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轉職大哉問】郭彥甫/先把自己安頓好再作夢,才叫築夢踏實。

0
856

採訪撰文/Nora Liu 攝影/m45.Kao 

郭彥甫,從綜藝主持人轉戰藝術家,對旁人而言,他像是換了新身份投入在畫作領域上;不過他對藝術的渴望從小就開始萌芽。在他陽光大片灑進、滿是畫布的工作室裡,他喝了口咖啡,語氣淡淡地說:「你知道嗎?這是我小時候就想像過的畫面。」

「那年我35歲,心想時間到了。」當時在節目擔任主持人的郭彥甫,儘管收視率很高,內心卻充滿疲乏,常產生「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在鏡頭前到底要給大家什麼?」的念頭,這些思緒不斷糾結著,最後對於節目期待的僅剩下每個月的酬勞進帳而已。

生活就是靈感

郭彥甫坦言個性從小就孤僻,與哥哥郭彥均的個性大不相同,哥哥活潑大方,熱愛與朋友相處,他則沈浸一個人拿起畫筆作畫的空間。進入演藝圈後,原本想朝歌手發展,輾轉變成綜藝節目主持人,幾年下來他感到自我逐漸淘空,內心掙扎感越漸強烈。最後他領悟到,想要知道答案,就得去追溯其原因,「我一直很想畫畫。」這心念便浮上心頭。

他開始將大量的時間投入在創作上,直到「行李箱」系列打出知名度,大眾也將藝術家與郭彥甫劃上等號;不過對於「藝術家」這個名稱,郭彥甫並不以為意,與其說身份,不如說是性格的展現更加貼切,「藝術家跟別人不一樣是,他有一顆很敏銳的心,看事情的角度及精神面是不一樣的。」他畫作的用色鮮豔卻不媚俗,他形容是達到一種平衡感。很多人會問他風格如何塑造?他反問為何要去塑造一個風格?「你老老實實去做,風格就產生了,不要硬找風格做。」當然,他也沒有所謂找靈感這件事,「你沒有感覺怎麼會有靈感?就是多去戀愛、多去體驗生活!」而演藝圈多年打滾下來的經歷就是他創作養分之一。

令人訝異的是,如此完整又細膩的畫作,完全是他無師自通下的結果,除了閱讀藝術大師的畫冊作品,他用「通透」描述下筆的心境,「如何從一張全白的畫布開始作畫,又要如何結束?你要想像它是一個世界,而你要去創造一個世界。」畫作的背後,他想傳遞的不僅是表象,更希望呈現出畫框外面的想像世界,他拿疫情做比喻,「我會想傳達的是傳染病在這幾世紀下來,對於人類帶來的影響及省思。」

我很愛探究哲理

畫筆是他的工具,顏料是他表達意象的媒介;「哲學」則是他發揮想像力的來源,他透露自己很愛探究哲理,「我從小就在思考為什麼我會對畫作有感覺?為什麼我跟同齡男生玩的東西不一樣?我就是一直想這些。」常常邊想又邊領悟出不同的思考角度,「你的思想在哪裡,你的人就會去哪裡。」這句話同樣也反映在創作上,他下了個頗富饒趣的結論,「藝術之上就是哲學,藝術甚至就是哲學,大家以為我是愛畫畫才當藝術家,其實是除了愛畫畫還懂這些,所以我才成為藝術家。」

藝術創作者似乎都會給人一種抑鬱的氣息,而郭彥甫在頹廢不羈的氣質之下,卻保持著顆樂觀的心,他認為大家常說的挫折根本不能算是挫折,聽起來似乎有點抽象,他解釋:「當你夠愛一件事情,想要去做都嫌時間不夠了,怎麼還會覺得挫折呢?」隨著歲月的更迭,他更體認心境越簡單的人越容易達到目標。「思想富有的人,看到的只是階段;思想貧窮的人,看的只有完蛋。」時間可以證明很多事,只要你是真的愛!「我在創作中得到了無限的樂趣,也得到了無限大的想像。」他看著剛完成的畫作,眼神滿是炙熱地回答。

對於正值想要在職涯切換跑道的人,他並沒有給予太多雞湯式的喊話,「你先把自己的生活安頓好、該顧的責任準備好,再去做夢,這才叫築夢踏實。」正在籌備六月個展的他,透露將會是運動員的系列作品,求學階段曾是體育生的一員,深感訓練的那七、八年時光,給足他很強大的內心質量,如同他一直希望在創作上,帶給人的不僅是省思,還有激勵人心的能量。在未來,他也會持續拿著畫筆,用他「甫式繪」的獨特視角,創造出幅幅精彩的想像世界。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60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