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楊歌壇暖男新聲:「我的音樂,就是我平時的樣子。」

0
3852

採訪撰文/Nora Liu 攝影/戴曉藝 化妝髮型/于洋  造型/CC

音樂是許多人滋養心靈的力量,每當難過失眠的夜裡,總有一首歌自動浮上心頭,默默地聽輕輕地哼,不知不覺便治癒了當時的情緒。華語音樂圈最近便出現了這樣的一個新聲音,他的歌富含療癒魔力,是一種陪伴、一種支撐著你的勇敢,越聽越尋味,他叫做曹楊。

自2016年在音樂劇《不能說的秘密》以「葉湘倫」一角令人驚艷,而後在《夢想的聲音3》及《中國新歌聲2》中,更以絕佳唱功和表演情緒迅速在網路上累積人氣與聲量。2020年,他帶著首個完整的音樂作品,用溫暖揪心的靈魂嗓音,撫慰你我內心需要被療癒的種種。

Q得知拿到《不能說的秘密》葉湘倫角色的心情?為此做了哪些努力?

這部戲當時是在蘇州太倉排練,家人開車載我去太倉時,還記得整趟路途我就看著高速公路傻笑!

為了演葉湘倫,我看了好多次電影,但後來發現光看是沒用的,我應該去做些他會做的事情,例如我每天都騎單車去上班,還買了一個跟他一樣的棕色皮革書包,裡面還放了一本蕭邦練習曲的琴譜。最好笑的是其實我不會看琴譜,但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更貼近這個角色。

Q回顧劇團跑龍套到演出男主角,再到現在成為歌手的身份,心情的轉折是?

我演葉湘倫這個角色可以說是滿從容的,很感謝之前那段跑龍套的經歷,等於像是你走台階一樣,從第一格開始一格一格地往上走,中間都沒有跳開任何階段的步驟。真正演到男主角時,其實心裡是滿有底氣的,因為你對舞台的每個環節已有足夠了解。

這段經歷,對我來說是成長的過程。不管以前演過多少舞台劇,歌手又是另一種領域和身分,身為歌唱新人,這條路充滿著未知跟探索,〈微光〉這首歌很能代表我的心情,包括它的曲調是娓娓道來,比較緩慢的那種感覺,就像訴說著我的故事。

Q第一次見到周杰倫是在什麼場景?有講了什麼話嗎?

第一次見到杰倫哥是他來太倉探班,整個排練team得知這消息後都瘋了,當時我和女主角的片段就被選中,他看完表演後說:「哇!你們又要唱又要跳舞,這個很難耶。」他在講評時,我完全不記得他講了什麼,腦子只在想我要怎麼樣讓他在我的吉他上簽名,因為我後來有表演才藝的環節,彈唱了一段〈星晴〉,唱時都不敢抬頭看他,那把簽名的吉他我到現在都不敢彈奏,當成傳家之寶。

Q為了拍攝〈微光〉MV,你特地先去上了潛水課,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當時聽到〈微光〉有下水的畫面,我就很期待,為此還去報名學自由潛水。記得那時候滿心期待拍完後,我還可以在那邊再多玩一個小時,原本那天我是那樣子計畫的。實際拍攝過程中,我還拜託教練說拍攝結束後,你可不可以等我下去,因為自由潛水一定要有同伴陪同,教練說ok,結果拍完他們就把燈全關了,哈哈!

Q〈機場〉描述的是離別的心情,曾經有遇過這樣的狀況嗎?

我在錄製時想起一個畫面:高中畢業那時,我送當時感情很好的兄弟去機場,因為他要去美國留學,一群好友就去機場送他,大家都哭得很慘,覺得以後在上海少了個一起玩的朋友,心情很傷感,這就是我對機場初次的印象。

四年後他回來,再看到他的感覺變得不一樣了,整個人的氣場跟說話方式包括觀點都不一樣,變得更好,而我在國內上了音樂學院,也跟以前不一樣了。再次見面,我們談話的方式也變得不同。我覺得這只是暫時的分開,讓我們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只要你去的地方是對的,這個分開就會有意義。

Q〈走散〉詞曲都由你譜寫,可以聊聊發想的過程?

這首歌是先有歌詞的,曲反而是寫了滿多版本,就是沒有到很滿意的狀態,最後敲定的這個版本主要是自己的經歷及體會與身邊朋友的故事。

這首歌描述感情裡,兩個已經分開的人回憶曾經的過往,很多情侶可能大吵一架會分開,回過頭來再看分開的原因,並不一定是為了吵架的事情,可能是因為積累很多藏在心裡沒有說的不滿,或是因為對方的生活習慣,忽略掉一些東西。就像我副歌裡面前兩句所寫的,「說愛也太簡單,習慣變成自然。」於是走著走著就突然之間走散了,在我眼裡看來是一種很可惜,很遺憾的狀況。

Q即將邁入30歲,對於之後音樂路上的期許?

我希望跟之前演舞台劇時是一樣的節奏,我不希望我有一首歌一夜之間突然爆紅,或者是讓所有人知道。我比較喜歡的還是跟以前一樣,一步一步穩穩地來,從最小的地方開始做起,全面了解這個行業,包含一個歌手要具備的所有東西,到了合適的時候,有一定積累時,我再去站上那個屬於我的舞臺。

於此同時,我也期望創作上的曲風不會太過單調,不要讓別人打開我的歌單,好像聽了十首歌都是同一個樣子,曲風可以更多變一些,更廣一點。

曹楊歌壇暖男新勢力!療傷必聽歌單 │style master July【New Star】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1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