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行,才能找回自己—姚善鏞

0
2870

壓迫天際線的高樓,台北是狹長的城市,人與天空的距離被壓縮到前所未有的單薄,人們親近又疏遠,無法相忘於江,不如就依偎著一起取暖,有你有我,暫忘滄海一粟的荒涼。但,什麼時候只有我?又什麼是我?

Travel Afar, Seek True Self

Sam的出走,不為遠離,而是找回自己最原始的樣子。

Travel Afar, Seek True Self

A Light Bar就如同電影《擺渡人》一樣,許多人來了,說了,哭了,笑了,然後走了,回到生活。A Light Bar負責人Sam說:「我們的酒很奇妙,走出店門才會醉。」解開襯衫第一顆扣字,拉鬆領帶與壓抑的舌頭,卸下白天的武裝,就著昏暗的燈光與杯中物的催化,開始絮絮叨叨說故事,酸甜苦辣,箇中滋味。讓一些心底的牛鬼蛇神,在出口的瞬間就煙消雲散,然後推開A Light Bar紅色大門,隔天又是好漢一條。

Travel Afar, Seek True Self

Sam不只是場所主人,更是這個空間氛圍的守護者,他笑稱自己是心理醫師,每晚聽盡悲歡離合,感性如他,把酒言歡背後,承接了許多他人情緒與感受,他說:「通常客人只是想講,抒發情緒,其實不是來咨詢或找答案的,只是想要有人聽他講話。聆聽,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其實我也是享受的,傾聽他人的故事,也會增加自己的想法。大部份的情緒,下班就自然地不見了。但有些時候不是喊卡就能停止。所以有時,下班後會需要一段路程來消化、代謝。」

Travel Afar, Seek True Self

是不是在水泥叢林裡成長的人,總是特別擅長馳騁?Sam說自己年輕時性急,時間好像一直不夠,急著要抵達目的地,車子好像本來就該開快的,無法享受開車的過程,但現在或許年紀、心境都有所不同,慢慢找到開車的樂趣。「剛上路時,情緒很滿,一開始會很激烈,聽Heavy Metal的音樂,讓自己炸到不行,極度疲累的狀態下,比較不會思考,也容易放空。」Sam的上路沒有目的,握著方向盤,讓路在眼前自然展開,宛如看著電影,每一景色變化,就像換幕,都是不同場景,他在腦中播放劇情,放映屬於自己的公路電影。一路播放,也沿路卸下那些肩上的責任與粘黏的情緒,不屬於自己的部分,逐漸代謝與剝離,還一個原來的自己「從台北出發,可能到台中就代謝掉了,剩下的就是看自己還能到哪裡,用愉快的心情去面對接下來的路程。至於會走到哪裡,也不一定,很多時候是沒有目的地的,一條路一直開到底,回過神已經到墾丁了。」

Travel Afar, Seek True Self

完整內容請詳見style master雜誌第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