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謙智/我持續努力的目標,是讓垃圾變得性感。

0
496

也許是地球暖化與海洋污染的威脅已經讓人類超有感,關於環保與永續的議題不斷在各產業中被大量提出,儼然成為一門顯學,或是一門好生意。可是,環保永續是個巨大的議題,從意識到行動,從執行到普及,都存在著巨大鴻溝。2005年創辦小智研發的黃謙智,就是填補這個鴻溝的創業家,誓言「讓廢棄物或垃圾變性感」。

小智研發一直致力於以科技將廢棄物轉為有價值的材料,製造成可用之物品,用壞之後再打掉重做,達成真正的循環經濟。他們的代表作就是2010年在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中,以150萬支回收寶特瓶製成48萬個寶特磚蓋成的「遠東環生方舟館」,建造過程還被《國家地理頻道》拍攝成紀錄片;又和成龍合作,打造了世界獨一無二的Trashpresso,這是一台兩輛卡車大小的回收站,可直接把塑膠瓶變成環保磚;還替Nike利用回收鞋在品牌旗艦店打造一面磚牆……一次次驚豔各界,這些永續創新工程的主導者,正是黃謙智。

source:小智研發

十幾年來,黃謙智帶領的小智研發並沒有停下腳步,尤其在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很多計畫大亂,但就像黃謙智提到自己的職人精神:「問題越多、越複雜,越能激發我解決問題的能力。」他們用可回收鋁和奈米材料打造PET牆面板材,建造能在24小時內組裝出的「MAC模組化病房」,目前已量產,並在輔仁大學附設醫院實際運用。這是小智研發首次切入醫療領域,以他們最擅長的項目對抗病毒,幫助世界。

「在台灣,從最低階到最高階的製造業,甚至高科技業都很密集,我們的角色就是利用設計整合他們的製造力。」黃謙智認為,研發或開發材料向來不是問題,因為解決問題的方式有千百種,有花錢和省錢的方法,沒有不對的方法。真正困難點反而是人的問題,環保是塊大餅,各路人馬爭食的結果,難免就有人際與利益糾葛。

此外,市場規模也一直是個困難,台灣市場太小是其一,造價太高、不夠普及都亟待克服,黃謙智和小智研發一直在做的,就是填補這缺口,搭建材料、製造和量產之間的「基礎建設」,也就是他口中的Scale Up。「大家都知道要環保永續,但怎麼做?沒人知道,因此我們一開始先將材料知識軟體化、資訊化,從建立Data下手,有了參數之後,就可控制、調整機器和製程。這四年來,我們利用不同量產的機器,把數據導入,把各種生產設備重組起來,就成為一條可放諸四海的回收基礎建設,有了這個就能真正Scale Up──這是從回收端到製造端;另一種Scale Up是消費者的購買意願,可惜目前雷聲大雨點小,原因是產量少且造價高,受眾非常小,所以我們才會主攻機器和軟體,因為這兩樣東西可以Scale Up,產量增加、價格下降後,消費者才可能接受。」黃謙智也特別強調Authentic,也就是把軟體和硬體科技放在某個都市中,藉著與當地藝術家合作,消費者可以看到廢棄物完整的轉換過程與故事性,讓他們信服、進而支持這樣的模式,才會成為Scale Up的基礎點。

source:小智研發

連汙染最嚴重的快時尚都開始談起環保永續時,黃謙智十分不以為然。「我稱之為Greenwashing(洗綠),它們只是拋出新議題,如果沒有真正改變營運模式,是不可能做到環保的。你看那麼多五顏六色的衣服,染色用的染料比材料更毒,處理化學廢料需要時間和成本,這麼做充其量只是換取消費者少一點罪惡感,並博取一部分有環保意識的年輕消費者的認同感罷了。」

黃謙智和小智研發心中真正的環保永續,是生產過程中對環境的安全,以及物品壽終正寢之後,依舊對環境安全。「這常常是我們讓自己過不去的關卡。」但也因為這種不妥協的堅持,他以紮實基本功與訓練的職人精神,用科技和技術「繞道而行」:堅持使用單一材料,就地取材,為了避免使用有毒的黏著劑,以卡榫設計取而代之。他想證明的是——減少能耗和資源浪費,就能降低造價並增加價值,「我們的研發就有利基點。」

雖然黃謙智偶爾也感嘆,若非自己身處在這產業,可能也像多數人一樣漠不關心,有時連客戶也不見得在乎,彷彿「環保」只是一枚橡皮圖章,蓋了章就算過關,但他無法視而不見,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些廢棄物的改造會創造出很有趣的設計構法或新的製程。」這說明了廢物這個大家避之惟恐不及的大怪獸,在他眼裡卻是異常性感!「我喜歡Monster這個詞,怪物讓人不知為何物,無法歸類,可能受人唾棄或害怕,但也具備可改變世界的夢幻Power,充滿無限可能性。」這正是黃謙智和小智研發難以定位又充滿無限可能的魅力所在。

2020怪物職人專訪報導:http://bit.ly/2QuCXzq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3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