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振輔/自然書寫更需強調知識性,深入踏查才能讓讀者相信和感受。

0
341

第21屆台北文學獎年金類首獎日前揭曉,26歲的作家徐振輔以深入藏區踏查多次寫成的《西藏度亡經》拿下首獎,這是他從高中時代起至今拿下的第N個文學獎。他不僅是新生代作家中橫跨散文和小說領域的傑出新銳,以藏區和婆羅洲為主題的系列作品,更試圖開創台灣自然書寫的全新形式。

從高中時期的余光中散文獎和台積電文學獎開始,得文學獎對於1994年出生的學霸徐振輔(台大昆蟲系畢業,目前就讀台大地理所)而言,幾乎是生活中的日常。我們掃視40歲世代以下的台灣作家群像,會發現40歲世代雖然趕上文學獎風潮,但他們多半還是先以個人風格確切的作品出道,才進入文學獎體制;30歲世代則藉由數位平台在傳統出版途徑外另闢發聲管道,挾大眾讀者的市場影響力進軍文學獎;那麼為數還不多的20歲世代呢?

一切從昆蟲開始

「我們這一輩的寫作者幾乎都是直接從文學獎出身,面對的是德高望重的評審以及對文學場域的想像,為了滿足評審品味和期待,我們必須極力鑽研文學技巧,結果可能會造成文學獎產出的作品,對讀者來說並不容易閱讀以致於不太好賣,甚至不好看。」徐振輔的這個觀察,是身為其中一員的經歷與醒悟,那他又如何突破呢?

高三那年,從小喜歡昆蟲和自然生態的徐振輔,受吳明益《蝶道》的啟發而寫下短篇小說〈泰雅〉,以此奪下2013年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小說組首獎。受到陳芳明、駱以軍、鍾文音、朱天心等重量級評審的讚譽肯定,以及高達22萬的獎金,徐振輔意識到自己「好像還能寫」,也可以將興趣結合作為素材,投入自然書寫路線的念頭從此萌芽。從此他密集寫作以參與文學獎,當然總是過關斬將地奪獎,也理所當然地持續鑽研文學技巧;直到大三受邀在雜誌開闢專欄,徐振輔在編輯的提點下開始思考,如何將作品的受眾從文學獎評審轉換成廣大的讀者群眾?

也是在大三這一年,徐振輔決定將過往累積的文學獎獎金作為旅費和購賣攝影設備的費用,開始他長達數年,穿梭於中國藏區、婆羅洲、蒙古、東南亞和北極的旅程,他觀察並拍攝昆蟲和植物、田野調查,為此一度休學兩年,「寫作、攝影和旅行從此成了我的生活重心。」第一次訪藏區和婆羅洲後,深受感動的徐振輔興起以這兩地加上北極為主體的寫作計畫,並申請國藝會補助以重返這三地再次踏查,誰知道邊走邊蒐集資料的過程中,藏區占的篇幅一發不可收拾,從原本的1/3篇幅長大成五萬字的中篇,「我很喜歡貓,知道藏區有雪豹(大型貓科食肉動物)之後,我跟自己說這輩子一定要在藏區找到雪豹的蹤跡。」2018年11月,終於在西藏看到雪豹的徐振輔,決定將西藏主題獨立成《西藏度亡經》一書。

不同於上個世代的價值觀

台北文學獎評審(向陽、陳雨航、宇文正、陳素芳等人)對於《西藏度亡經》的評語如下:「這是一部情感真摯且技巧純熟的作品,將田野調查的成果結合了精密的小說技術,亦充滿了對歷史文化的深情關照。尋找雲豹作為全書的推進動力,最後卻消解於西寧的動物園中,結合全書的「度亡經」隱喻,帶出西藏自然景物與人文風土的消亡,既是結構精巧的小說,亦是對人類╱人世的深刻叩問。」文學技巧自然不必多言,幾位評審在審查意見中更提出徐振輔將博物誌、人類學、田調、地理生態踏查、知識性等元素融入全書的宏大企圖與成果。自然書寫在台灣本來就是文壇少數,徐振輔更是新生代作家中唯一一位專注這個路線的寫作者,而評審們的讚譽更點出徐振輔的寫作風格,幾乎翻轉了台灣從80年代後期開始的自然書寫脈絡,如宇文正所言,「完全不同於上個世代的理想與價值觀。」

「台灣最早期的自然書寫多著重於對現代性和工業化社會的反抗,例如禁止砍伐、保護原始生態、拒絕過度發展的城市生活,以及人身處原野的內心情感,從最前輩的陳玉峰到徐仁修、劉克襄都是如此,抒情性也比較重。」但徐振輔明白指出,這樣的書寫方式已經不符合現代環境了,現在人們一 google 就能查到世界每個角落的資訊,花錢買張機票就能無國界飛過半個地球,當資訊和到達性不再把持在少數人手中,自然書寫就不能只是表達作者的個人哲思,不能繼續只站在道德立場說話,「你不提出實證、數據或實地地勘查訪談作為佐證,沒有讀者會相信啊!」這樣的社會氛圍轉變,讓徐振輔體認到現在的自然書寫,應該更強調知識性,加入更多生態、地理、文化人類學、動植物等專業性,他每回寫作除了實際的深入踏查,回來後更要廣泛蒐集資料,「這樣才能更具體地面對世界,更能讓讀者願意相信和感受。」

眼前的徐振輔才26歲,然而他的企圖心和正在著力的寫作,早已超越他這個年紀多半普遍的資質,這當然是他的天分,但也直面顯示出他這一代作家的寫作策略,以及在文學技巧和大眾閱讀市場之間的靈活彈性——不向前輩一般取捨,而是能達到平衡。台灣嶄新的自然書寫形式,已經從徐振輔筆下開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4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