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立專欄】星光原野中的聖地牙哥

0
1724

躺在主教堂前的廣場,仰望兩座高聳的鐘塔,周圍全是背包、登山鞋、打赤膊穿背心、或坐或躺的年輕男女,空氣中散發海洋與泥土的氣味,突然間一切隨漫天閃爍的星辰靜止。

 

fh

 

這裡是朝聖之路的盡頭,沒有田徑賽的終點線、沒有頒獎台,然後有人說:我們得到的獎品是靈魂的平靜。

 

我沒走朝聖之旅,我只是想見見這座宏偉的教堂,尤其在夜晚。

 

相傳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的聖雅克離開以色列,遠赴西班牙傳教,之後死在當地,直到九世紀,一名農夫發現他的墓地,附近信徒便在其上建了教堂,隨著時間,教堂一再擴大,成為聖地。

 

fg

 

和其他地方不同,廣場上的年輕人不曾喧嘩,他們只呆呆看著天空、教堂,偶而交換幾句話,直到夜深,有些踏疲憊的步伐離去,有些則倚背包睡著,好像這裡是一切的終點,或者開始。

 

德國作家哈沛.科可林過去是電視節目主持人,忙著追逐名利,有天身體不舒服,疑似心肌梗塞,他覺得人生真的只是如此嗎?便對朋友說:「我出去一下。」他一個人走上朝聖之路,花六個星期走完旅途,寫下《我出去一下》一書,後來拍成電影,他說每天幾乎沒有機會說話,唯一對話的對象是自己,一路走一路過濾人生,重新找到目標。

 

g

 

巴西作家保羅.科爾賀也寫過《朝聖》,也拍成電影,同樣是在旅程中尋找自己。我想,當完成旅程,躺在主教堂前,應該有種放下過去的輕鬆感,可能對未來更加自在。像靈魂脫掉一層風塵的外衣,坦然、不再苛求的面對聖地牙哥之後的人生。

 

成天在主教堂周圍閒逛,巷子內不時見到持手杖、邁大步的旅客。我立下志願,六十五歲那年走一趟朝聖之路,試試誠實的和自己相處。走完路途再回到聖地牙哥,星光原野下看主教堂,應該有不同的感受。

 

旅行的終點有時是起點,我在終點的聖地牙哥,找到起點的聖地牙哥。六十五歲的生日禮物,加油。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stylemaster第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