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味道說個故事—姚善鏞

0
3130

當初只是自己要開店前,父親希望他多學習外場與行政技巧的建議,Sam就此從道地粵菜廚師,搖身一變成了吧台後方的耀眼調酒師,一做就是十八年,完美詮釋了他偏執的Monster特質。

 

「這種手藝活,我可能比較容易上手,從做菜到調酒,都是一樣。」Sam說當年的酒吧都叫做餐坊,看了報紙上某某餐坊徵外場,去了才知道其實是要Bartender。「後來做出興趣,因為做菜可能一樣的東西做上十年、二十年不太會改變,但調酒可以不斷變出不同花樣;而且在吧台前能夠直接與客人接觸,好或壞或許連說都不用,從入口後的表情就一目了然。」就這樣算是誤打誤撞,到現在已然十八個年頭。

用味道說個故事—姚善鏞

有點偏執的個性,是Sam認為自己具有的怪物特質,而且早在剛入行做bartender時就顯露無遺。「就拿大家常喝的mojito這杯調酒來說,不過是Rum酒、薄荷葉、檸檬與糖這麼簡單的組合,但我會找出各種成分的不同可能,探索、嘗試每一個環節,最終找到心目中最棒的表現方式。」現在在店裡有成千上百種的調酒,也正是他這種偏執精神下的產物。

 

這樣的執著,也是種對客人負責的態度,「大概是去年吧,暑假期間大熱天的,有個很久沒聯絡的老友突然出現在店裡,戴著毛帽穿著長袖,一眼就看得出不太尋常;彼此寒暄一陣後,他對我說,最想念我做的Magarita,雖然現在不能喝了,但希望我為他再調一次這杯酒,能夠回味這個味道,」一個星期後,就聽到了這位老友離開的消息。對Sam而言,bartender不只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那些留在每位客人心中的味道,能夠不變地延續下去,不論時間更迭,這也是他所認為職人精神,一種負責任的態度。

用味道說個故事—姚善鏞

除了調酒,Sam也多方接觸新事物,興趣涉獵廣泛,從早期開始玩車、玩重機,到最近一頭栽入DJ領域,「我是那種很容易陷入某種興趣的人,對什麼都很好奇,一旦開始,就無法自拔。」有趣的是,他以upgrade需要的工具,作為對自己努力精進技術的誘因。「好比玩DJ,一開始接觸當然不需要多好的機台,但練習到一定程度,覺得自己能夠駕馭了,就會進階;最終目的當然是最好的技術配上最好的器材,相輔相成。」

用味道說個故事—姚善鏞

笑說自己不是不好相處的人,但只要非上班時間,手機都不太接,「巨蟹座滿需要自己的空間,反正我幾乎每天都在店裡,想找我過來就好;剩下的時間除了陪家人、愛人,當然還得留給自己。」每年固定的環島行程,雖說方式不同,但也都是為了給自己沈澱、充電的時間。年輕時曾經因為機車拋錨,從台南徒步走到墾丁,「現在當然不太可能了,但是很慶幸以前做過這樣瘋狂的事,想起來都是美好的回憶,活在當下。」

用味道說個故事—姚善鏞

Sam用自己的偏執,帶給每個喝到他調酒的客人一個故事,只屬於你和這杯酒間的故事;這是他的怪物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