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魏如萱 waa wei:「《彼個所在》當時邊寫邊哭,不過後來想想,這也是療癒我的一段過程。」

0
16814

Text_Nora Liu/Photo_Jason Lee/Video_ Jason Lee

擁有獨特清新的嗓音,渲染力十足的歌曲創作,魏如萱waa wei絕對是這世代最具代表性的實力女歌手。睽違三年,她帶著第六張個人專輯《藏著並不等於遺忘》與粉絲見面。

從上一個通告趕著與我們在咖啡廳見面的waa,帶著爽朗的笑容向我們親切打聲招呼,提起專輯的名稱是啟發於安徒生童話故事集中的同名篇章,「當初看到這個名字就有種被打動的感覺,每一首歌都藏著一些秘密及想說的話,當下就覺得是一張很有共鳴的名字。」

這次魏如萱與我們剖析專輯裡歌曲的秘密,每一首都藏著一些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聽完所有歌後,這些秘密也會找到一個出口並得到釋放,從中或許也會得到你內心想要的解答。

「你一定要先被感動,才可以去感動別人。」

整張專輯的歌曲被網友形容首首都直搗靈魂深處,無論是寫詞曲亦或是演唱,waa告訴我們,她大部份的創作靈感都是從生活當中找尋,「我的音樂產量不是那麼多,我一定要自己經歷過才能有感覺,經過消化後再寫出來。我要先說服我自己,歌曲中的那個真實與真誠才能打動人心!」於是每首waa的歌曲,都像是訴說每個人的內心故事,因為她經歷的就是你我日常可能會發生的事。

《兒歌》是給兒子路易的歌,歡快的音樂,在銅管樂器響亮的音色裡,交錯著此起彼落的和聲,充滿了百老匯爵士風格。去年升格當媽媽的waa,從創作歌手、演員、電台DJ,到現在成為新手媽媽,她坦言這趟過程真的挺手足無措的,面對未知相當恐慌,如同專輯的首波主打曲《恐慌症》,在懷孕的過程中很多時間都在胡思亂想,「知道懷孕當下雖然很高興,但內心還是很恐懼的,會擔心很多很多很多!」

儘管照顧路易得花費極大的心力,尤其工作家庭兩頭燒,還要慢慢培養與小孩之間的默契,得要知道他此刻的哭聲是要表達什麼?如何跟這個新生命一起好好過生活,「我覺得那個心情是很複雜的,有時候會覺得好累好累喔,累到失去自己了;但是在這個過程裡面,又感到很幸福、很甜蜜。」她說。

對於waa而言,當媽可以不止一個樣子,不只是恐慌的情緒,你還可以擁有很多,像是,還可以繼續唱自己想要唱的歌。

成為母親後,不僅是外部的時間被壓縮,內心的情感面也漸漸被放大,這樣的感性同樣流露在創作上,她像我們分享:「以往在錄音的時候,錄完後可以很快抽離掉歌的情緒;但在錄這張專輯時,會變得更感性一點,有時候唱到我都快哭了!」她繼續補充:「不過你也知道唱歌一哭的話就會很難再唱下去,太在情緒裡面就會很難抽離。」的確母親這個角色,將她那塊柔軟被釋放出來。

提到與路易的相處,她隨即洋溢著喜悅的微笑,「可能大家都會覺得媽媽很囉唆、想很多;但我希望我自己可以和我的小孩像朋友一樣,路易現在才一歲,我不知道他叛逆期來的時候該怎麼辦,就是遇到什麼,就再說吧!」她期許自己不要成為一個控制狂媽媽,讓孩子適性發展,用他的感官去找到喜歡的一切。

《彼個所在》訴說告別,「這也是療癒我的一段過程。

《彼個所在》這首歌談的是告別,一首歌包含了四種語言(閩南語、廣東話、英語、華語),但要說的都是同一句話,藏的都是我「很想你」。

這首歌是專輯裡最後完成的歌曲,她回想那段過程,原本是想要寫有關於愛情的歌曲,想說好好努力為了寫而寫,但寫了四句就覺得不行,「寫完後,我沒有太說服的了自己的感覺,所以我就問我自己,我現在到底還在乎的是什麼?我心裡面最有感覺的是什麼?」梳理了內心的思緒,才明白「告別」與「死亡」仍讓她無法全然放下。

