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 in Legacy 時計的前世新生

0
184

圖片/各品牌

別過2020,莫不企望2021會是一番嶄新的風景「新」事,而感受新意最快的方式,是為自己的穿戴換新汰舊,還能趕上時髦潮流。不過,鐘錶時計因為主重實用性與收藏性,「求新求變」之於它,並不如快速消費性產業那麼活躍,卻更側重爬梳源遠流長的製錶故事,為「新」意增添人文的巧思。

鐘錶業每年隨錶展或季節性發表新品,是接觸消費者最直接的管道,然而對於新材質、新技術、新材質等路徑上的選擇,卻非常小心而謹慎。

穩定與高精度 時間的考驗 

鐘錶業根源於數百年機械原理,以及亙古不變的原則「穩定」、「精準」、「高精度」,無論材質和技術的發表,都得歷經一段時間的考驗。「材質」雖是推進鐘錶業發展的重要因素,但是以近代鐘錶史而言,新材質運用於鐘錶業多起因於戰爭、軍備研發、科技和科學發展的副產品。例如19世紀末便發現的「鈦」,直到冷戰時期美、俄的太空競賽、製造間諜機、潛艇等,始投資重金鑽研「鈦」使用於軍事的可能性,1970年才由星辰表首度使用於製錶,再相隔30多年後的今日,鈦金屬方成為錶壇廣泛使用的材質。又如被譽為戰後革命性材質的「矽」,也是得力於數位科技在晶片、晶圓、半導體的需求,遲至2000年左右,由雅典表首用於機芯零件,再經過多年,「矽擒縱」機制才逐漸有越來越多品牌採用。

因此,鐘錶業追求「新」的定義,並不在於新元素的發現或材質的競賽,即便是新興材質,也都是已在其他產業行之有年、經長期實驗有成的成果。一旦有新技術,發表之時即進入「穩定與高精度」的觀察期。反之,它們更常見根源於品牌歷史的軸線,拾掇出設計的精髓和故事性,發展出新系列,並每隔數年推出第二代、第三代的優化版,吸引新客群。

Longines 先行者再臨

浪琴表2020年大件事之一,是推出了全新Spirit(先行者)系列,重新爬梳曾與品牌共結情感的飛行英雄的故事,從中提煉探向未知的冒險精神,遇到困境依然勇往直前的氣魄,成為Spirit先行者的核心。回顧動盪多事的2020年,Spirit(先行者)系列倒是在這時巧妙扮演了強心針的角色。

品牌重新回顧四位飛行英雄的故事,包含兩位女性、兩位男性,包括第一位飛越兩大洲的女飛行員Amelia Earhart,1931年締造32,576英尺飛行紀錄的美國飛行員Elinor Smith,以7周時間橫越格陵蘭冰冠的探險家Paul-Émile Victor等。Spirit先行者在外觀置入飛行錶經典設計,包括大錶冠、菱形刻度、厚實的螢光棒型指針、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簡明時標字體等。除此之外,該系列在面盤上鑲有五顆星星為標誌,象徵「最高等級」,全系列搭載矽游絲自動上鏈機芯,有大三針含日期顯示、計時碼錶款式。

Longines Spirit先行者系列計時碼錶,Cal. L688.4,精鋼錶殼(42mm),計時功能,防水100米,NT$100,300。
Longines先行者系列鐫刻圖樣的錶底蓋,採六枚螺絲固定。
Longines推出全新系列Spirit(先行者),有大三針含日期顯示款、計時碼錶款式。

Girard-Perregaux 新橋吸睛

芝柏表(Girard-Perregaux)8月份於日內瓦Geneva Watch Days發表的眾多新品,日前正式抵台,包含Neo Bridges、Free Bridge、Laureato、復古的1945和1966系列,換上縞瑪瑙面盤鑲嵌,為時計增添深邃神祕氛圍。

隸屬於開雲集團的芝柏表,近年隨歷峰集團在日內瓦高級鐘錶展(SIHH,現更名為Watches and Wonders Geneva)發表新作,雖同屬頂級製錶,相較於歷峰的集團聲勢,芝柏表在行銷切角上更著重自身200多年的悠遠歷史。近年為經營年輕客群,從設計、行銷、價格帶執行多種變革,例如從經典「三金橋」設計脫胎而出的Neo Bridges、Free Bridge、Constant Escapement L.M.(恆定動力擒縱)等,在外觀上有別於三金橋的經典風格,更凸顯都會感的時髦設計。

