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音律大腕製作人/陳君豪:「即使是商業作品,可能會影響到成本,還是覺得要把歌弄好、不能放過所有細節!」

0
581

非科班出身的陳君豪,只知道玩音樂是件快樂的事,就此跟隨自己的心,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最終成就了自我一條獨特的怪物大道。

要用什麼怪物來形容自己,這個難倒眾家Monster的問題,陳君豪倒是不假思索的就給出答案,「貓吧,貓本來就是種很怪的生物,讓人捉摸不定的個性;平時又很懶,但遇到自己喜愛的事物,好比說玩逗貓棒又會全心投入,跟我的個性很像。」自己養了一黑一白兩隻貓的他笑說,跟自己相處起來的感覺很累。而屬於自己的怪物特質,他覺得是執著,以及認真有耐心。「我熱愛音樂這件事,所以基本上我沒有把『工作』當作是工作,或是將工作與生活分開,生活跟音樂已經劃上等號。」陳太太也說,為了怕陳君豪都不回家睡覺,得把錄音室裡的熱水線路拔掉,也不能放床,不然他肯定會在這裡都不回家。

執著這件事,就更是遠近馳名,「就算是商業作品,如果一再修改會增加成本,也會耽誤歌手出片的進度;但對我而言就是不能放過任何細節,也無法將不ok的作品丟出去。」曾有過沒有deadline的作品,來回琢磨了一年還在修正;而要是有時間與成本壓力的商業作品,那就是苦了自己,「就算不睡覺也會想辦法把成果調整到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才交貨,也有過做到虧本的經驗。」

高中開始玩樂團,大學念英文系的陳君豪想開一間樂器行,每天跟喜愛的音樂為伍,就先在樂器行打工邊玩團,後來因為參加比賽認識了自己的恩師黃中岳,推薦他成為戴佩妮的樂手,才正式踏入音樂界。「後面也是誤打誤撞,因為樂手工作不那麼穩定,就開始編曲,漸漸發現製作這份工作也很有趣,最後全部都成了守備範圍。」他說,似乎這就是雙子座的個性,想要一直嘗試新東西,但是事物的本質都是自己熱愛的。

不放過作品之中的任何一處細節,盡全力做到最好,這就是他堅持的職人精神;曾經在李安導演的一個專訪中,了解到這麼世界知名的大導演,同樣是這麼對自己作品不輕易妥協。能夠獲選為今年的年度怪物職人,陳君豪覺得很酷、很榮幸,「好像自己的努力被人看見了,算是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他笑說。「而且我真的有認真研究一下這個活動,focus在職人領域,也是符合我的個性跟精神;我知道自己不是十項全能,但我最厲害的地方,應該就是剛剛提到的職人精神。」

笑說人生以來一直都很怪的陳君豪,在有了兒子後,更覺得這種怪流在自己血液之中,「我小時候很愛玩芭比娃娃,看在保守年代的長輩眼裡超級奇怪,就拼命買所謂的男生玩具給我玩;只有每回到表姊家才玩得到芭比娃娃,也是頗為遺憾。」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給我們的框架,政治正確不代表是真正的正確。「就算我都拿到金曲獎,我媽現在還是會問我,甚麼時候要找一份認真的工作?」他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傳達同樣的理念給大眾,每個作品、每首歌乃至於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孰優孰劣,就算不是自己的菜,也不該抹煞那份美。

直言到了四十歲,對人生依舊有很多疑惑,陳君豪將這樣的心情投入在自己做的音樂當中,「我知道不是主流音樂,就算它在youtube上的點閱率不高,但我仍然很開心做出了屬於我自己的風格。」年底佛跳牆樂團將再次有新作品,也有幫別人製作的專輯要登場,明年還可能會有個人風格強烈一點的創作發行;音樂的無窮可能性就是令他覺得最有魅力之處,就算怪,那也得怪出自己的獨特路數!

Profile_
台灣音樂製作人、作曲人、編曲人、吉他手。2015年,所屬佛跳牆樂團獲得金曲獎最佳樂團獎與最佳編曲人獎。2017年,憑藉歌曲《是日救星》獲得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獎。多次擔任大型巡迴演唱會吉他手,合作歌手包括張惠妹、蔡健雅、徐佳瑩、楊丞琳、魏如昀、岑寧兒、伍思凱、許茹芸等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7期stylemaster雜誌】

【歡迎光臨 怪物遊樂園】
12/11 WED. 握緊護欄,準備入園! 2019 Monster party 受邀怪物名單: http://bit.ly/3772Wm6
2019 Monster party 顏伯駿設計理念:http://bit.ly/2CQSbX7
Monster party回顧:http://bit.ly/3783U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