的創意基因之中。寶格麗珠寶大膽無畏的色彩美學、戲劇張揚的分量感、激發歡愉的創意設計,無一不是巴洛克藝術的具體呈現。本次來台展出的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以驚奇(Meraviglia)、色彩(Colore)、光影(Luce)三個面向,詮釋屬於寶格麗的巴洛克珠寶藝術。

寶格麗本次邀請到品牌代言人蔡依林演員施柏宇擔任活動嘉賓,一同歡慶寶格麗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璀璨登台。品牌代言人蔡依林首先以BAROCKO系列Sapphire Lace頂級藍寶石與鑽石項鍊、Sapphire Drapery頂級藍寶石與鑽石耳環、藍寶石與鑽石戒指與 SERPENTI VIPER Blue Color Wave珠寶腕錶亮麗現身,完美演繹BAROCKO頂級珠寶的璀璨華美;另一套作品蔡依林則選擇BAROCKO系列Emerald Star頂級祖母綠、珍珠與鑽石頸鍊,搭配同系列頂級祖母綠與鑽石戒指與SERPENTI Misteriosi 頂級白K金祖母綠珠寶神秘鑽錶,詮釋寶格麗被稱作「彩寶之王」的美譽,舉手投足更散發時尚大器的迷人風采。演員施柏宇則配戴OCTO ROMA Carillon Tourbillon鐘樂報時陀飛輪腕錶,加上鑽石與縞瑪瑙胸針的點綴,為整體造型增添成熟男性韻味,體現現代風格魅力與精緻製錶工藝的完美結合。

MERAVIGLIA 大克拉寶石帶來的驚奇戲劇張力

Meraviglia在義大利語為「驚奇」之意,巴洛克藝術常以繁複的裝飾與線條,引起人們的驚奇感。以巴洛克時期流行的2種繪畫:大師卡拉齊(Annibale Carracci)奠定基礎的巴洛克風格穹頂壁畫,以及卡拉瓦喬(Caravaggio)帶起的宗教風俗畫為例,畫中強烈的戲劇張力,往往引發人們心中的激情;巴洛克風格建築中繁複的裝飾線條,與彷彿無窮無盡堆疊組合的幾何形狀,令觀者不禁沉醉讚嘆,崇敬不已。身負「彩寶藝術大師」美名的寶格麗,經常應用大克拉數的寶石,以及為襯托寶石之美的豐實分量設計,也令人驚奇不已,讚嘆大自然的孕育能量,以及人類的鬼斧神工,竟能達到如此臻美境界。

此次來台的BAROCKO頂級珠寶,有為數不少的大克拉祖母綠作品,而寶格麗之所以為大師的頂尖之處,在於一次呈現多樣化的切割與設計。Emerald Star 鑽石、祖母綠與珍珠項鍊靈感源自巴洛克建築大師博羅米尼(Borromini)的巨作之一:聖依華堂(The Sant’Ivo alla Sapienza),寶格麗運用曲線的三邊型鑽石排列、珍珠、與排鑲的祖母綠,表現出聖依華堂的類星型結構,與多重幾何圖形獨對交錯交疊形成的內部拱頂線條,最終以垂墜鑲嵌7顆總重達145.75克拉的祖母綠作結,形如鵝卵石。

Mosaico鑽石與祖母綠項鍊亦承繼巴洛克藝術中常用的幾何圖形,由倒三角形逐漸增大成六邊形的設計,展現寶格麗工匠的精湛工藝,更難能可貴的是鏤空的六邊形鑽框中央鑲嵌的19顆祖母綠,全是祖母綠中少見的圓形明亮式切割,總重近30克拉,最大的一顆為5.30克拉,天然色調相近到可以鑲嵌成鍊,非常稀有,是藏家都不會錯過的珍品。

Illusionism 鑽石與祖母綠項鍊的7顆祖母綠圓珠主石總重超過50克拉,鑲嵌在多種幾何圖形的圓圈當中,圈與圈之間是由鑲滿鑽石的蝴蝶結飾連結,讓人聯想到了聖安德烈聖殿(the Sant’Andrea della Valle)的穹頂,製作工藝之繁複,需工匠超過900小時的功力。Cupola鑽石與祖母綠耳環以2顆各重7.88克拉與8.07克拉梨形切割祖母綠為主角,搭配不同切割的鑽石與祖母綠,鑲嵌出巴洛克風格的倒三角裝飾與曲線動感。

