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髮型師唐威:「過去的我,一直活在框架之下,現在的我自由多了。」

0
396

採訪撰文/李郁淳    攝影/m45.Kao

他是客人口中的冠軍髮型師,但卻總是不安於現狀。每一次的自我突破,都讓他往理想的自己更靠近一點。在微風南山的Flux沙龍裡,唐威與我們分享冠軍之路背後的故事。

2018年的英國倫敦創意髮型秀(Alternative Hair Show),唐威以「奧祕」為主題,細胞的成長為發想,打造出一頭耀眼漸層藍色的頭髮,成為台灣第一人奪下「最佳前衛造型獎」的殊榮。那個初出茅廬時在美髮界格格不入的男孩,心情像是終於定下了錨,坦然接受這來自國際的肯定。

「過去的我,一直活在框架之下,現在的我自由多了,不管在創作或工作上,都能放手發揮自己的風格,做想做的東西。」這個轉折不見得全然與得獎相關,也許是唐威多年來累積的能量終於在此刻爆發,也許他終於能坦然面對自己的好。

細緻的讀人術

「從大學畢業轉入美髮界,我算是異類。」回想起剛入行時,由於不似其他人走的是傳統學徒的體制,唐威直言多少有些難以融入業內環境。曾經被說手不夠巧,甚至不是做這行的料,他不是沒想過放棄,但他堅信念大學不是包袱,而是讓自己的這一條路走得更長遠的管道。「我想看更遠一點,思考到別人無法觸及的地方,而非侷限在同一框架。」說這話的時候他表情執拗,像是一路以來都堅決想對世界宣告這個初衷。

「如果一個人髮型好看,整個人的造型會因此亮眼了一半,這是我想鑽研美髮造型的原因。如果我能幫別人弄好造型,那其中的成就感與回饋,是很大、很充實的。」他想走出自我框架,也想幫客人打破框架。他印象中有位客人,每次喜歡找不同設計師弄頭髮。有次來店裡正好排到唐威,唐威大剪一揮,放膽把她的中長髮剪成短髮,在那之後客人連續回來兩次,還告訴他,這是自己第一次沒有換設計師。

很多時候髮型師像是諮商師,要會讀人,要懂得適時與顧客一來一往,再根據情況給予建議。我好奇唐威怎麼判讀客人的喜好?「如果今天一位陌生客人上門,我會從他的打扮觀察起。拿什麼包?搽什麼口紅?身上又戴著什麼樣的配件首飾?再從中判斷他的消費力高低。她是潮妹嗎,或是中規中矩的媽媽?這些都是髮型師靠經驗累積出來的大數據。」唐威說,來店裡的客人通常不會太前衛,但一定堅持某種品味的質感,希望藉由質感凸顯自己與他人不同之處。「像是『我們一樣都是短髮,但我的比較精緻。』這樣的消費者比較多。」唐威笑著說,人總是會想跟其他人不同。

創作時的我最快樂

懂得判讀品味,又堅持周到,這些都是唐威奠定口碑的原因。「你去高級髮廊,就要有高級髮廊的服務,這是一種溫暖。技術當然重要,但讓客人覺得自己獨一無二,也是一環。從取走外套、換上袍子,到洗髮、剪髮、咖啡,都要讓客人感到賓至如歸。」唐威說他即便每天行程滿檔,每次做完頭髮一定親自送客人到門口。

「可能受家裡影響吧。我爸是時時刻刻為他人著想的人,母親則是要我們保持禮貌與人友好。」進入美髮這個服務業,唐威把自己繃得更緊處理人事,除了對客人,還有助理。「我帶助理的方式是因材施教,沒有非要按照我的方式,但接手時要能在狀況內,做好銜接。我希望我們是一個團隊,雖有階級之分,但不能不同調,我認為好的助理要能為設計師加分。」一旁的助理微笑認同,「唐威給我很多空間,我真的能感受到他的對我的信任。」她語氣真誠,像在討論一位多年好友。「我學生時代當會長,當兵時做人事,也許我就是擅長處理人事或做情緒管理吧。」是八面玲瓏的意思嗎?我問他。「應該說,我的八面玲瓏用在呈現『真實』的一面,包括跟人溝通的方式,我很實在,而大家也許就喜歡這一套。」

他也學攝影,攝影老師曾經跟他說:「你一定要善用自己的人格特質,盡量站在台前展露你的外表、談吐、台風。」唐威說這話時沒有自誇的意味,比較像訝異於得到他人肯定,被往前推了一步。「讓我更篤定我的方向,我沒有錯,我是有機會的。」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得了英國創意髮型大獎,慕名而來的客人變多了,但唐威對此看得淡然。「得冠軍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每個人分工合作發揮專長,大家集合出來的結果,是很多人努力把我推上顛峰的。」

「得獎換來虛名,客人增加則是帶來財富。」非常實際直白的結論,反映出他性格裡的真實,「我不是那種每天都在做作品,所謂『比賽型』的人,創作時的我,是很快樂的。儘管每天工作再忙,能挪出點時間玩創意,就是值得。」

他雖不是比賽型設計師,卻懂得按照計畫布局職涯,拓展視野。他雖然在台北發跡、茁壯,卻不把自己侷限於此,陸續曾經與美髮品牌合作,負責台中港星地區的創意行銷,也跑到歐美接觸客戶,甚至去了紐約時裝周。「從紐約時裝周回來後,我整個人跳越了一個坎,打破固守的思維,看到全然不同的世界。亞洲人做頭髮喜歡複雜呈現,凡事按規矩來;歐美人則擅長化繁為簡,靈活運用技術。那兩三周,我得到很多新的啟發和思考的方向。」

男人、威士忌、超級英雄

與其說唐威在談美髮造型,不如說他在試探各種人生格局的突破,以及展現在各種衝突中求得最大公約數的品味。「我的確喜歡衝突感的東西,像是蓋在四合院裡,內部卻充滿科技設備的民宿。」今天他身穿白衣搭黑外套,看似中規中矩,卻在領子、袖口等細節看到破格的端倪,「有時候我會一身正式,但偷偷配個粉紅色圓點的襪子。」

育有兩名未滿三歲的小男孩,家裡的他又是什麼樣子呢?原來是累了一天後,會用一杯威士忌犒賞自己的男人。當然還有超級英雄,他有一個房間,專門用來放蒐集的蝙蝠俠。因為布魯斯韋恩是高富帥嗎?唐威當然不會這麼理所當然。「是正義感吧。我無法忍受有人做事取巧,心存僥倖,可是真要走耿直路線,又可能得罪人,所以戴個面具去做,比較好。」曾因看不慣同事的徇私行為,在群組裡飆罵,此刻說這話的唐威,或許也正在拉扯內心那道分寸吧。如果戴上面具,可以不顧他人眼光去做對的事就好了,我猜他這麼想。

「小時候,媽媽常說如果考試拿到好成績,就帶你去百貨公司買玩具。從那時開始蒐集蝙蝠車,後來迷上了,小車蒐藏越來越多,款式有所變化,武器配備也越來越精良。」唐威說,一腳踏進蝙蝠俠的世界,其實也是在追尋幼時與母親深刻連結的記憶。男人有酒、有車、有事業,還有一整個房間的超級英雄,聽起來簡直是完美人生。可以說唐威滿足於這樣的生活,也可以說事情沒那麼簡單。整段訪談,他最常掛在嘴上的是「打破框架」,「我希望能在髮型專業以外,多做點什麼事情。」果然坦承不諱了。也許是推廣品味和美學,也許成為某個領域的意見領袖,在吹風機呼呼響的髮廊背景音裡,唐威看上去兀自發著光。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0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