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立專欄】高野山,空海的豆腐與精進料理

0
518

日本歷史上兩名大和尚,他們是804年遣唐的留學僧空海與最澄,返日後成立真言宗與天台宗,而兩人修練的場所後來都成為歷史上重要的地點,空海的高野山為戰國時代日本武人生前供奉魂魄的地方,「奧之院」沿途皆是墓地,但鮮少埋屍體,不過是武將祈求空海的庇護。

最有名的當然是「布武天下」的織田信長與殺他的叛徒明智光秀,都設了墓所,相距不遠。

去的時候是一月,從大阪搭電車至和歌山換南海線,於天下茶屋(多狂傲的地名呀)換南海高野線,原本該在極樂橋(多驚悚的地名啊)換纜車,但冬天停開,幸好有巴士送上山。

意外的是歐美遊客多過東方的,他們似乎想在這裡找到神秘東方的秘密。

上高野山得住宿坊,也就是各寺的庵室,因參拜的人千里迢迢至此禮佛,不能沒地方過夜,延續到今天,宿坊成為旅者豈能不嚐試的「必住」,同時能參加寺裡早晨的「勤行」(住持的說法會)、抄寫佛經等等活動。

住宿坊吃的是精進料理,據說始於一世紀的東漢時期,意思是秉持佛教的戒律,不殺生而做出的料理,就是素食囉。日本是在十三世紀的鎌倉時代以後愈來愈受重視,講究五色(赤白綠黃黑)、五種調理法(生煮燒炸蒸)、五味(甘辛酸苦鹹)。三種主要供食方式:

一之膳:真言宗以自製「芝麻豆腐」為和尚的修行之一。空海從中國帶回兩樣從此影響日本至今的食物,豆腐留在高野山,烏龍麵則留在出生地的四國香川縣善通寺市。一之膳就以豆腐、青菜與漬菜為主。吃得簡單而清淡。

二之膳:天麩羅與火鍋為主,不可使用香辛料。前者炸的,吃得滿足,後者熱騰騰的,吃得暖和。

三之膳:一汁三菜(一湯三菜),後來也增加到一汁五菜、二汁五菜、三汁七菜、三汁十五菜。

三汁十五菜?就已經商業化而與佛道無關了。

我抄寫完佛經,念了空海的詩,頓時神清氣爽的我吃了一汁五菜,記憶深刻的是蒸的芋頭香甜無比。吃後記得以開水涮碗喝下,不浪費一粒米。

夜晚的高野山寂靜、黑暗,路燈有限的光線中舞著細薄的雪花,通往奧之院的小路則罩在夜霧裡,那是種別的地方無法體會的感覺:

飄動之霧氣比淡於夜色而可見,由大橋後之巨樹往外竄而可懼。

第二天大早即懷著敬畏的心情步進奧之院,空氣冰涼、霧氣未散、轉角處前方腳步的回音、表情木然的石燈籠舉墓碑。

地球上大概只有這個墓地祭祀活人而非死人,多麼荒謬或者死的後現代化?

不僅如此,佛教聖地,在戰國時代寺院竟擁武僧與諸侯抗衡,西元十二世紀不可一世的白河天皇講出名言,全天下只有三樣東西不聽他的:

「賀茂川之水(京都的河,經常氾濫成災)、雙陸的賭局(骰子的遊戲)、比叡山的山法師(比叡山延曆寺的武僧)。」

與比叡山山法師齊名的即是高野山的高野聖,雖以「聖」為名,其實是寺院派至各地的行腳僧,演變為某種形式的間諜,強行借宿民家製造老百姓的困擾。

奧之院的盡頭為空海的御廟,裡面的靈窟是他的墓所,據說空海栩栩如生的端坐其中,每天寺方定時送進餐食供奉,以示他仍活著。

空海是個傳奇,念了首他寫的詩:

 「富者躲不開恐懼(怕失去)、一如貧者躲不開飢寒。」

是啊,人生不就在怕失去與免飢寒之間掙扎?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1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