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入魂玩色刺客/梁凱皓:「堅持自己的信念、堅持自己的忍道、堅持自己追求真理的內在,努力的達到世界級!」

0
441

甫在羅馬國際刺青展大放異采的梁凱皓(Chris Leung),分別拿下黑白組冠軍,以及彩色組亞軍。這位四肢都有著不同風格刺青的年輕人,在尊重傳統的同時,努力創造屬於自己的風格,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創作。對他來說,即使仍有人以異樣眼光看刺青,但是刺青就是他的世界。

會接觸到刺青,Chris坦言說是因為日本文化。「台灣許多刺青源自日本,不過我是因為動漫畫。小時候就很喜歡看動漫,在當中除了熱血之外,還有許多日本特有的文化,有神怪類、武士與忍者,不誇張說,我真的在裡面獲得許多啟發。」這裡說的不僅是自己找資料做功課,也是人生的啟示。「我覺得,《鋼之鍊金術師》中的愛德華跟自己有點像。或是像《火影忍者》的鳴人,自始至終都堅持著自己的忍道。簡單來說,要達到目的是需要付出及犧牲的,他成長過程跟我有點像。」

他回憶到小時候因為愛看漫畫,三不五時就在紙上學著畫圖。但對刺青產生興趣,主要還是因為當時的流行文化。「以前我是學設計的,有次朋友把我的圖給一位刺青師朋友看,他突然問我有沒有興趣學刺青。坦白說,以前我覺得刺青就是帥,但在那之後,我開始認真看待這件事。當然雙親是反對的,不過我不偷、不搶、不騙,正正當當地學習及獲得了些成績,即使刺青在許多人眼中仍是異類,但是我對得起自己!

刺青有著許多分類與風格,有人說Chris的作品是素描刺青,但是他並不替自己設限。「像是這次得獎的《文殊師利菩薩》,是採用畫中畫的方式,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上半部,是以西畫的巴洛克風格,下半部讓佛經以立體感的方式浮現,這個作品有傳統也有創新。我沒有刻意嘗試尋找風格,或是替自己的風格定義,刺青師很重要的是每個人的屬性不同,我期望自己作品的辨識度高,那麼就更不能侷限在某種框架下。

對圖像創作極有興趣,Chris唸書時學的是視覺傳達及藝術傳播。「設計及繪畫底子,讓我更在意的是視覺上的效果,簡單來說就是構圖。我是個視覺效果優先的刺青師,如果客人希望將刺青放在某個部位,但並沒有考慮到整體感及呈現效果,我是不會接受這個委任的。我認為刺青是在販賣美感,如果客人與我沒有共識,那麼我相信他可以找到能滿足他的刺青師,而不是我。」

背上刺了個閻羅王的Chris,自陳是個尊重傳統但堅持突破的人。「老一輩的人會認為身上不能有神鬼,因此我也去廟裡求籤。閻羅王是對自己信念的象徵,換個角度說,也是對自己人生的要求。雖然我是刺青師,身上也很多刺青,但我絕對不是個壞人;即便世俗眼光視我為異類,但是在審判官面前我是無懼的。」

開了個很像髮廊的純預約制刺青工作室,Chris表示之所以會去參加這次的羅馬國際刺青活動,是為了督促自己進步。「我仍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什麼?我知道自己不喜歡原地踏步,於是我試著去參加比賽,再次燃燒熱血來刺激自己。得獎固然開心,但是那個過程是難忘的回憶,我心中有很多的感激。」去年Chris透過朋友介紹,與一名有著刺青的調酒師,搭擋參加威士忌的跨界比賽,並且獲得了最佳人氣獎。「我未來會希望與朋友們一起進行更多合作,在各行各業都有認識很久的好友,是時候大家一起做點什麼了。跟朋友合作會很好玩,而且我們有個共同點,就是要讓自己做得很快樂,絕不出賣靈魂。」

profile_
24歲時即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刺青展」獲得-《背部大圖組冠軍》、《東方風格組冠軍及亞軍》,是該項大賽舉辦11年來,最年輕也是一次獲得最多獎項的台灣刺青師。2019年再度遠征參賽,以人體刺青作品「文殊師利菩薩」與「無我夢中」,奪得「2019年羅馬國際刺青展」的《黑白大圖組冠軍》以及《彩色大圖組的亞軍》。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7期stylemaster雜誌】

【歡迎光臨 怪物遊樂園】
12/11 WED. 握緊護欄,準備入園!
2019 Monster party 受邀怪物名單: http://bit.ly/3772Wm6
2019 Monster party 顏伯駿設計理念:http://bit.ly/2CQSbX7
Monster party回顧:http://bit.ly/3783U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