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轉職大哉問】陳嘉行/不眷戀過往,從轉職找回真實自我。

0
863

採訪撰文/袁崇耀 攝影/m45.Kao 

剛結束與電視台官司,拿回「焦糖哥哥」這個比起本名似乎更多人聽過的藝名權利,陳嘉行一點都不眷戀過往;算是被迫轉換人生跑道,但現在的他過得充實,也肩負更多使命感。

離開兒童台,對陳嘉行來說最重要的因素,還是錢和成就感。高工時低薪資、加上相處上的尊重感受,讓他在這樣環境中無法開心工作。「每個人都在搶少數的機會,加上我自己還有身為家中經濟支柱的壓力,以及日常開銷,當時真的過得相當痛苦。」此外,鮮明的「焦糖哥哥」形象,也讓他在其他演藝工作上被定型而錯失許多機會;長久下來讓他下定決心要轉換跑道。

窮困的慘淡少男

當然身為第一代兒童台主持人,身旁搭擋還是水蜜桃姊姊,這個身份的確讓陳嘉行曝光度比其他哥哥姊姊們大,「但老實說自己努力把握機會才是關鍵。」但在兒童台工作其實不若一般人想像那樣光鮮,薪資部分更是少得可憐,「有一天媽媽打電話來,告訴我姊姊住院了,需要一筆錢治療,」陳嘉行永遠記得,自己常常付完房租後真的得餓肚子沒東西吃的狀況下,竟然連照顧自己家人這件最基本的要求都無法達成,心中的沮喪。由於和經紀公司簽下長約,合約才走到一半,「但當下我就決定,等到合約期滿就離開這裡。」

恢復自由身之後一年,陳嘉行其實也做了許多嘗試,「一開始做過環保袋在網路賣,康永哥建議我可以往中國的網路電商試試;不過實際上競爭更激烈,不給上架費產品幾乎不可能被看見,就像是一塊看得見卻吃不到的大餅。」綜藝節目口味越來越重,通告也不那麼適合自己,「大家都要講以前玩得多瘋多誇張,但我是連買東西吃的錢也沒有,哪來的錢出去玩?因此根本無法講出什麼有趣的內容。」於是跟現在的合夥友人一起到法國住了一個月,因此接觸到了越南菜。

「當時在法國住在13區,就很常去一間滿有名的越南料理吃飯,漸漸發現越南菜料理方式相較其他國家傳統料理簡單,在台灣食材取得也算容易,當時也比較少競爭對手;回國後就找了一位嫁來台灣十多年的越南外配合作,一起開了這家店。」一開始其實並沒有參與太多料理部分,直到後來跟外配合夥出了些問題,陳嘉行與朋友才開始一點一滴地學習,讓道地的好滋味重回店裡。雖然一開始有這些波折,但後續因為媒體曝光效應,這間越南餐廳算是站穩腳步,成為他的主業。

公知型KOL之路

只是相較於餐廳老闆,近期大家對陳嘉行印象更深的,往往還是他勇於對公共議題發聲的模樣,「大概是從婚姻平權開始,會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意見,可能也是少有藝人會去碰觸這塊,因此就有媒體開始報導。」不過發表言論也不能一直靠自己感覺,循著脈絡去找資料研讀,讓他開始對於台灣本土的歷史軌跡產生興趣,甚至還到台大歷史系旁聽課程;隨著自己立場越鮮明,在通告上也很現實的反映,許多工作機會因此被抽,還曾受到某些單位的冷嘲熱諷。一開始合夥朋友當然也會擔心生意因此受到影響,的確原本附近的教會會來這邊用餐,後來漸漸少了,特定的政治團體也因此不來;但卻有更多支持他想法的人們特地來消費,希望為他加油打氣。

儘管一開始並沒有想到發表自己意見會被貼上這麼多標籤,陳嘉行卻一點不覺得後悔,「如果我沒有在該發聲的時候站出來,我才會覺得後悔。」當時自己的國中母校有位學弟因為性別認同霸凌而跳樓,讓他更堅定要為這個議題說話。「真要說的話,我反而是後悔太晚認識了台灣,了解那些我們應該知道的事,太晚讀這些書。」今年開始進入研究所,不同於一般社會人士選擇EMBA這類領域拓展人脈,反倒挑上硬底子的中山大學社會所,除了為自己想要知道更多,還希望將這些知識消化後讓更多人理解。也有品牌因此與他合作,效果相當不錯,更讓他覺得這些努力除了對整個社會的提升,也能讓自己賺到錢,更是雙贏。「重要的是我可以說我認同的理念,如果不是,那麼再多錢也沒有意義。」

每週得有兩天清晨到高雄上研究所的課,一下課得馬上趕回臺北顧店,陳嘉行說自己人生從來不按計劃走,不論是公知型KOL,或者改當Youtuber繼續用知識影響社會,自己都不排斥,「但現階段除了顧好餐廳外,我的課業壓力也相當大,所以暫時應該沒有心力去做這些事。」雖然一開始算是被迫轉換跑道,陳嘉行卻因此找到自己,那個拋下「焦糖哥哥」玩偶裝扮,最真實的自己。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0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