碩大的藍寶石亦是此次展出焦點,Blue Fantasy鑽石與藍寶石項鍊視覺焦點在於中央重達47.57克拉的斯里蘭卡枕形切割藍寶石上,不只展現最出色的光透感,也保有濃郁的矢車菊藍,令人聯想起巴洛克雕塑家、建築師與畫家柯爾托納(Pietra Da Cortona)於巴貝里尼廣場(Palazzo Barberini)宮殿長廊拱頂所畫的《神意的勝利》濕壁畫。鍊身鑽石與藍寶石相對比,線條動感,多元的切割和虛實空間不停交錯,彷如畫中人物騰空飛去的動感。為達成此動感視覺,採用古老的The Chalk Mould珠寶技法,耗費800小時製作,工匠並且根據模具的花樣,鑄造單一零件,鑲嵌寶石,再一一組裝,打造出份量、韻律與和諧感,也因此打造出不同以往的立體層次感,為作品注入動感的生命力。

Sapphire Lace鑽石與藍寶石項鍊以28.11克拉緬甸橢圓型切割藍寶石為主角,多重幾何圖形組成的項鍊,反映出巴洛克時期浮誇的衣飾風格,洋裝多採低領口設計,女人通常會佩戴蕾絲領裝飾頸部。以鑽石織成的鍊身,異常輕盈,宛如第二層肌膚,流暢的幾何形狀與點點鑽光帶出藍寶石如大海般深邃的色彩,以及如天鵝絨般優雅。工匠共花了超過900小時,打造適稱的比例,使碩大的寶石得以愉悅優雅的姿態展顯。

最特別的是,Treasure珍珠與鑽石Monete古幣項鍊應用寶格麗著名的古幣元素,一枚西元前336-323年馬其頓王國亞歷山大三世頭像的銀幣,宛如寶石般被鑲嵌於正中央,鑲鑽的四邊形邊框與鑲紅寶石的菱形,呼應巴洛克融合多元幾何圖形的設計。Monete古幣項鍊以往多搭配粗金鍊,在BAROCKO魔法揮灑下,改搭配由圓鑽、Akoya珍珠與密鑲寶石的尖錐狀部件製作的項鍊,連成具有韻律的動感視覺,完美詮釋巴洛克的華麗風格。

LUCE 光線創造的巴洛克魔幻時刻

巴洛克建築與雕塑大師貝尼尼(Bernini),於勝利聖母堂創作的《聖泰瑞莎的狂喜》雕塑,為巴洛克雕塑藝術光影應用的極致表現之一。教堂宛若劇場,雕塑的位於中央「舞台」上,「演出」的是天使將象徵上帝之愛的箭刺入她心臟的那一刻,自然光透過教堂頂的玻璃窗射入,宛如聖光,與鍍金的青銅束相輝映,更強化了聖泰瑞莎蒙受恩典時感到的心臟劇痛與隨之而來喜悅的戲劇效果。寶格麗以此為靈感創作K金鑽石項鍊,完美地將大師雕塑傑作濃縮於頸間。

巴洛克時期繪畫巨匠卡拉瓦喬(Caravaggio)發展出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以光影的對比展現出凝聚的戲劇張力,引發人們的讚嘆。Hypnotic Chiaroscuro縞瑪瑙與鑽石長鍊就以此為靈感發想,打造出明暗對比,縞瑪瑙彷若黑色的畫布,而不同切割的鑽石反射出變化多端的璀璨光芒,大膽前衛又充滿個性,詮釋出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中所蘊藏的ROCK精神。

COLORE 大膽揮灑色彩引發的歡愉

巴洛克時期的人們喜歡穿與眾不同的服裝,以展示財力與社會地位,因此對開發布料的織品商來說,布料之於他們,正如空白的帆布之於畫家,是盡情揮灑色彩與圖騰的場域。身為彩寶藝術大師的寶格麗,一直都是彩色寶石最大膽的玩家,勇於打破規則,Juicy Exuberance鑽石與彩寶項鍊將一般會當主石各個單獨鑲嵌的大顆彩色寶石,包括31克拉的紅碧璽、2顆共重50.40克拉的拓帕石、10.82克拉的黃水晶與16.32克拉的紫水晶齊集匯聚於一條項鍊上,大膽活潑的配色令人心情愉悅,佩戴上身的那一刻,狂喜更是油然而生。

Festa紅碧璽、紫水晶與鑽石項鍊,靈感源自法爾內賽宮長廊(Galleria Farnese)穹頂上,由卡拉齊(Caracci)繪製的《眾神之愛》濕壁畫,將巴洛克藝術虛實交錯的的特色發揮至極致。寶格麗設計了一條如圍兜般的項鍊,結合了長廊拱頂建築上的雄偉感,與巴洛克豐富細膩的細節裝飾感,以鑲鑽的金屬線條表現,串上紅碧璽與紫水晶圓珠,展現富麗的色彩印象。項鍊均為單獨的部件鑲嵌,非常柔軟服貼,但依然保有結構感。

寶格麗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盡現巴洛克藝術的華麗、繁複、光影,令人心醉神迷,沉浸於美妙的幻想之中,而這正也是寶格麗創作BAROCKO頂級珠寶系列的起心動念,為被疫情籠罩的世界,帶來歡樂的正能量,感受生命的美麗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