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男—陳耀訓

0
1817

麵包在亞洲稱不上是主食,但光在台灣,就出過三位世界冠軍。陳耀訓,去年剛在法國成為新科世界麵包冠軍,不僅只做出好吃的麵包而滿足,他更在麵包製作過程中,加入台灣的獨特風味,希望讓世界感受到這塊土地上,孕育出的美好滋味。

植男—陳耀訓

來自鹿港,陳耀訓原本只是一個對未來沒有太多計畫的鄉下小孩,但在父親的建議下,隻身一人到了高雄父親朋友的食品加工廠工作,就這麼因緣際會下發現了對麵包師傅這個職業的興趣。「一開始只能做些打雜工作,慢慢的師傅們看我還算勤勞,便從基礎開始教我。」他還記得人生第一個自己做的,是再常見不過的肉鬆麵包,而且味道,還不差。

植男—陳耀訓

一般人對於台式或日式麵包,與歐式麵包或許只覺得口感上有差異,但對陳耀訓來說,曾經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高牆。「我自己覺得對於台式麵包還算有點天分,做起來很快就上手;但後來我開始學習歐式麵包,光是最常見的法棍,就磨了我兩年時間。」不論是長短不一,或是粗細不同,就是沒辦法穩定的做出好的法國麵包;當時陳耀訓已經是一位有著十年經驗的麵包主廚,但只因日本老師傅認為台式麵包經驗沒有太大幫助,要求他從學徒當起,他就這麼歸零,放下一切重新開始。不論是經濟上或是心理上,都有相當程度的巨大改變,但即便如此,陳耀訓也從沒想過要放棄,就是這種想要強化自己的信念,讓他終於征服歐式麵包。

植男—陳耀訓

但挫折不只一次,到了2014年台灣區選拔失利,這跤跌得更痛。「一直以來我都不認為在做麵包這件事上,我會輸給別人,但那一次不要說世界賽,連台灣代表都選不上,真的是很大的打擊。」但這次失敗也讓陳耀訓看到自己不足之處,「以往我太過專注在技術上的追求,卻忽略了麵包的本質,是要好吃。」重整旗鼓,才有了去年的世界冠軍。

植男—陳耀訓

就算現在已經身為世界冠軍,陳耀訓每天在店裡的時間還是長達12小時,之前準備比賽的期間,每天大概工作加上練習16到18小時。」現在主要作為指導與傳承的角色,希望將自己所學以及參加比賽的經驗,通通教給年輕的師傅們;他也很支持師傅們有心參加比賽,成為下個為台灣爭光的明日之星。但不是埋頭苦練就能成功,陳耀訓更希望他們該休息的時候能夠開拓不同視野,在生活中尋找靈感,如此才能跳脫框架,用與眾不同的角度發想,創造出前所未有的作品。

植男—陳耀訓

完整內容請詳見style master雜誌第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