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高級鐘錶沙龍 編輯私心篇

0
1694

曾翻到自己某年的臉書動態寫下,SIHH每年肯定有令人喜出望外表現的兩個品牌,一是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les、一是朗格ALange & Sohne。然而梵克雅寶今年已經退出,還好這幾年陸續有新品牌加入,像是Hermes雅典UlysseNardin

2019 SIHH Editor’s Choice

Hermes的珐瑯腕錶很有名,今年的Arceau系列「Awooooo!」腕錶,將「狼來了」的童話,幽默當成微縮珐瑯主題。這個由設計師Alice Shirley在動物寓言系列中打造的新角色,原始圖案來自Hermes的男士圍巾,星空下咆哮的狼,細膩的毛髮紋路與色澤,相當考驗珐瑯繪師的巧手功力;另一邊雅典則找上情色藝術漫畫名家Milo Manara,台灣的大塊文化曾出版他的多本著作如《激情香水》、格列芙遊記》,畫風浪漫也略帶情色趣味,別樹一格。而這回他與雅典合作以美人魚為主題的十枚鎏金系列珐瑯腕錶,透過Milo Manara對人體曲線與色彩的精準展現,唯美、且有大人式的浪漫,機芯也是具備矽游絲的自動上鏈機芯,內外兼備。

最後是 MB&F的「Medusa」,與獨立座鐘名廠L’Epée 1839合作的這款聯名作,出自獨立設計師Fabrice Gonet之手。其靈感原型先是水母,然後才將水母的觸鬚延伸至蛇髮女妖(畢竟名字聽起來酷炫hen多);這枚特製的玻璃座鐘,找上義大利Murano的一間手工玻璃廠,同時座鐘更有平置與垂吊兩種使用方式。綠、藍、粉紅共三色各限量50只。機芯則是L’Epée 1839自製的懸掛式手上鏈機芯,有七日動力儲存,機芯表面並經日內瓦波紋、倒角、拋光、噴砂與珍珠紋及垂直緞面處理。

2019 SIHH Editor’s Choice2019 SIHH Editor’s Choice

當手機其實也可以視作懷錶的年代,頂級貴(與工藝)的座鐘才是真奢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