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薰黃瀞怡/演戲的當下,你想得越多只會把自己卡的越死

0
4052

Text_Nora Liu/Photo_ChengYeh Han/Hair_80’s Studio 李蔚/Makeup_楊心慧/服裝提供:MARJORIE/場地提供_2J CAFÉ

小薰,本名黃瀞怡,泰雅族的血統讓她擁有深邃的輪廓,透亮白皙的皮膚,採訪前見到她,第一印象是這女孩好文靜,又帶點古典的氣質,打了招呼閒聊片刻,她逐漸展露了原住民好客的性格,不拘小節的爽朗姿態,這樣的小薰正在蛻變中。

saffs

從黑澀會節目成名,曾以「黑Girl」身份發行過EP,從節目的綜藝咖為起點,而後輾轉踏進了戲劇圈當起了女演員,一路上的演技磨練,讓她在2013年入圍第48屆電視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演技逐漸被注意;2016年以電影《只要我長大》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今年更帶著賀歲電影《寒單》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在演員這領域開啟了自己的一片天。

回首美眉時期到現在,小薰坦言挺不容易,踏入戲劇圈時,大家對她的印象仍停留在綜藝咖的身份,要在演技上被認可,下的工夫就得比一般人還多,「一般人對我的印象會認為演技是在外在的肢體動作,他看不到我內心層面想呈現給觀眾的真實感。

起初在練習當一個演員時,她的確還抓不到「開關」,想太多反而演得不自然,「演戲時我會不自覺想到,今天講的詞會不會讓我對戲的人心裡不舒服,我會想很多,這樣的狀況曾經讓我在表演上總是感覺卡卡的;但卻又不知道卡住的點是什麼?」

sff

演技上的卡關讓她思索許久,後來歸納出一個原因,「我太在乎別人怎麼看我,即便是今天在拍戲的狀況之下。」她開始看大量有關心理或陰暗層面的電影,思考著為何這些演員可以演到這麼好,「他不在意人家怎麼去看他嗎?他這樣演對手不會恨他嗎?想著想著就突然忘記自己是在演戲的身份,當下就通了,之後演戲時我就發現在演戲的當下,你想得越多只會把自己卡的越死、越不自然!」

面對一個全新的角色要如何適應及融入?「我只能說我是會硬著頭皮去做的人,我知道這是人生中最大的關卡,但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的能耐,不管再苦再艱難都想要去試試看,即便是頭破血流我都想去撞。」無論是《只要我長大》裡溫柔充滿愛的拉娃老師,或是《寒單》裡搔首弄姿的坐檯小姐蘇奈,都是她做足百分之百的努力所交出的成績單。

作為一個演員,每一部戲殺青後,都需要一段時間讓角色下戲,好好充電,而小薰讓自己歸零的方式就是回家陪陪家人。從小住在石門水庫湖中央的仙島,她笑說還必須要坐船才能抵達,休假時間她都會回去待上好幾天,徹底放空不要想任何事情,讓生活步調一切放慢,將日常過得更規律些。

sfsf

今年30歲的小薰,演技開始被更多人注意,演員這條路正在發光。儘管得到了入圍獎項的肯定,她卻沒有太多驚訝感。母親去年的離開對她是很大的打擊,卻也給了她更多人生的體悟。「當你很想要一件功成名就的事,它來了,但總會有些遺憾是無法補救,當時聽到我入圍了,心裡想的是『哎!為什麼是在媽媽發生事情的時候入圍。』」家人是她的柔軟面,也讓她更珍惜分秒與家庭相處的點滴。

小薰首次演出的鬼片《綁靈》九月在香港上映,台灣則有望今年會上映。她在片中與影后惠英紅有精彩對手戲,提到紅姊她滿滿的讚嘆,「她一到片場氣場驚人,節奏很快,連機器怎麼擺都有自己的見解,很清楚每一步要做什麼。」比起對戲的緊張,更多的是享受惠英紅帶給她演技上的收穫,「很多運鏡借位的角度,她都非常熟悉,多年經驗的累積之下,她都會記得並知道何時可以運用,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sff

提到之後想挑戰什麼角色?她想了想肯定地回答「我想要接像24個比利那樣,有點人格分裂症的角色,那種下足的功課比單一的角色還要多。」從剛入戲劇圈的怯生,到現在戲路開始想嘗試多變,過足戲癮,演技路上她持續突破,學習宛如一塊海綿,彈性地吸收不同角色所帶來的養份,「演戲可以讓你知道原來自己內心有這個性格在裡面,只是你平時沒有去觸碰到。」透過角色的視野讓她挖掘出更多面向的自己,呈現給我們蛻變後,更有自信的小薰。

sfsf

StyleMaster 9月號 GIRL – 小薰黃瀞怡

Profile
2005年因電視節目《我愛黑澀會》成名,後以黑Girl身份發行EP,之後轉戰戲劇圈,2016年以電影《只要我長大》榮獲第18屆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演技漸被肯定,今年以《寒單》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在演技上持續突破。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