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謹華/我曾轟轟烈烈,但平凡過生活才是我現在最大的幸福

0
680

為了本期封面,正趕拍《華燈初上》的楊謹華特地向劇組請了一天假,她走進攝影棚時,絲毫不見一絲軋戲的疲憊,一切都是那麼好的狀態。第一次見到她約莫是2007年吧,這麼多年來她優雅與美麗依舊,但整個人的神色與散發出來的樣子倒是變了不少。我總覺得以前的她像是刺蝟,時時緊繃豎起防衛機制,而如今的她舉手投足盡是坦然自得,她說這幾年想了很多也改變很多,回想起來偶而還覺得那過程很痛,但最後能換來現在的日子,終究是值得的。我想,現在的楊謹華,正處在她人生至今最美好的時光吧!

回顧近幾年的原創台劇爆發潮,無論從聲量和角色張力來看,楊謹華都堪稱台劇女王。這次由好姐妹林心如擔任總製作人的《華燈初上》,謹華再度挑大樑,戲中和林心如依然是姐妹淘,兩人一起長大,後來也一起在80年代的條通日式酒店裡當媽媽桑,周旋在旗下小姐、店裡形形色色的客人與複雜的男女愛戀關係之間;姐妹淘之間又因為友情與現實而有各種拉扯、磨合,時而互相扶持、時而各有盤算,幾乎所有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愛恨糾葛都在這一方天地之間了。

條紋襯衫、條紋針織上衣、項鍊,all by Louis Vuitton。

什麼是好好過生活

這劇情聽來像極了現代版的宮鬥劇,角色性格想必複雜多面,但經歷《拜犬女王》的單無雙、《一把青》的師娘秦芊儀、《鏡子森林》的高明等三個性格鮮明的角色之後,楊謹華想必功力激增輕鬆演來吧?「以前那幾個角色性格比較一貫到底,這次的媽媽桑面對客人、姐妹淘、小姐和愛人,都各自有一個樣子,我必須不斷地因為對戲角色而轉換聲線、表情和肢體動作,才能精準詮釋出蘇慶儀這個角色的多樣面向,還是蠻挑戰的。」我好奇問她若早幾年碰上這個角色會如何?「20幾歲時碰上這個角色,我絕對演不來,只能用假的。」她說演員的演技和生活經驗都是綜合並疊加在一起的,生活經歷一多自然而然通曉人性世事,更能掌握角色性格的拿捏。她回想剛入行時演過媽媽的戲分,「當時感情不穩定、也還未婚,我怎麼演媽媽?最後只能硬著頭皮演,演得很用力,演得迷迷茫茫……」

不過這些都是成為一個真正演員的必經過程,楊謹華說隨著資歷漸長,越來越能體會前輩們總喜歡說:「當一個好演員的最大養分,就是好好過生活。」剛出道時就聽過這樣的提醒,年少青春的楊謹華常納悶「到底什麼是好好過生活」?誰不是正過著生活?那什麼樣的狀態才叫做「好好」過生活?這個看起來簡淺的大哉問,直到她30幾歲階段依然還沒個答案,「2014年我正在拍《一把青》期間,有天忽然意識到我工作一直有,飯也吃得好,但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踏實的感覺?不管做什麼都不快樂。」

儘管出道得很早,但《一把青》的師娘秦芊儀可說是楊謹華繼《敗犬女王》後真正站上事業巔峰的代表作,跨越多個時空的戲分本來就不好詮釋,但楊謹華將一位女性走過不同時代、從意氣風發盪顛沛流離最後洗盡繁華的流轉拿捏得極其精準,因此奪下亞洲電視大獎的最佳女主角。不過卻鮮少人知道拍攝期間的楊謹華,正經歷她人生中的巨大轉捩點。

翻領緞面洋裝by Bottega Veneta;水晶手環與手鍊by Swarovski。

那就對自己狠一點吧

「《一把青》之前我演的都是偶像劇,但我希望讓觀眾看到轉變,並藉由這個轉變創造更大的聲量和觀眾印象,我壓力很大啊!」楊謹華回憶當時的只要說錯一句台詞,她就滿心自責,「有幾次我還忍不住大力拍了一下,很生氣啊!不能放過自己。」她急著想把每一個戲份做到最滿,不讓人看到任何缺點或疏失,「我覺得大家都在看我啊!」我反問這也許是沒自信的表現吧?她坦承甚至是帶著自卑的心態,因為太害怕失敗,害怕自己不夠好,才會這麼高壓地逼迫自己。拍戲時緊繃著,收工後楊謹華繼續煩惱她那不知為什麼的不快樂。她發現拍戲時的不自信,來自個性中從小就有的害怕和恐懼情結,「既然想終結這些枷鎖,就對自己狠一點,整個剖開看問題在哪裡吧!」

楊謹華悶著頭苦思尋想,也和長輩、好友、牧師深聊,後來有人建議她不妨回溯和父母的相處過往,從中尋找答案吧。於是她重新和斷聯許久的父親聯繫,也重新思索童年時候跟媽媽的相處點滴,再一次次搜尋回憶、親子對話後,她終於有了答案。我沒直問她答案是什麼,只問她如果時光倒流,想回到哪個時候做些什麼?「我想回到小時候跟父母說:『你們的小孩很愛你們,我也知道你們忙著賺錢養家很辛苦,但是可不可以多給孩子一些鼓勵,讓我們從小就有自信,長大才能有足夠的勇氣和信心面對這個世界。』」

