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再次旅行 我心心念念的下一站

0
412

採訪撰文&攝影/M.T.Shih

遇到我的朋友,在疫情之前,最喜歡問我的問題是,「欸你是不是又胖了?」但在疫情之後多半依然沒禮貌地問我我是不是胖了,然後再加上一句,「如果疫情過後解封可以出國旅遊,你會想去什麼地方?」說實在這真的是個好問題,因為現實上看起來似乎沒有選擇,能去哪就去哪,這應該是比較實際的答案,但如果上帝大發慈悲,讓我可以自由選擇,那以下三個飯店也許會成我的第一優先。

馬賽馬拉原野的味道

再訪肯亞是我最近不斷在想的旅程,雖然轉機有點麻煩,又要擠在小小的螺旋槳飛機裡面,但這跟成天戴著口罩相比,其實哪有什麼辛苦。我懷念下飛機之後,搭上飯店的吉普車,那是個完全開放的空間,坐在車裡可以聞到濃濃的自然味,一個很難形容的味道,參雜了些許泥土跟青草還有動物排泄物的總和。但我真的很喜歡,尤其可以看到各種動物自在地走動或是吃草,抑或是猛獸正呼呼大睡,跟自以為厲害但是現在到處被限制行動的人類相比,他們的自由似乎才是真正的自由。

除此之外我還想念Angama Mara餐廳的吧檯,這裡放著琳瑯滿目的飲料或酒精飲品,沒有限制地讓客人隨意取用。我建議你可以拿上一瓶肯亞的象牙牌啤酒,走到戶外從高處看著Masa Mara保護區,那片一望無際的土地,幻想著裡面正在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部超棒的互動影集,一個螢幕裡面同時有上百種劇情上映中,保證你看不膩,這樣的安排讓這裡肯定是全世界最無價的Open Bar。

Angama Mara舒適的房間或應該說是個舒適的大帳棚,肯定是這個飯店除了自然生態之外最大的亮點。我去過四五間類似這樣的野外飯店,不管在坦尚尼亞、斯里蘭卡、印度或是泰國,這房間確是我最喜歡的,剛好的空間,舒服的床,漂亮的浴缸,搭上Safari的擺設,還有讓住客一進門就印象深刻的客房三寶,分別是預防晚上野獸鬼叫影響你睡眠用的耳塞,晚上出門要呼叫飯店警衛帶路的哨子,跟遇到猛獸緊急求救的空氣喇叭,比起我們身上現在必備的三寶:口罩、乾洗手跟次氯酸水,其實那三樣東西實在可愛許多。

想念在那邊坐著吉普車,到處尋找動物足跡的日子,還有坐在陽台看著日出的時刻,以及下午待在有點熱的帳篷,喝著加冰可樂的愜意時光。解封後我想去十天享受充滿自然味的時光,再搭一次世界冠軍皮耶操控的熱氣球,從天上再仔細看一次馬賽馬拉的風光。

去東京只為了安縵

論城市日本東京是一定要去的,我想去看一下這個因為疫情從神壇走下的民族,在後疫情時代有什麼改變。喜歡去東京機場看嚴謹注重細節的日本人,在你的行李放上轉盤時,把所有的把手都轉向旅客的貼心,還有坐上利木津巴士,工作人員對你的90度鞠躬,好像是你剛剛把所有旅費都給他的那種感謝。很多人說日本人比較表面,他心裡不一定真的這麼想,但人家至少表面做到了,換成台灣呢? 成天幻想要做東南亞轉運站,成天漏水破舊的機場,質感超差的巴士跟沒有效率的機捷,我們除了說大話贏日本之外,大概也沒什麼值得說嘴的吧!

