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家昌 Will Hsu:「一個好的派對,最重要的就是兩件事,人對了,再來就是…」

0
597

text_Carlos Yuan, photo_ShengYi Lu, Will Hsu

因為家學淵源,須家昌在高中時期就曾經到過葡萄酒莊,但真正投入這個產業,則是在從美國學成歸國,被父親帶在身邊前往當時的蘇聯工作一年後,才下定決心。「那一年學到很多,但也相當難熬;因為這塊事業他involve最少,我就想,那我去做吧,至少可以跟爸爸有些距離。」須家昌豪邁地大笑回答。

回到台灣後,進入星坊團隊,須家昌將自己大學念marketing的知識運用在事業上,成立企劃部門,自己一肩扛起推廣與教學的任務。「那個時候資訊不發達,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多分享的活動,還好我語文能力不錯,買了一堆國外的相關書籍自己study,再整理成一個體系到飯店、餐廳做類似教育訓練的服務;甚至還為了更好地表達這些深奧的學問,跑去陸羽茶坊上茶道,想說大家對茶葉文化比較熟悉,可以從中學習一些教學的方向。」雖然內容沒有問題,但他卻覺得底氣不夠足,「當時我才26歲,到哪裡人家都叫我老師,自己有點心虛;後來上網查了比較具有公信力的單位,回到紐約研讀然後拿下WSET L3的證照。」之後課程能夠更有系統,也教的更有憑有據。

談吐風趣且言之有物,但須家昌說,其實自己個性比較內斂一點,「可是因為我父親是做生意的,他希望我能outgoing一點,所以算是後天被訓練成現在這樣的個性。」從學生時期,他就常號召朋友,或是參與朋友的慶祝活動或是派對;至於原因,則隨著年紀增長越來越不同。「學生的時期,哪需要什麼理由,就是要大夥兒聚在一起熱鬧;等到大家都出社會了,開始為了節慶、生日或是某些人生里程碑特別慶祝一番;但到了我現在40多歲,通常都是因為家庭或是小孩為主題,比較溫馨的聚會。」不變的是,這些生命中重要的人們,都會讓自己想要找些名目,碰個頭聊聊近況。

那麼對於一位酒界達人而言,酒在這些慶祝活動中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當然是個重要的角色!人們日常生活裡,都被文化、宗教、法律等等的規範給束縛,在人與人第一次見面時總是有些禮儀或說是距離感,中外皆然;適量的酒精能夠讓人打破這個距離感,放鬆地認識、交談。」須家昌說,在人類的歷史中,酒幾乎是從一開始就出現的產物,正是這個道理。但對他自己來說,不同時期也有不同的酒款選擇,「年輕時是喝品牌、喝派頭,有些虛榮的成分在其中;入行後則是為了工作得研究,有如神農嘗百草般的什麼都喝,不論產地、好壞、風味,只為了增加自己的knowledge;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我只喝自己喜歡的,外在的價格或是什麼大師的評分都不重要,我只信奉自己的主觀感受。」

一個好的派對,最重要的就是兩件事,人對了,再來是自己的心情或是身體狀態準備好了;我打個比方,如果你今天感冒鼻子塞住了,那199或是一萬九的酒在你喝起來都是一樣的,不如就不要喝了。」至於什麼場合選什麼酒,須家昌也有一番自己的見解,「如果今天你是宴請客人要場面,那沒辦法,就是花錢買品牌,也不管口感是不是大眾都愛的,擺上桌大家都聽過;自己的三五好友相聚,也要喝好酒,不需要是最貴的,但是得有品牌底藴,有故事,大家聊天時也能成為一個話題;那如果今天是幾十個人的party,就只要是酒就好了!」

剛跟家人過完Christmas,現在對須家昌而言,親友聚會是最常有的慶祝,也是他最珍惜的機會;最後問他,什麼是慶祝?「慶祝,得有目的;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原因,但不能沒有來由。」畢竟現在這個時代,人們接受到的娛樂或是刺激太多,如果沒有儀式性或是特殊性,慶祝就失去了意義,「我有一個非常富有的長輩,嗜吃螃蟹到了可以一天三餐都吃也不覺得膩的程度,但他反其道而行,一年只在生日那天吃螃蟹,你不覺得這樣的螃蟹更珍貴、更加美味嗎?」須家昌用最實際的例子,告訴了我們,慶祝該具有的分量。

Profile:

須家昌,星坊酒業總經理。紐約大學商學院畢業後,跟隨父親在蘇聯工作;1996年進入公司,為了做好推廣與行銷,取得WSET L3認證,也是當時台灣第一人獲得此項認證,並逐步拓展星坊酒業版圖,至今已然成為台灣最大葡萄酒代理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58期】

購買方式:實體通路誠品、金石堂、網路博客來皆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