經歷了摯愛的父親、摯友盧凱彤及貓咪Gaga的離開,她想將這段情感記錄下來,「我不是個會耽溺在悲傷的人,只是會很常想起來、很常感到捨不得,很常會難過。」她自認個性很ㄍ一ㄥ,悲傷會在她體內拖得很久很長,一般人可能大哭幾天就好;但他卻少掉大哭這件事,導致悲傷持續太久。

因此想把這樣濃厚的情緒放進《彼個所在》,她口氣平靜地說:「當時邊寫邊哭,錄音的時候也是錄了很多次才錄好,不過後來想想,這其實也是療癒我的一段過程。」

《彼個所在》裡有幾句歌詞是很直接、很直白的,像是「目眶紅紅 嘸想要講話」就是她當下的心情,「我現在不想講話,你再跟我講一句話我就要爆炸的那種。」下一句「惦惦坐佇遐 敢若無魂有體」只剩下軀殼,靈魂真的不知道飄到哪裡去,她聊起那段感受,「很想哭、很難過、很想念,可是又不能說什麼的無奈心情,就只能想念。」

果然《彼個所在》MV一上線,身邊的好友紛紛瘋狂轉發,最簡單的台詞卻藏著最深沈的思念,引起許多人的共鳴。

回歸到歌詞的創作,她也向我們補充:「之前建騏老師覺得我寫的歌詞好像有點太難,別人要花很多時間才能理解,現在就在練習寫更多這種比較簡單、直接淺白的歌詞,因為想念就是很直接,並不需要多餘華麗的詞彙去形容。」

感情就像水溫,「冷掉也不是、太滾也不對。」

而《Ophelia》是莎士比亞悲劇作品之一《哈姆雷特》裡,那個深陷愛情的溫柔女性,最終被拋棄背叛,因此精神錯亂失足落水的悲劇角色,也成為「為愛瘋狂」的代名詞。

waa在愛情裡有過瘋狂的一面嗎?他面不改色肯定地回答:「我就是一個在愛裡很瘋狂的人,我是很衝動的人,如果真的喜歡的話,我是會不顧一切的;但如果對方不喜歡我,我就會用盡一切地努力去試著讓對方喜歡我,我就是會盡力到底的那種人。」看似溫柔的外表下,沒想到在愛裡是如此積極。

不過步入婚姻後,愛情的激情變成了平淡的親情,她給予一個註解:「以前是我要很努力地去讓水滾,努力維持熱戀期的感覺;現在你問我的話,我會認為如何把水維持在同一個溫度,這個比較重要,且也是很不容易的。」她將感情形容成水溫,「冷掉也不是、太滾也不對,維持恆溫的狀態是雙方需要一起學習及努力。」

《竊笑》唱的是在愛裡失衡的狀態,一句「不是我 卻比我 擁有我」道盡感情中的無奈,對於在愛裡委曲求全的人,娃娃有什麼建議嗎?

「沒辦法阿,你願意妥協了,那就妥協吧!」

「如果你覺得這樣子很不好,你應該會想盡辦法離開對方,對吧?」

簡單兩句回答瞬間敲醒了我還在渾沌的腦袋,她點出幾個盲點:「有些人很愛沈浸在漩渦裡面,以為這樣子才叫愛情,有些人受得了,有些人不行;但我覺得談戀愛都是一個過程,也許現在委曲求全,可能在下一段戀情就會知道不可以,那我覺得有委曲求全的這段過程也沒有不好,它讓你更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對於常見的戀愛問題她沒有特別給予建議,戀愛可以讓人快速地成長,讓你更瞭解自己,「我覺得談戀愛可以讓你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不喜歡什麼,你才可以找到最後那個真正對的人;又或許最後沒有那個對的人出現,但是你很認識你自己阿,這也是很好的事,不是嗎?」

面對心情低潮時,waa解決的方式很可愛,她笑著回答:「就是買東西、吃東西,就這樣!」然後有心事就要說出來,「每次心情不好時我就會跟身邊的人說,只要你願意說出來,事情就容易得到解決,在說的過程裡也能得到排解,放在心裡不說,那個問題會比較嚴重,所以我很鼓勵大家要學會求救,心情不好要懂得表達。」

訪談中的每一個問題,waa都細細地咀嚼自己的故事,從她的回答中,得到的是一股堅毅又柔軟的力量,如同她專輯裡的每首歌,不僅有著動人旋律,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啟發與慰藉,總會想要讓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播放,好好地與內心對話。

StyleMaster We talk to- 魏如萱 waa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