「三金橋」之所以價格帶高,主因在於橋體拋光打磨的難度。2014年品牌推出Neo-Tourbillon,以噴砂處理鈦金屬取代貴金屬橋板,2017年後再推出Neo Bridge、Free Bridge等新系列,從材質、橋板數量、橋體形狀、細部設計著手,例如採用鈦金屬錶殼,橋體改用鈦金屬配襯DLC黑色鍍層製作等,以輕量和實戴的新貌給予錶迷新感受。同時,芝柏表也從品牌標語著手,2017年earth to sky將時間觀念探向宇宙星際,2020年shaping the know and now(馭時之形)將戴錶人的主體性塑造得更加鮮明。

此次抵台的Free Bridge Infinity新品,搭載矽材質擒縱擺輪機芯Cal. GP01800,透視底蓋可見18K玫瑰金擺陀,而全新設計的盒型藍寶石水晶玻璃,能收入更多的光線,視覺上烘托出縞瑪瑙鑲嵌的時分針橋板,更為純黑晶亮。

Girard-Perregaux Free Bridge Infinity,Cal. GP01800-1170,自動上鏈,DLC鍍層精鋼錶殼(44mm),盒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時分顯示,動力儲存54小時,透視底蓋,防水30米,NT$673,000,限量88只。
Girard-Perregaux Free Bridge,Cal. GP01800-1170,自動上鏈,精鋼錶殼(44mm),盒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時分顯示,動力儲存54小時,透視底蓋,防水30米,NT$562,000。

Vacheron Constantin  高級運動錶三代傳承

江詩丹頓12月份於台北101舉辦《精準骨董時計展》,從瑞士空運來台多只骨董時計,包含1947年配備小秒針與動力儲存顯示的18K金天文台懷錶、Phidias GMT世界時區腕錶、Overseas原型之一Ref. 222等,以時間軸呈現19世紀中葉至今「運動時計」的前世今生。

高級運動錶在近年又起風潮,其中代表作、首創高級運動錶拆換錶帶的江詩丹頓Overseas,已是第二代之作。Overseas每年錶展必發表新作,承繼百年頂級製錶的淵源,逐步納入複雜功能的變化型。

本展爬梳江詩丹頓與運動時計的時間軸,經典案例例如1935年推出的電子測速儀,該儀器因搭載高速震動器(72,000轉/hr),為之後運動錶發展作了前導性的研發。1938年發表機芯4072,配備脈搏測量功能,首先推出單按鈕計時款,後在1944年推出三按把計時款。

1955年Ref. 6087(Cornes de vache,暱稱牛角,得名自牛角形錶耳)是第一只具備防水抗磁的計時錶,而江詩丹頓歸類為「品牌第一支運動錶」,則是同在1950年代問世的Ref. 6782。

至於近年主打的Overseas,在品牌年表中也是有所分期:由製錶師Dino Modolo在1996年做出第一代Overseas,2004年為第二代,2016年為第三代。

鐘錶圈熟知Overseas前身之一是1977年問世的Jumbo巨無霸(Ref. 222),由德國設計師Jorg Hysek操刀,一體成形錶殼與稜角鮮明的錶節鍊帶為最大特色,37mm錶徑現在看來是女錶的尺寸,然而在70年代已經是直徑相當大的男錶了。

Ref. 222約在1986年停產,江詩丹頓延請製錶師Dino Mondolo在1990年代設計出Phidias系列,延伸高級運動錶的產品線,1996年Mondolo結合Hysek的Ref. 222和Phidias設計細節,製出以優雅、運動風、旅行精神為核心的第一代Overseas。

2004年Overseas II將馬爾他十字標誌融入鍊帶設計,整體造型更為外顯,錶徑來到42mm,凸顯至今暢銷不歇的大錶徑潮流。

2016年Overseas III最大變革為拆換錶帶系統,將錶帶/錶鍊、錶扣零組件模組化,一款手錶能配襯鍊帶、橡膠錶帶、皮帶三種,開創高級運動錶拆換錶帶先河,並維持日內瓦印記,功能款式如日期顯示基礎款、計時、雙時區、陀飛輪、超薄萬年曆等選擇性非常多樣,2020年發表的鏤雕超薄萬年曆,更獲得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GPHG)最佳日曆與天文錶的殊榮。

誰說新材質才能吸睛?此番集結一世紀歷練的推陳出「新」,也是一番制霸錶壇、讓錶迷忠實愛在心內的初衷。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4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