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工的人》:「在不容易的時代,負重前行才是真實人生。」

0
221

文/吳娮翎 

疫情期間,電影院冷冷清清,隨著疫情解禁,人潮是過去的一半,也少了許多大製作的電影撐場,皮克斯動畫《1/2的魔法》一支獨秀,成為這個月溫馨焦點;而台劇《做工的人》改編自作家林立青的書,展現對在地的關懷,似乎溫馨片讓正在與疫情對抗的我們,有了情緒的出口。

皮克斯動畫片《1/2的魔法》劇情講述一對兄弟為了見逝去的爸爸一面,一起踏上冒險旅程。過程中弟弟的懦弱對照哥哥的魯莽,衝突不斷,弟弟的懦弱在哥哥的鼓勵下變得勇敢,哥哥的魯莽其實是率真,再發現弟弟覺得他是不負責任不會成功的人時,哥哥展現了沮喪,情緒的張力很直接。隨著劇情的推進,我們發現再見逝者一面,是因為有些遺憾想要當面說,而真正關心我們的人就在身邊。

source:迪士尼影業

逝者已矣,看似重要的人,已經成為故人,成為回憶的一部分,這對兄弟在旅程中的冒險與衝突也彰顯了人性的兩面性。從不同的面向去看待家人就會得到截然不同的視角,當然這得要經過磨合。

故事越到結尾,越覺得,我們常常在外求一個失去的對象,但常常忘記真正的關心就在周遭,只是家人不擅長說好聽的話,總是吵吵鬧鬧,就忽略了平凡的幸福,就在身邊。

心理學家阿徳勒曾說,幸福的人一生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童年跟人的一生有著長遠的關係,追著回憶的同時,也別忘記將目光放向未來。

source:大慕影藝

其實蠻早就關注到《做工的人》,很多人看完後感嘆,做工的人真是辛苦,小人物的故事彷彿為許多人的日常帶來不同的視角,然而這卻是我的日常。因為爸爸本身就是工人,現在是師傅,所以我活得蠻真實,在我國中的時後,暑假也曾跟著爸爸去工地打工,真實的體驗了工人的生活,這樣的反差真實存在於我。

於是要去看台劇《做工的人》其實讓人掙扎,如果真實已經是我的生活,我又何以再貼近他者的真實呢?除了這部劇,我也在學術路上遇到同樣關心工人處境的師長,當人們談論做工的人,此時,身為做工的人的女兒的我,有著屬於我自己的真實。

《1/2的魔法》、《做工的人》透過小人物或是日常的故事,喚起我們對生活的關注,我們在別人的故事裡笑著、哭著、感動著,回到真實的生活,我們仍得背起生活的重量前行,在這個不容易的時代,我們也在寫我們的故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1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