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柏宏/我想堅持水瓶座的叛逆過人生,但也想追求純粹日常的戀愛。

0
2331

最近很常看到林柏宏,當然是隔著大銀幕和小螢幕看到他——《怪胎》、《杏林醫院》、《大債時代》,還跨刀演唱青虫樂團單曲〈無你的故事〉並演出MV;接下來還有陸續將於今年上映的《火神的眼淚》、《青春弒戀》、《2049—完美預測》和《媽,別鬧了!》,說他是現下台灣主流男演員確實是當之無愧。只是我們總也只是透過一個個角色看到不同的林柏宏,離開片場後的他,出道至今幾乎0緋聞,也幾乎不曾因為私人生活上過媒體版面。如果影子總是伴隨陽光現身,那麼我們能不能在他那總是陽光的燦爛笑容裡,看見站在影子底下的另一個林柏宏?

也忘了當時哪來的念頭,人人家家具皆歡樂的跨年時刻,我自己一個人跑去電影院看林柏宏主演的鬼片《杏林醫院》。買票時刻意看了簡介,我對劇情多少有些想像,當然出道14年第一次演恐怖片的林柏宏對我來說也是個賣點。「如何在滿滿是人的片場空間中假裝四下無人,還得表現出對於無形力量的懼怕與恐慌,並將這張力放大到足以說服銀幕前的觀眾,對我來說是出道以來最大的挑戰。」林柏宏說至今最受震撼的鬼片,依然是李心潔主演的《見鬼》,「看完後很長一段時間不太敢搭電梯,每天刷牙時更不敢照鏡子,只能低頭盯著洗手台直到走出廁所。」

恨意反而容易放下

說到底,《杏林醫院》作為一部恐怖片本身的套路是能預期的,但最讓我驚嚇的反而是劇情顯現出的核心:原來人的執念不但可以如此之深,甚至還能轉化為超越時間和空間,並且是帶有怨懟的意識與壓迫。「這部電影很大部分是在說,當一個人內心的牽掛持續一段時間之後,可能會變成一種怨恨或嗔念。學習放下更重要,很多時候放下不見得是為了原諒對方,而是為了放過自己,善待自己。」林柏宏說若一個人生性固執,更容易陷落這種執念而難以脫身,我忽然想起由愛生恨這四個字,如果因為愛而受到委屈卻無處宣洩,又該如何輕鬆說放下?「所以我常覺得純粹的恨,反而才容易被處理和放下。」「還有另一種可能是當得不到自己很想要的東西時,會認為自己不夠好,開始責怪自我,陷入自我否定的深淵,久了也會變成一種執念。」

林柏宏說起這些演出《杏林醫院》帶給他的體悟時,神情嚴肅而若有所思。我一邊訝異著原來鬼片也能帶給一個演員如此深沉的思考,一邊也訝異著原來看來開朗到大而化之的林柏宏,竟是思緒奇多峰迴路轉的人,對此他忽然搬出星座命盤認真解釋,「我太陽星座在水瓶啊,水瓶座永遠會有想自己一人躲起來的時候。」他自揭祕密地說躲起來或走路時,常以第三者角度和自己說話,有時是討論事情,有時是單純反芻正在思考的問題,有時是準備晚點和經紀人開會的內容。看著我滿臉驚奇,林柏宏笑著說他可是真的發出聲音和自己說話,「我是聽覺型的人嘛,一定得發出聲音。幸好大家現在都戴著口罩,沒人會發現我正自言自語。」

不過,林柏宏一開始並不是個習慣想這麼多的人。

野鴨綠雙排釦寬肩外套與雙層棉質長褲、野鴨綠BEAK小牛皮抽繩腰包,all by Bottega Veneta

世界好大人好多

「我原來是個胸無大志的人。」也不是立志當老師,只是選填志願分數剛好落到師大化學系,那就去念吧。即使2007年參加《超級星光大道》也是出於愛唱歌的興趣,雖然有了踏入演藝圈的機會,但還不到20歲的他全心想的依然是務必順利畢業,接著跟多數師大畢業生一樣,等分發後當個好老師吧。

