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生命藝術旅人/黃贊倫:「我是人,也是個怪物。」

0
2493

有部經典奇幻作品中說「要戰勝怪物,必須成為怪物」,對藝術家黃贊倫來說,他的作品很多是怪物,或是說人形怪物。但其實對他而言,與其說在創作怪物,正確說是在對於人類存在定義的設想與摸索。尤其,是對越來越難以掌握及想像的未來;如果,真的還有未來。

如果上網搜尋黃贊倫,會看到他幾尊彷彿人獸結合的裝置藝術作品,因此如果說怪物,聯想到他也時不為過。倒是,他自己對於怪物的解讀,卻可能不若你所想像。「什麼是怪物?人就是怪物。你我都是人,也就是怪物。」黃贊倫說自己在出生時,身上就背負著兩隻怪物;因為他生肖屬羊,星座是雙子。「每個人都是怪物,怪物這個字,是人類給予的。在人類既定印象中,沒有見過的、沒有接觸過的,統稱為怪物。

「相對於自己不同的,就是怪。那對動物來說,人類不也是怪物嗎。」黃贊倫認為,在某種解讀下,神也是怪物的一種,尤其是古早時期,像是希臘神祉,甚至黃帝、女媧。人們總是把無法解釋的事情,用隱喻的方式給予抽象的形象;而創作像是把抽象的形象具象化。在黃贊倫的作品裡,很明顯的可以看到「角」的強烈存在。他解釋說,角,尤其是動物的角,象徵著能力與權力。不過,人類喜歡食用稀有生物,包含所謂的珍寶,象徵著想要獲得這些動物的能力。「真的覺得吃魚翅游泳會變快嗎?不會嘛!如果我覺得你能力很強就吃了你,你說這樣子到底誰才是怪物?」

黃贊倫

包含《大衛》《安妮》《小蘿莉》等作品,都有著人形及動物角,並且接上電後「會動」。除了因為黃贊倫的學歷背景外,也被賦予了些許「物化」的任務。他認為科技、機械,也把人們變成了退化中的怪物。就像從前的底片變成了數位相機,甚至智慧手機。「以前拍照還會想構圖,現在是連按了二十張再說。很多時候科技帶給生活許多方便,卻也剝奪了作為人類的的感官。」在他的創作思維裡,這樣到底是進步?亦或是退步?然而面對即將發生的近未來,黃贊倫是憂慮的。

他在解釋道,人們對於世俗眼光,有著相對絕對的印象,因而給予了怪物既定印象。「曾經我有個作品,被人家說因為有露出乳頭,所以不能展出。後來我把乳頭改像動物那樣的六顆,居然就過關了。」黃贊倫說大部分人對於自己所陌生未接觸過的,都以比較負面及害怕的方式抗拒,甚至想要消滅對方,並且給予了怪物之名。他提到了幾個非常經典的科幻電影……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51期stylemaster雜誌]

profile 黃贊倫

出生宜蘭漁村,唸過輪機工程也跑過船,仍難忘藝術創作。以世紀末與近未來的生命探索為創作概念,創作手法包含繪畫、影像、立體塑像、裝置藝術等,曾多次舉行個展及參與聯展,並多次參與海內外各國際藝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