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瑋/將花草跟人之間建立起關係,是花藝對我的意義。

0
294

對巧偶花藝創意總監林哲瑋來說,花藝創作不只是花草素材的堆疊,而是以植物為媒材,將腦海中關於文學、關於記憶、關於情感、關於人生的種種感受,轉譯為花藝的過程。林哲瑋今年兩個大型作品——台北故宮年度特展《她——女性形象與才藝》、2020台灣設計展的活動主題花藝創作,再一次讓他以詩入花的轉譯概念,成為台灣花藝界最獨特的存在。

花對林哲瑋的意義如同巧偶花藝入口牆上的燈雕裝飾:「Mrs. Dalloway said she would buy the flowers herself.」(戴洛維夫人說她要自己出門去買花),花除了是美麗的形象,更多的是照料內心的療癒,不必討好、不用取悅。

從小在山上長大的林哲瑋,陪伴在身旁的就是花花草草。對他而言,花草是他的朋友,「我不希望它們只是作為交易的商品。」中文系的訓練培養了他觀察事物的敏銳度,在詮釋上更多了一份體悟,他將文字揉合於花草中,牽動起人與人間的關聯,而這段流動的過程中,是相當動人的。

他稱自己是憑藉著一股任性,滿腔熱血地投入了花藝世界,「任性一直是驅使我往前走一個很重要的點,只要你不受任何限制,想要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這樣的怪物特質,也讓他的花店獨樹一格,走出與其他人不一樣的面貌。

他以木蓮花(又稱「辛夷花」)比喻自我,「在它還沒開花時,就是一般的行道樹;但當它開花後是滿樹開花,這樣的生長姿態如同我的性格,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最完整,不要只做到一半。」加上木蓮花是相當古老的開花植物,經過漫長歲月仍保持原本的樣子,如何在眾多力量的拉扯之中,還能夠保持自我,嶔崎有風骨,他如此期許自己。

source:[email protected]Flower Reader 林哲瑋

這些年經手過了無數大型的展出,每個作品都是他反覆思量下的成果。從小在山上長大的那些兒時回憶,讓他對植物的生產過程多了充分感悟,今年他為台灣設計展策劃《循環之春.盛花之樹》,以「當花朵盛放之後,剩下了什麼?」為開端,他將過往活動中剩下的花材蒐集形成《盛花之樹》,並加以風乾保存,民眾可以去樹上取下這些花材創作出新的花藝作品;一旁也準備了新鮮的盛花,讓參與者再次掛回《盛花之樹》上,形成一個生生不息的循環,將花朵的生命不斷地被延續下去,持續豐盛。

不同時空背景下的光陰流轉,也是他創作的題材,2019年與故宮合作的年度特展《小時代的日常——一個十七世紀的生活提案》,從明朝文青文震亨的《長物志》得來靈感,展示了很多當代的文物及花器,「故宮準備了很多的文物複製品,並邀請我用這些複製品插花,彷彿是透過古文物中拿出來的這些唯妙唯肖的器皿,去插入現代的花朵,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經由這個特展建立了花與人的連結,而這個連結還是跨越時空、跨越生死的。

source:[email protected]Flower Reader 林哲瑋

林哲瑋的花藝創作有一個核心概念:「我認為花藝是替人著想的過程。」要呈現出完整動人的花藝作品,前置的溝通作業是趟腦力激盪的旅程,他會先瞭解顧客為何走進這間花店?是送人嗎?還是自己帶回家?是為了開心還是難過的事情?他會先探究其原因。

「在詢問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這個人的氣場,我就會將描述的生活細節一點一點拾起來,像是童話故事糖果屋的小孩子一樣,在這個撿起來的過程中,捏塑出他獨有的形狀,並透過花藝描繪出來。」把花當作一個承載情意的載體,這是他堅持不懈的職人精神。

時時刻刻都在思考、挖掘出故事的林哲瑋,對於生長地台灣,他也有一番自我咀嚼過後的見解,「台灣是由兩塊板塊擠壓而成的一塊陸地,在這種壓力之下,帶來各自不同的文化共存;並在這些壓迫及衝突下形塑出一個新的樣貌。」他用「芭蕉」象徵台灣的堅毅,「芭蕉是那種颱風季一來就會被吹得東倒西歪的植物,因為葉片大受風面也大;但你看它倒下來時,過沒有多久又有一顆新的芭蕉葉矗立在那,跟中式的竹子風怎麼吹都不會斷是不一樣的。」他繼續解釋下去,「台灣人很容易被外界給打倒在地,卻又很快地爬起來,倒地後又能長出更新鮮、翠綠的葉片,芭蕉是不是很貼近台灣人的性格。」

與他聊天的過程,無論是談到植物的生長特性,或是發想作品的靈感來源,從他平穩的話語中,腦海裡便自動能帶出他所形容的畫面。對於未來的規劃,除了持續著眼在創作,不斷挑戰新的事物,他也期望自己能透過花朵的語言去傳遞更多的故事,打破花藝在傳統上被認為奢侈及浪費的印象,以文字與花朵結合迸發出的力量,帶來觸動人心的意義,讓大家正視到要好好愛護這塊土地。

2020怪物職人專訪報導:http://bit.ly/2QuCXzq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3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