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善固執 – 鳳小岳

0
2205

文:Charlotte Chiang

在鳳小岳身上,有著很大的自我覺察能量,他不照著大眾期待的劇本走,專注於當下,他做出的每一個「順其自然」的決定,看似不挑,其實很挑。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坐在鏡子前面,鳳小岳一邊與化妝師、髮型師閒話家常聊著最近超市有機小白菜的菜價,這話題實在太接地氣,但看得出來平常的確有在買菜、做菜,「現在市面上有很多超級食物,在我小的時候就開始吃了,」原來他因為從小家裡爸媽吃素的關係,很早就注意到這方面的資訊。

 

因此在飲食方面他認為「乾淨」就好,也盡量避開加工食品,「網路上的廣告、包裝,我不知道能不能完全的信任,所以要做很多的查證,很方便的是網路、Youtube上有很多拿自己身體做實驗的人,提供了我各種飲食法運作參考。」他分享自己在拍片的期間都是吃素的,「每段時期選擇的飲食法,通常跟工作或那個時候的生活狀態有關,吃素精神會比較好,主要是這個原因。」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今年他接下了與百年糕餅品牌郭元益的代言合作,也特別讓人好奇他的想法,「實際去到工廠,深入瞭解他們在做的事情和歷史,我覺得台灣這樣一家糕餅店,經過清朝、經過日據時代,決定找我當他們的代言人,其實還蠻驕傲的,打從心底覺得很榮幸。」而這次他也參與了新口味的研發,「過程中主要是看做事情的方式吧!他們很講究,所以要保留傳統又要創新真的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三月時剛滿30歲,他認為自己在選擇工作上越來越順其自然,「當我用這樣放鬆的狀態去面對事情,反而比較可以去體會生命中的一些小細節。拍戲、大家其實要看的就是小細節。」這也是為什麼一樣的故事,不同的人來演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我會試著再去多體會一些簡單的事情,要不然時間過得好快,我深深的體會到時間過得好快。」

 

輕描淡寫地講著工作,但若仔細看著鳳小岳的經歷,會發現他一路走來總是親自去了第一線,不管是走訪糕點工廠、參與研發,或是之前在電影《我的蛋男情人》中演出廚師角色時,也在餐廳、農場實習了一個多月,他做的選擇都與大眾印象中的「明星」很不一樣。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這跟他成長的經歷脫不了關係,從小跟著默劇藝術家母親在陽明山上長大,每年暑假隨劇團到國外巡演,過著簡單沒有什麼物慾的生活,除了跟著父母吃素,他還不喜歡穿新衣服,「應該也是習慣了吧!小時候穿回收衣長大,常常去回收場挑衣服。」

 

有趣的是,這次的場景中,設定了一幕鳳小岳在挑選服裝與配件的畫面,工作人員在準備服裝及架設器材時,他在店裡逛起街來,但手上拿的卻是一套女裝的裙子和洋裝,神情有點猶豫地問著其他人的意見,「這好像蠻適合她的。」原來挑的是送給老婆的禮物,在這個平淡的瞬間感受到他對老婆的感情。

 

選擇在27歲當紅之際結婚,已經夠讓人驚訝,而兩年前他又多了「爸爸」這個角色,這個新的角色對自己帶來哪些影響?鳳小岳淺淺的笑了一下,說自己變得比較實際、也比較單純一點,「很多想要的事情,你會發現其實都會待在心中,你知道這些事情永遠沒辦法被滿足。」於是他選擇在事情來的時候就把事情做好,一步一步來。「希望接下來的十年,我的這套路數是有用的。」他半打趣地椰榆自己。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提到兩歲的兒子小木耳,他分享了大概所有爸媽都心有戚戚焉的感想,「帶小孩呢!現在我的感覺是,今天的規則不一定明天適合,所以就是一天一天的過,每天都在學習。」

 

他也因為兒子最近在長牙齒,體會到要把自己身體照顧好,「他因為長牙齒,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是很舒服,光個牙痛就把人搞得雞飛狗跳,所以要有一個快樂的心,首先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他分享,帶孩子的過程,也帶給他與過去不同的想法和快樂,「看到他學習的速度,看他不知不覺就學會新的事物,這件事情我覺得很神奇。」

 

將複雜的選項簡化,生命中的每個選擇似乎也變得單純一些,「我看似為人生做很多決定,但我覺得那些決定都是被我沒有注意到的事情給影響。」鳳小岳淡然地說道,這讓我想起他與Echo回聲樂團在2014年共同創作的〈你想要的一切〉這首歌中,第一句歌詞他寫的——「我想要的我完全不需要。」

 

這聽起來有點厭世,但和鳳小岳訪談的過程中,你會發現到他不斷的在反思與沈澱,沒有過多修飾,在之前的採訪中他曾經提過,表演是可以讓他理解自己的方式,可以去探索自己以前沒有意識到的部分,而這也許也和他的閱讀習慣有很大的關係。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我大概20幾歲之後才開始大量的閱讀,小時候沒有把閱讀當作一種娛樂,都在做別的事情,玩樂團花了我很多時間。」他說,養成閱讀習慣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都在看手機,但他常常一整天看完手機,會忘了自己到底看了些什麼內容,因為資訊實在太多了。

 

「所以我決定不看手機,選一個要花時間而且能專心的方式,再加上演員的前置工作本來就需要大量的閱讀,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變換角度思考的學習方式。」他笑著說自己的大量其實是跟以前相比,前陣子才把銀翼殺手的小說看完,「現在白色的袍子下有一本金庸的射雕英雄傳,」是重看嗎?「沒有、第一次看,所以你就知道我以前書看得其實不多。」他笑道。我想,鳳小岳在自省、覺察的過程中不斷放下包袱,而閱讀的內化、表演的自我揭露,都實際的影響了他的每個選擇。

 

採訪最後,我問他目前會有一定要完成某件事的想法嗎?他給出的答案竟然是:「我想去航海。」他笑說目前還是在白日夢的階段,但「鳳小岳式」的順其自然,肯定會帶他到達他想去的地方。

擇善固執 - 鳳小岳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第49期stylemaster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