直到遇見導演傅天余,兩人聊著聊著,傅天余忽然開口找他當自己首部劇情長片《帶我去遠方》的男主角,「當時非常驚訝,我完全沒學過表演啊!」將近一年的拍片前置期,傅天余帶著他上表演課、讀劇本、看書看戲,一步一步地為成為男主角阿賢做準備,殺青後他回想這過程才豁然領悟「原來這就是拍戲,這就是成為一個演員的感覺啊!我還蠻喜歡的啊!」因為這個蠻喜歡,林柏宏毅然踏入戲劇圈,儘管初期因為不是科班出身而有些沒自信,但接續不斷的演出機會不斷推著他面對這一切,「想想我很幸運,碰到的導演和演員前輩都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用自己的方式讓我成長。」

野鴨綠雙排釦寬肩外套與雙層棉質長褲、野鴨綠BEAK小牛皮抽繩腰包,all by Bottega Veneta

出道12年,經歷將近50個角色的磨練,還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林柏宏卻不若其他多數演員般,認為自己透過戲劇得以體驗各種非常人所及的人生,因而看透人生,「我越來越確定一件事情:隨著演出越多,我越是看不透這整個世界。因為這些角色,我認知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存在,每個角落隨時有我意想不到的人事物正在發生。」他說蠻多角色常會讓觀眾心裡好奇並且質問:為什麼這個角色會做出這種行為啊?「但這整部電影,不就在解釋這個為什麼嗎?透過劇情剖析這些行為背後的動機,這個角色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些非尋常角色性格的揣摩,讓林柏宏一次又一次地學習什麼是包容和尊重,遇到和自己選擇不同的人並不急於批判對錯或否定動機,「這反而激發出我對人的好奇心,世界很大,我們都要接受每一種可能性和存在。」隨著這些體悟越深刻,也因為這個對於人的多樣性的好奇,林柏宏逐漸喜歡這這種隨時能進入思考狀態的感覺。

當我們提起「想很多」這三個字時,時常帶有正反並陳的意味。好的是指這個人考慮周延,心思縝密,不好的是指這個人未免杞人憂天,自尋煩惱。林柏宏說自己不是悲觀主義者,「不過我確實會為了每一個可能的發生,盡力做好備案,特別是工作上,我完全不想面臨措手不及的變化。」為了避免任何失誤,林柏宏每演完一部戲總是回想過程中哪裡做得還不夠,有沒有比上一個角色更進步,「我是那種相信努力一定會有收穫的人。」這種人生觀立刻讓我聯想起好學生這三個字,他大笑坦承自己不好意思說,也虧我幫他講出來了,「確實有些導演和前輩曾說我像好學生,但我沒多逼迫自己啦!只是不想停滯而已。」表演工作上當個好學生演員絕對必要,然而個人生活裡若也這麼逼自己,大概過得很辛苦吧?

我想一直演到80歲

立體猴子上衣 by Louis Vuitton

「以前常提醒自己既然是個藝人,應該符合大眾對於藝人或演員的觀感、想像和期待,做什麼事情都擔心觀眾會不會喜歡我?會不會覺得我沒一個演員的樣子?」「幾年下來逐漸察覺自己被這身分認定困住了,刻意把自己塑造成某個樣子,個人生活因此陷入混亂不明的狀態。這幾年我開始學著釋放與放鬆。」只是原本如此在意外界觀感的他,難道不怕做自己反向帶來的暴露真我嗎?他說既然人人都知道世界上沒有完美,那缺點和不足也是自然,又何必害怕人們看見呢?他說做自己進而發掘自己的過程中,最痛苦的反而是必須面對缺陷的一面,「甚至有些黑暗或不堪,都沒想過會如此痛苦。」聽起來蠻自虐的吧,林柏宏停了幾秒後淡淡地說,一方面讓自己生活過得比較自在,不再處處自我侷限;另一方面這轉變竟也成了表演能量的養分,想想似乎也就沒那麼苦了。

