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線譜上跨越時空的音樂家—江天霖

0
1925

如果很喜歡很喜歡,那就放手去做吧!透過音樂自我實踐,江天霖正在彈奏著超越文字語言的訊息,用旋律渲染一次次的感動,不管任何形式,只要與音樂連結,都能是他的舞台。

 

音樂,就是因為我熱愛所以不管多苦多難,我都願意。

在五線譜上跨越時空的音樂家—江天霖

從這次訪談親自聽著他說的故事與人生體悟,原來喜歡且忠於做一件自己愛的事情,可以如此享受,並不受限地持續茁壯。一身暗色系打扮的他,看起來像是韓流界的偶像紅人,但不靠高顏值框架自己,在鋼琴鍵盤上,他具有更另人難以忘懷的音樂魅力,他是江天霖。

 

還記得小時候很多人的家裡都會放著一台鋼琴,但多半都是父母希望自己小孩能從音樂領域有所啟發;江天霖正好相反,小時候是個電視兒童,對任何聲音都充滿好奇,雖然家中鋼琴一開始是哥哥在彈,但後來是吵著跟媽媽說想學,自發性地彈琴讓江天霖從小就跟音樂當好朋友,還會特別自己排好節目單,媽媽想當然爾成了他第一位聽眾,早在那時就自己在家中舉行演唱會了,雖然非常非常小型,但從那時音樂之路已開始萌芽。

在五線譜上跨越時空的音樂家—江天霖

如果人生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是很平穩舒適的,一條是充滿荊棘艱困的,而音樂正是那條非常困難的路,願不願選擇走下去?

 

江天霖從很小就觸碰著這些上上下下的音符記號,音樂也在很早期就從他的興趣喜好轉變成「責任」。來自音樂班的地獄訓練,江天霖說小時候就得學會自我管理、自己盯進度,以及面對同儕之間的比較競爭,那是一場極漫長又赤裸的競賽;老家在花蓮的他,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每個禮拜五都會獨自搭夜車上台北找老師學琴,講起來像是在談一場浪漫的遠距離戀愛一樣,但想起長達九年之久,沒有網路訂票也沒有太魯閣號,當時一趟就是四個小時車程,坐旁邊的不是流浪漢就是莫名怪大叔,對於一個九歲小男孩,搭夜車每一趟都是驚悚冒險,不敢睡,只能聽著錄音帶讀著自己熟悉的樂譜,這與時間賽跑的歷練不是一般人可以堅持的。

在五線譜上跨越時空的音樂家—江天霖

當然會喊累,但為何可以堅持?江天霖提及媽媽曾經反問他音樂是條艱辛的路,而且是他自己選擇走的。江天霖這才領悟並半開玩笑跟我們說:「人生都是這樣嘛,明知道有條路特別難走你還硬要走,除非腦袋壞掉或是被虐,不然就是因為真的真的很喜歡。」自發性的喜愛,所以堅持,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真正走下去不容易,才會有今天monster之一怪物職人的他。

 

音樂是一種超越文字語言的訊息,除了家人,也是最熟悉的陪伴。

 

對江天霖而言,不管是低潮、瓶頸還是開心的時候,「還好,我還有音樂」,抒發心情的管道都來自於它,外人或許會眾叛親離,朋友可能會勾心鬥角,在職場上老闆可能會一屑不顧,但音樂不會,它就像是家中一份子伴著江天霖,因為音樂廢寢忘食地練習,也因為它碰到撞牆期,更因為它療癒自我,感到幸福。

 

現在的他透過古典音樂跨足爵士、流行等領域,將音樂的能量無限化,他覺得不管是任何元素與音樂結合都能激起不同的可能性,早在2014年就於國家演奏廳舉辦獨奏會,不只在台灣,在日本、中國發行自己的正式專輯,就連iTunes古典排行榜也奪下冠軍的寶座;除了與歐陽娜娜合作表演,也與蘇打綠的龔鈺祺雙鋼琴演奏過,合作演出對象跨足世界各國的音樂家。

我們就像是一個接收器也是一座橋樑,彈奏著前人的知名鉅作也同時創造自我價值。

 

「我希望能讓聽者感受到彈奏當下所構築的那個王國。」當彈奏貝多芬、莫札特,就像是在跟以前的人溝通一樣,穿越時空去探索他們的世界,然後發現新的自己。每一次都是迫不及待地上台舞動手指,彈鋼琴就是很爽,最想透過音樂旋律讓大家獲得內心的共鳴與感動。江天霖覺得:「人生如果可以做一件事,是讓你快樂,也能帶給別人快樂,又可以享受掌聲,這件事情是最棒、最無價的了!」

在五線譜上跨越時空的音樂家—江天霖

鋼琴鍵上充斥著黑白,透過江天霖對音樂的獨愛與熱情,那會是一首首充滿色彩與幸福的樂章。