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無能為力,你聽見了嗎?

0
668

電影《無聲》的上映,我覺得是台灣電影又往前跨出了一步,過去我們總嘆息,台灣怎麼拍不出《熔爐》,甚或其它社會事件的劇情片,讓更多人透過電影的視角去關注在這個土地上發生的事,而今曾以《天黑請閉眼》聞名的導演柯貞年做到了,儘管揭露真相是痛苦、挫折的,可是不說更讓人絕望。

《無聲》改編自台南啟聰學校事件,電影上映前就筆記要去看,想著看完一定要分享,但看完卻說不出話來了,那種有話想說卻說不出來,卡在喉嚨間的語言,太沈重,沒有語言可以詮釋這樣的悲傷。

聾人的吶喊,加害者聽不見,求救也被漠視,這是弱弱相殘下的悲歌,聽得到的人們噤聲不語,直到被揭發,事件並沒有停止,當權者仍當權,性侵事件頻傳,受害者、加害者,誰是被害人?誰是加害人?也許就是漠視的社會。

真實事件中2012年的國賠協調會,校方說:「你們想的是學生,我在乎的是公務員。」

電影中老師對校長說:「是學生重要還是學校重要?」

source:CATCHPLAY

學校本該是保護學生的地方,卻成為加害場域,官僚跟體制強暴了台灣的孩子,一個又一個,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求救,這件事不是他們的錯,是大人的錯。

台南啟聰學校事件發生後從93年起至101年,爆出超過164件性侵,至少92名學生身心受創,性平調查結束之後至102年10月,又有32件被通報。

電影沒有給一個答案,因為真實世界中,我們的學生並未得到救贖,他們還在人間煉獄,《無聲》的吶喊,有人聽見嗎?也許看完電影後的失落與受傷沒有出口,這僅僅是看著電影的我們,能感受到的悲痛,更何況是身在其中的受害者,肯定是要痛上百倍、千倍。

《無聲》是這個社會的漠視與噤聲不語,「一起玩」是性侵的隱喻,只要一起玩就不會有人欺負你了,相對的,如果不一起玩,那就會有人找上你,你要一起玩嗎?在這個《無聲》的世界,他們在人間煉獄中哭著笑著,旁人說,「他們只是在玩。」他們只能一起玩,才能在這個殘酷遊戲中活下來。

沒有人給他們別的選擇,可以離開這樣的地獄,《無聲》的無能為力,我們真的什麼都不能做嗎?柯貞年用電影喚起世人的重視,這只是一個開始,只要人們關注,就有機會被改變,拒絕成為靜默的一份子,就是改變的起點。

作者簡介/吳娮翎 

罹癌後對人生有了不同視角,癌症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好好過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小事,任職媒體業十多年,熱愛書寫既是作家也是瑜伽老師、花藝師,出版《30歲的禮物》、《我可以不勇敢》,創辦生活美學平台「oopsWu」,粉絲團「oopsWu」。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3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