就像玩遊戲一開始就挑戰大魔王,雖然很辛苦,一旦破關,往後的過程就順利多了,楊謹華一個個發現那些自卑、恐懼來自何處,一個個去處理。現在回想起來,她依然帶著複雜的情緒說當時彷彿活在地獄般的糾結和可怕,在我這外人看來那過程是痛苦但極其勇敢的,她卻說終究是再也不想不快樂下去,「當時感情和生活都很混亂,整個人長期緊繃,害怕失敗的防衛心都寫在臉上,別人感受到這情緒狀態,哪會想跟我交流?我跟自己說一定要結束這狀態,那只能用盡力氣破關。」

不再是刺蝟了

自省的過程恰巧就是拍攝《一把青》期間,也許現實生活中的蛻變也反映到演技上,才讓秦芊儀這角色如此扣人心弦,楊謹華坦對這部戲與其中角色的情感確實相當深刻,「也許現實生活中那些想掙脫泥淖、想活出自己的狀態,以及努力破關的過程,多少和角色有了連動吧。」對她而言,戲中角色和現實生活的自己是會互相反饋、影響,畢竟演員不像歌手,能透過表演將個人特質全部展現出來,「演員長時間躲在一個個角色背後,長時間揣摩那些角色的各式各樣的人生,所以演員要花更多時間認識自己,才能找到真正的快樂。」

我提起早年認識的楊謹華,在我心中是個時刻堤防的刺蝟形象,她無奈笑說以前常有人說她怎麼帶那麼多刺,怎麼那麼一臉精明,怎麼時時刻刻緊繃著面相才那麼硬,「我自己都知道啊!幸好走過那段陣痛期後,整個人轉變許多,各方面都進入相對穩定的狀態,逐漸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快樂。」就在醒覺的同時,Ben走進她的生命中,「上天對我太好了,在我開始轉變的同時,我先生出現了。自省並尋找答案的過程中他一直支持我,告訴我不必擔心、不必害怕,想做什麼就去做,他會一直陪在我身邊。」楊謹華事後曾經回想,如果早幾年還不肯改變的時候和Ben相遇,一定不會有結果,「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註定無法走在一起啊!」

羽毛流蘇裝飾罩衫、金色緞面長裙,both by Maison Valentino;環狀項鍊by Bottega Veneta。

真的很幸運啊

偶爾我會聽到有人分享這樣的觀念——當你想要怎麼樣,就會吸引那樣的人,所以如果想有不同的人生,就往那個方向改變吧!楊謹華說確實如此啊,而她的婚姻就是這樣的實際寫照。「有時候要想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人,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以致於吸引這樣的人事物出現?」「當你起心動念往那個方向走,會發現其他人也在同一條路上,然後你和那個他終究會相遇的。」我說這樣的愛情觀好勵志啊,但謹華說那就是大家常說的吸引力法則啊。

楊謹華她用了好幾次「幸運」形容Ben來到她生命中的過程,「他對我很好,精神面上的那種好。總是用足夠的自信陪伴我,走過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連沒拿到金鐘影后,她看我得失心太重因此失落,他也跟著大哭,最後我還反過來安慰他。」我說這種精神上的共同體正是她始終追尋的愛情吧,她笑說當然,如果只注重物質面,那早就有太多機會了。她反問我:「你不覺得有個男人你放在心中,還是和他自己一樣的位置上,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嗎?」

「我真的很幸運遇到他,當然他也很幸運遇到我,真的啦!」楊謹華又用了一次幸運形容和Ben的狀態,我說那Ben就是妳的真命天子,「我們不但在同一家醫院出生,還是同一位醫師接生的,你說這是不是命中註定啊!」說起這些事情,我看到楊謹華打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快樂,是那麼的實在卻又安穩,她不再是以前的刺蝟了,「我年輕時也轟轟烈烈,敢愛敢恨,跌倒了不可怕,爬不起來才可怕!性格真的會影響命運,會影響你碰到的周遭人事物,所以人才需要為了日後更好的生活而不斷修正自己,才會遇到不一樣的人,才能因此有不一樣的人生。」

ㄒ荷葉緄邊泡泡袖襯衫、高腰長裙,both by Prada。

問起新一年的願想,楊謹華說除了繼續接戲,也計畫跨足監製的身分發展,除了想籌拍短片,和情感有關的主題戲劇也是她未來希望嘗試的目標,「等到一個好劇本不容易,那不如自己去發掘吧!」至於個人生活呢?她說當然是跟Ben好好過生活,「希望很快能多一位成員出現。哎,我媽反而還一直催促進度……」趁機問她有什麼話想跟Ben說,「新的一年,我們加油吧!繼續愛下去,繼續像兩條蛇依樣糾纏下去喔!」

採訪末了,楊謹華要助理打話讓Ben和她約好接送的地點,我說你們的生活應該平凡的很浪漫吧,她說浪漫沒有,但確實是平凡的,「可是我後來才知道,真正的平凡很難得,但那才是幸福啊!」看著她臉上滿溢的笑容,我想起了很喜歡的現代詩人楊智傑那首《巡禮之年》:

「過了今晚  一年更加完美

  流浪狗的眼神逐漸溫馴  流浪漢學會了道別

  眼光有線  草坡上風箏飛不了更遠  孩子遺憾地笑了

  任何事物  都有過平凡的一年

  一生也是這樣,春天相愛

  夏天看海  秋天期待煙火 

  冬天  穿上長靴

  進城,去看燈海

  掩過漫漫的人間。」

採訪撰文/吳國瑋

造型/S.P.

攝影/AJerry

化妝/Elvi

髮型/Betty Yeh(Flux)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4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