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master-黃子佼

0
1865

出道快30年,黃子佼幾乎跟著很多人一起成長,換句話說,大家也看著他的變化。綜藝節目主持、音樂節目、流行資訊、書籍、雜誌、廣播節目,到開餐廳、選貨店、工作室,還策展跨足設計創作領域,他不但有了許多創舉,更是公認的跨界玩家。

從很久以前,黃子佼就幾乎跟「日本流行資訊」劃上等號,對他而言並非刻意,而是耳濡目染的結果。「阿嫲是受日本教育的,小時候也常去日本旅行,再加上跟著中森明菜、鋼彈、無敵鐵金剛一起長大,很自然的會去接受到日本的訊息。」就因為好奇心,在流行雜誌封面看到偶像而購入,翻閱後發現新大陸。「很想知道那些很帥的店在哪?也想知道那些品牌是什麼?心想就當下次去日本的目標吧。結果呢?就是一條不歸路。」

黃子佼用「震撼」來形容第一次推開Revolver(品牌)大門的感受,並且仍能清楚地描述當時眼中景象。「原本是看雜誌認識那些品牌,實際去走一趟,他們從商品、裝潢、氣氛、音樂,每個細節一起營造出獨特的氣氛。很酷的是,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風格。不見得要買到什麼商品,當逛博物館一樣都值得。」恰巧當時澀谷系、裏原宿熱潮開始發熱,黃子佼當仁不讓地站在浪頭上。他開始在節目中介紹日本音樂及資訊,甚至開唱片行、開服飾選物店。「我覺得是好玩,因為自己是個媒體人,所以想透過各種方式,跟大家分享新發現的新鮮事物。其實我也是邊做邊學,發現了什麼就快點去接觸跟了解。也因為媒體人的身份,心中知道自己的喜好,相較之下仍是小眾,但實在太有意思了,希望能讓更多人接觸到。」

第一次開店,黃子佼以自己最喜歡的音樂為主題,在台北東區的頂好名店城,成立了「Play音樂走廊」唱片行。「雖然說是唱片行,但裡頭還是有陳列些自己喜歡的物件。記得當年放了方格子樂團(the Checkers)的黑膠唱片,火速被粉絲收購,其實感到蠻開心的,因為還是有很多支持這些在台灣非主流的人存在。店裡的唱片,多數即使在日本也算冷門,但都是非常棒的音樂。」黃子佼在眾多唱片收藏中,慢慢累積出些想法。「日本在包裝跟設計方面真的很強,因此我認識了奈良美智、Groovisions,然後間接接觸了村上隆。創意是種交叉感染,一旦進入那個世界,很難全身而退,因為實在太有趣了!而且從日本又到歐美,那個年代從音樂泛生出來的創意,真會讓人無法自拔。」

就像因為喜歡Beastie Boys而認識Eric Haze,或因為U.N.K.L.E.知道James Lavelle及Futura,這時候日本出現了Nigo及藤原浩等人,能把音樂跟流行,兩項黃子佼最有興趣的領域結合在一起,讓他越玩越起勁。「有些收藏我到現在還留著,三不五時拿出來把玩,還是很開心。音樂也是,那些已經成為經典的歌,現在聽還是很棒。」在黃子佼仍然沈溺在音樂、流行、設計領域時,那些他所喜愛的創作者,有些已經成為了當代藝術大腕;這樣的現象,也讓他很自然而然的開始接觸藝術創作。「我也是從奈良美智、村上隆開始接觸,慢慢的自己發現到,當代藝術有非常多有意思,而且值得去接觸的部分。或許因為用了自己喜歡的方法,所以並不會覺得藝術的距離感這麼大。當然,要深入的話,還有許多需要追的地方。」

開過店又喜歡買物,黃子佼曾經也動過做品牌的念頭。「我跟幾個做品牌的人認識,也曾經進行過聯名合作,不過發現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圖騰,就當做是個人Logo也行,怎麼想都想不出來。後來有次想做T-Shirt,光是一個尺寸要做幾件,到底要幾種尺寸,發現做品牌真的好難,所以我就打消自創品牌的念頭了。」作為媒體人及跨界玩家,黃子佼清楚發現到現實與理想的殘酷。「像Nigo這麼有代表性的人物,可能在每個人心中,有著不同的地位。但實際上,即使他立下了幾個重要的里程碑,但離開流行圈後不難發現,他的影響力卻沒有Pharrell Williams大。甚至被稱為潮流教父的藤原浩,離開亞洲後,對歐美人士而言只剩下與Nike合作的HTM有名。這不是看不起他們,而是現實即是如此,潮流隨著時間會變化,如果墨守成規,很快就會被淡忘掉。」

(詳細內容,請參見style master雜誌第41期)

 

text: Gregory Wu, photo: 韓承燁, styling: Feng Chen, director: Ghostwomb Lai, make-up & hair: 許淑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