我沒有特別鍾愛東京,我去東京肯定就是為了再住一次Aman Tokyo。Aman是一個以度假飯店見長的品牌,在世界最擁擠的都市,如何將Aman強調平靜、空間隱私及自在的長處在這個地方順利演繹,真的不是件易事,但Aman Tokyo做的不錯,挑高的大廳,日式的氛圍,有傳統但不脫Aman該有的寧靜跟禪意,建築大師Kerry Hill的鉅作真切地讓人屏息跟佩服。Aman Tokyo房間的尺寸在東京只能用大到驚人來形容,當然房價肯定也是拔尖,最基本的房型有20坪,這應該是日本大部分旅館房間的兩到三倍,房間的裝潢優雅又有氣質,不屬於濃妝豔抹那型的,如果用女星來比擬,這裡比較像張鈞甯。氣質是這個飯店的一切,用深色石材砌成的浴室,放上一個小木椅跟水瓢,大和風格完美展現,是我最喜歡這個房間的區域。

問我去東京幹嘛?追逐潮流應該早就不是中年大叔的課題,找幾間好的壽司店,去還沒拜訪過的豐洲市場看看,然後到金子眼鏡去買副說真的我戴不太上卻深深著迷的泰八郎眼鏡,然後再去電器店買把最新上市的刮鬍刀,研究一下最新登場的照相機,然後我還想聽完店裡面所有展示的耳機,這就是我會做的東京無聊事。

最後留一個晚上去百貨公司的美食街,買一堆好吃的食物回來,光顧便利店買幾罐聽說喝了可以減肥的茶,回到Aman Tokyo的房間,配著東京的夜景一起享用,對我來說是個享受。然後泡個澡,早點睡,隔天早點起床,叫一個日式早餐到房間來吃,在東京最大的愉悅莫過於此。

烏布的田中央綠意

但如果肯亞太遠,東京太過都市,要想找個清幽可以無所事事的飯店,我應該會再度拜訪Mandapa, a Ritz-Carlton Reserve。基本上我愛海大於愛山,但在烏布山裡面的Mandapa卻是一個我極度喜愛的飯店,雖然飯店不大,但卻是度假飯店中我覺得極度有質感跟設計感的。這裡所謂的設計感絕對不是在烏布山裡面放上一堆奇形怪狀的家具,或是讓你住在一個白到像被單一樣完全不符合當地特色且不知所云的空間,這家飯店跟當地藝術家大量地合作,把飯店打造得很傳統很文化也很有質感。

六十個房間中,每個房間都有一幅壁畫,最厲害的是每幅都是找在地的藝術家一筆一筆畫上去的,所以每幅畫皆不相同。如果你閒來沒事,可以在這邊多住幾天,多換幾個房間,也許房間格局類似,但肯定會有不同的感受。我喜歡這邊River front Pool Villa的格局,典型峇里島的布局,不會讓你忘記身在何處。

在這邊不要忘記下午去飯店的田中央享受一頓美好的下午茶,躺在像是為農夫所設置的涼亭中乘涼,覺得爽快,因為你不用種田就有漂亮的梯田可以欣賞,好吃的茶點可以撫慰心靈,被一片綠圍繞的環境,現在想起來真的是一種奢求跟頂級不可求的享受。飯店裡面的餐廳Kubu不能錯過,用竹子搭建的餐廳,伴隨著河流的聽起來湍急的水聲,漂亮的食物,在這個地方沒有什麼是不完美的。回想在這間飯店的日子,我最喜歡的事情應該就是喝著Loloh CemCem,這是飯店的特調,不要問我什麼味道,因為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它真心好喝又看起來很健康是錯不了。

Mandapa在印尼文是廟,飯店會取這個名字就是在飯店中央有間歷史悠久的廟,如果我在這間飯店裡面,我會收回幾年前我在那邊許希望中樂透的那個低等願望,我現在會許願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快點恢復正常,讓我們回到那個可以正常旅行的日子。認真希望那天可以快點回來,不然style master這個飯店專欄可能就要廢了! 以後大家看到我在路邊賣玉蘭花的時候,麻煩要記得支持一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1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