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至道/時尚這個名詞已經不再高不可攀,反而更像是「冷氣開放」的標語。

0
272

走進塗至道臺北藝廊工作室,窗明几淨地不太像畫室,但一頭長髮相當具有藝術氣息的他,拎著小孩氣喘吁吁地走上三樓,聽他說著自己已經大概五年沒能休假;心中創作出那些美麗手繪的畫家影子,迅速轉變為一位精明幹練的商人,還好,同樣親切。

ksfjlksdggd

從十歲開始,塗至道就發現了自己對畫畫這件事的興趣,「當時看到很多廣告還是用畫的,自己可能也不太愛唸書,上課的時候就開始塗塗畫畫;我媽媽也慢慢發現了我好像對這有熱情,就帶我去兒童畫室學習。」但整個國中生涯,他把大多時間花在打籃球跟打電動上,作畫這件事也就隨之荒廢;直到國三準備升上高中,才發現得將自己未來的路想清楚,在許多老師的幫助下,才考進復興美工。

高中的他雖然仍然對學業興趣缺缺,但卻很早就開始展露出他對於藝術是種等價交換的念頭。「那時如果零用錢花完了,我就跑去商家毛遂自薦,只要五百元,就幫他們做個DM。」畢業後回到苗栗等當兵,退伍又考進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從打版開始,到同學跟他分享幾個國外手繪大師作品,這才又開始接觸到畫畫。「我當時畫出這種風格的作品,現在就掛在工作室二樓樓梯間;但我去問老師的問題是,怎麼樣用這樣的風格可以接到案子賺錢?」

dgdg

後來在東區的一間髮廊,有個空間定期會放藝術家作品展覽,塗至道拿出了在便利商店打工存下來的一萬五千元,裱框了三張作品在那展示,被一些藝人化妝師看到,推薦他去幫藝人上繪畫課;接下來被雜誌邀稿、品牌邀約合作,以及貴人賞識推薦,開啟了用藝術賺錢的道路。

dg

那麼跟精品的結合,是發源於自身喜好,還是只為了名聲與利潤?「其實最早我對於精品的概念,就是頂級的工藝品,連帶的周邊宣傳像是廣告、影片也同樣精緻,但對於自己有些遙不可及;但真正進入這個領域後,自己有了能力,當然也培養出實際的興趣。」塗至道說,現在台灣對於時尚這個名詞,其實已經不再高不可攀,反而更像是「冷氣開放」這樣的標語,只為了吸引更多人踏進來一探究竟;既仰賴這個標語招攬客人,卻又需要培養更多底蘊,擺脫這種吸睛方式。

dgdg

有人用「斜槓藝術家」形容他,塗至道也坦言,藝術圈內有人認為他是個商人,就連他自己也認為更像商人多一些,「但這兩個角色其實並不衝突啊?如果你的作品備受肯定而大賣,那麼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吧?好比Jeff Koons、村上隆或是草間彌生,藝術家也需要生活,總是曲高和寡並不是長遠之路。」至於藝術家經紀,則是希望這些原本比較沒有規劃的作者,能夠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麼生存,才能繼續延續自己的興趣,「當然,有利潤是必然的,尋求雙贏嘛。」

jksfsf

縱使在數位時代,塗至道仍然是以手繪為主,因為就算運算能力再強大,也無法呈現出水彩暈染在紙張上自然流動的脈絡,「最多就是用來修修色或圖片。」就算外界認為他更像是個成功的商人,但若親眼見到從他畫畫的神情與講述創作理念與技法的那種愉悅,或許更能理解他的斜槓理念,只是為了能夠一直無後顧之憂地創作吧。

dgdg

Profile

塗至道,台灣藝術家,獨樹一格的繪畫風格,吸引了眾多精品品牌爭相與他合作;以水彩畫出時尚俐落的線條,透過留白讓作品更顯生命力。從藝術出發經營各種副業,有了「斜槓藝術家」的稱號。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