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絢維/導演像上帝,要形塑一個人的人生始末,這是挑戰,也是修練。

0
505

你可以還沒看過《誰是被害者》,但不能不知道莊絢維這個名字。他聯合執導的《誰》劇是今年台劇話題王,不僅掀起全面性的大眾討論和收視率,電影版也正籌備中,更是Netflix史上首部續約第二季的華/台劇,一舉將原創台劇熱潮推向顛峰。

第25屆釜山影展上個月揭曉,張孝全以《誰是被害者》裡方毅任一角拿下亞洲內容獎視帝,《誰》劇一躍而亞洲焦點,統籌全劇的導演莊絢維也因此再一次證明他的實力。

「莊絢維」這名字或許對大眾來說還有點陌生,也不算是資歷很深的導演,但短短幾年卻已證明驚人的創作實力與成績——2017年以《濁流》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獎及導演獎;2018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總票房突破7200萬新台幣,拿下該年台灣電影票房排行第四。今年除了《誰是被害者》(第二季和電影版已確定開拍,正在籌備中),還有《76号恐怖書店之恐懼罐頭》系列的《租屋》、《飢餓》兩部短片。有趣的是,莊絢維喜歡的主題似乎總離不開恐怖、驚悚、懸疑,在台灣影壇實屬少見。

source: 瀚草影視

「這跟我小時候喜歡看懸疑片有關。」莊絢維說,「因為喜歡這類型題材,拍自己喜歡的東西也就理所當然了。況且,台灣已經有很多拍其他題材拍得很優秀的導演了。」是心之所向,也算是另闢蹊徑,而台灣特殊的東西方文化融合,以及本地特殊的宗教與文化,為莊絢維提供了充沛的創作養分。他年紀很小就到加拿大留學,回國之後重新認識這塊土地,小時候覺得理所當然的風俗民情,回頭看竟變得新鮮有趣,除了讓他更尊重這片文化資產,也認為這些很容易發展成奇幻故事。

「比起其他類型的電影,恐怖片有個更直接的任務:嚇到觀眾。」不過,相較於日、韓、泰等國或歐美恐怖片,莊絢維覺得台灣恐怖片是獨一而二的。「台灣恐怖片是有溫度的,驚嚇之餘還會有感動。主角們的遭遇都很極端,通常是因為心中有執念或心魔,一旦打開之後,就會讓人的情感進來。」也許,莊絢維本身也帶著部分的「怪物」特質,因此能夠帶著更多好奇心和同理心來理解怪物的心理。怪物並不可怕,人心的執念才是。

source:NETFLIX

過去一年,讓莊絢維自認做過最酷的事情是執導《誰是被害者》,這帶給莊絢維更多曝光的機會,是壓力,但更多是興奮。「接下《誰是被害者》完全不在預期中,當初監製找上門,我聽了故事之後覺得很有趣就接了,當然過程很困難,可說是峰迴路轉,但我也沒想那麼多,一心只想:『有這麼好的演員和劇本,千萬不能搞砸!』」莊絢維坦言沒預期會有這麼大的迴響,但也隨即發下豪語說在Netfilx支持下,因為資源和國際技術交流更多,第二季將會做得更精準。

即使這兩年看似台劇大爆發,但在台灣拍片一直都很辛苦,先天的市場規模和預算都有限,創作者要在有限的資源下工作,十分不容易。但莊絢維認為這或許也是優點,因為創意都是從限制中發芽、茁壯,愈是在困難重重的限制中,靠著使命感的推動,才造就了台灣一群非常厲害的電影工作者。

source: 瀚草影視

他說拍電影本身亦是一場修練,除了外在的資金、市場、技術問題,對莊絢維來說,導演必須面面俱到,時時思考如何讓角色更立體,彷彿扮演上帝,形塑一個人的人生或一個事件的始末,以及人與人、人與事件或環境的關係,因為所有元素都像蝴蝶效應一般,牽一髮動全身,這是導演的巨大挑戰,也是樂趣,「這部分,我還在修練中。」

雖然導演要統籌眾多不同的面向,但演員有時候提供了不同的詮釋角度,甚至影響了劇情走向。「雖然劇情和拍攝角度都在我的腦子裡,但我喜歡讓演員們先做一遍,他們可能比我更了解角色本身,他們的表演有時會超越劇本,在他們的互動下,有些支線可能變成主線也不一定。」

除了《誰是被害者》第二季和電影版值得期待,莊絢維也持續推出更多關於刑事偵查的懸疑片,以及帶著台灣特色的恐怖驚悚片,帶給觀眾更多屬於這塊土地風土民情與人文情感的怪物物語。

2020怪物職人專訪報導:http://bit.ly/2QuCXzq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3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