剛過完33歲生日的林柏宏,在舞台上從大男孩長成了男人,他說想這樣一路演到80歲,因為演員對他來說不是身分或職業, 而是一種熱情和渴望。只是才33歲就演足了快50個角色,究竟還有什麼類型的戲劇能讓他感到興奮和期待?「一部沒有複雜的情節、架構和特效,只談論愛情純粹面向的戲。」愛情戲?這答案讓我驚訝地反問他,難道東西方的愛情戲都還嫌不夠多嗎?林柏宏說關於愛情和愛情戲,你我都有既定的想像,就如同他年輕時也認定談戀愛就得轟轟烈烈、甜甜膩膩,但有天和朋友聚會時,忽然聊起有人會因為喜歡或曖昧中的對象,是否按了自己社群發文的讚或留言,因此感到開心、失落甚至難過,「不管按讚或留言,都是很短暫隨手的舉動,但原來這就是現代人曖昧或戀愛的形式嗎?」如果一個讚、一則留言、一段Line的訊息都可以是愛情,那一個眼神、一句話也都能是愛情,「你不覺得這種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舉動,雖然細膩而微小,但一個個堆疊起來成為日常的一部分時,卻非常浪漫嗎?」

迷霧白鹿皮短袖襯衫式上衣與鋪棉長褲,both by Bottega Veneta

聽著林柏宏的愛情分析師觀察,我也開始思考關於愛情的種種模樣,愛情很普遍,每個人都各有感受和樣態的渴望,但回溯關係裡兩個人最初的情愫萌芽,通俗地說是即所謂彼此電到的瞬間,確實都源自一個不經意的舉動,「有時候一個眼神就能天雷勾動地火了。」林柏宏說這過程好迷人啊,他總是容易被這類細微的情感交流深深感動,我反問他是否也正是他理想中的愛情狀態,他回了我一個應該是帶著肯定意味的大笑。

提到了生活,林柏宏忽然接著聊起關於40歲的人生想像,「希望40歲時,我還能對世界保有好奇心,別把一切當成理所當然,也不要認為自己活到這年紀什麼都懂了,就不願意和新世代的人事物對話。」他有坦承有時候會刻意提醒自己不保持舊思維,不要抓著幾年前的自己不放,不想40歲時成了自己討厭的那種大人,「水瓶座是很叛逆的,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叛逆下去。」

迷霧白鹿皮短袖襯衫式上衣與鋪棉長褲,both by Bottega Veneta

傷痛其實都還在

他說幸好距離40歲還有好幾年,我說那不如談談2021的願望吧!「我一直習慣規劃所有事情,也希望能控制很多局面,但這好像太累也太束縛自己了,我希望2021會是我失控的一年,試著接受有時候感性能多過理性,接受各種突然的可能性,我才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失控這個詞基本上帶著強烈的未知,也意味必須面臨後續的可能損害,林柏宏說自己不是個輕易屈就現實的人,有時候大家說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偏不妥協,非得花力氣時間證明我可以做出另一個樣子,「跌倒或受傷都沒關係,這無關輸贏,而是證明自己。」

能說出受傷也沒關係這幾個字,可是得有巨大的決心和勇氣,我問林柏宏這也包括愛情的傷痛嗎?「情感上的傷很痛苦,我會放在心裡蠻久的,你說害不害怕,會害怕,但我還是得接受啊。」

西裝外套、蕾絲襯衫、Valentino x Levi’s丹寧褲,all by Valentino

蠻多人總是拿時間能讓傷痛被遺忘這樣的話安慰人,但對林柏宏而言,情感的傷痛無法被遺忘,只是你有沒有去看它而已,「觸碰它就還是會痛啊!」林柏宏正逼著自己學習不要把過往的經驗,放在新對象的身上,他強調這樣太不公平了,「我也不希望對方這樣對待我啊!」

不過說起來,林柏宏也正逼著自己在愛情上能失控一些,「希望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樣過度敏感,這會把對方嚇跑。我是一個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但這在愛情裡未必是一件好事情,要放鬆一點,不要那麼精。」

訪談末了,林柏宏說有時候太執著反而會讓自己受傷,我想起他在一開始提及《杏林醫院》時談到的執念和怨懟,「想想還是放鬆一點比較好。希望我的2021,會是失控的一年。」

採訪撰文/吳國瑋

造型/S.P.

攝影/HUNGYI HSIEH

化妝/阿紫

髮型/Garden(80’s Studio)

場地提供/IN LAB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5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